第2章 困兽犹斗

重生的第一晚,余步没有睡好。

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他那句“让我来”实在太过惊世骇俗,就像是危难之际及时登场的阿汤哥,潇洒又帅气。

旁人觉得不妥,顶多是想,余步不过铂金守门员的水平,何必多此一举,挡在钻二打野周文嘉身前,替他接下SOLO。但铂金在普通玩家之中也属于中游水准,他们没有多想。

恐怕在周文嘉心里,这也不过是一次普通的SOLO,输了大不了赖账呗。

而只有上一世经历过这一切的余步知道,这次SOLO面对的对手是如何可怕。

也只有他知道,输掉这次SOLO的代价有多么沉重。

躺在床上,想起上一世。

******

毕业一年后,周文嘉跟大学时代的女友步入婚姻殿堂。大学一起打游戏的哥几个都收到了邀请函。

当了一年社畜,心中压力无处排解。即便婚礼举办远在川渝,也没人说不去。

同在上海,余步和吴智申结伴而去。

婚礼气氛很热闹,同学们就跟周文嘉的女朋友不陌生,大学时期的聚餐就见过面。

学生时代的恋爱少有维系到婚姻的,大家在酒桌上感慨万千。

婚礼进行到最后,新郎新娘手持酒杯,挨桌敬酒。到大学同学这一桌,几个人上去跟周文嘉开起了玩笑。

新娘知道他们要好的关系,站在一旁,笑而不语。

吴智申的酒量从以前就不好,婚礼到最后,已经喝大了。

他涨红着脸,拿着半杯红酒晃晃悠悠地上前,从背后一把搂住周文嘉。

喝下两口,吴智申借着酒劲说:“这么好的日子,不得去打两把组排?”

大家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趁着酒兴,一起在旁起哄。

时隔一年没见,婚礼上的周文嘉神采奕奕。连余步都觉得,周文嘉已经从那场SOLO的阴影中挣脱出来。

但一整晚都保持高亢的周文嘉突然沉默下来,片刻后,生硬地转换了话题。

邻桌热闹依旧,婚礼办得热闹而成功。双方父母脸上脸色红润,气氛喜气洋洋。

只有余步他们这桌突然安静下来,有人接过周文嘉的话,但诡异的尴尬维持下去。吴智申松开周文嘉,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婚礼结束,酒店门口。

凉风拂面,吴智申一阵呕吐。

******

吐出漱口水。盥洗室内,余步洗漱完毕。

这时是上午八点,距离约战开始还有六个小时。

室友们在呼呼大睡,余步轻手轻脚地走出去。片刻后又走回来,将陪伴自己大学时代的鼠标键盘塞进双肩包。

清晨的9001路公交车上只有余步和司机两人。汽车一路向前。

下午两点,到了约定的时间。

网吧包厢内,摩肩擦踵。除却几个当事人,不少看热闹的也在。

眼见约定时间已过,班长的朋友迟迟不出现。当事人没说话,看热闹的不耐烦了:“怎么还没开始啊?”

班长满脸尴尬,眼神不断瞟向包厢的某个角落,似乎有些歉意。

而在他目光所向——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一个中年人站在那,双手抱胸,也有些不爽。多年的辅导员工作中,他最深恶痛绝的,就是迟到的学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承受不住“观众们”施加的压力,班长硬着头皮说:“我先来打第一把。”

余步闻言,作为房主的他点击进入英雄选择界面。

比赛形式是BO3,三局都是盲选。

一血、一塔、一百刀。三个条件完成其一,即视为当局胜利。

选择界面,余步没有犹豫,秒锁“荒漠屠夫”雷克顿。对手方面,江超尽其所能拖延时间,直到选择时间几乎走完,才锁下“蛮族之王”泰达米尔。

网吧电脑配置不错,十秒左右,游戏已经开始。

余步望向右上角的时间,现在是00:14。历史走向与上一世完全一致:江超的朋友迟到,他尽其所能拖延时间,甚至选下大招苟命的蛮王。

如果历史继续一成不变地延续下去,江超的朋友会在游戏开始十分钟左右赶到。

上一世周文嘉并不清楚这些,他选出前期对线不强势的“猩红收割者”弗拉基米尔。

被江超撑下前十分钟,在他朋友赶到后,连第一把都没能赢下来。

想到这,余步还没怎么操作,右手渗出的汗液已经浸湿鼠标。

他的机会,只有前十分钟。

******

学校门口,张迁终于等来了网约车。后座上,他戴上耳机,活动了一下手腕。

******

出门装方面,余步操控的鳄鱼长剑+三红出门。同样是偏向进攻的战士英雄,蛮王却选择了多兰盾+一红出门。

在场段位最高的周文嘉,对班长江超的出装并不奇怪。他是娱乐玩家,只玩乱斗,实力有限,也只能混了。

倒是余步,为什么在出门装的选择那么拼?难不成打完比赛,还有什么急事?

两波兵线过后,余步一刀没漏,补下十二刀。班长却一直缩在兵线后方吃经验,面板上,蛮王的补刀仍然是零。

三分二十秒,兵线进塔,班长方才踉踉跄跄地吃了几个塔刀。

******

网约车连吃两个红灯,张迁皱着眉头,有些急。

******

六分钟,兵线回流到余步这一边。余步经验丰富地卡着线,只补尾刀。

江超有些急,乱斗里可没人卡他兵线,他忍不住上去吃线。

随着鳄鱼A掉一个近战兵,身上白光闪烁,等级到4。余步早有准备,两根手指早已在Ctrl和Q上准备就绪。

快速加点到Q,鳄鱼卡着80的怒气。闪现红怒W,点燃加A。随后一段E取消A的后摇,再一个红怒Q。

蛮王血量已经见底,只差鳄鱼最后一个二段E。

鳄鱼交出二段E,几乎同时蛮王交出闪现。鳄鱼稍慢一刻,蛮王逃出生天。

点燃的伤害持续燃烧蛮王的生命,最后一束燃烧过后,血量停止在5。

余步一拍桌子,嘴里忍不住骂道:“草。”

就差那么一点!

******

看着前方的商场,张迁跟司机说:“师傅,前面路口靠边停车就行。”

******

八分钟,鳄鱼到六。

蛮王却龟缩在塔下,连兵线也不再看一眼。

电梯上,张迁按下三楼。

电梯缓缓上升。

******

十分钟,张迁推门进入包厢。

十秒后,班长站到一旁,张迁双手放到键鼠上。

有人似乎认出张迁:“他是不是我们学校的校队上单啊?”

周文嘉错愕地望向说话的人。

蛮王回城买下两件暴击斗篷。上线途中,张迁不慌不忙地调整到熟悉的界面设置。

蛮王上线后,张迁所做的也不过是A兵升怒气。经历过上一世的余步却感受到压迫感,这可是周文嘉也没赢下的对手。

巨大的压力下,余步的操作有些变形。补尾刀的时候,被张迁的蛮王耗掉1/3血。

他E上前想要换血,却被蛮王拉扯。两波下来,他鳄鱼的血量只剩一半。

又一波,满怒的蛮王W给鳄鱼挂上减速,不顾兵线提着大刀上来,连砍两刀,第二刀砍出暴击。

而鳄鱼已经吃亏,却在这时候开大。蛮王压根不怕,继续对鳄鱼大刀伺候。

余步血量下到1/3,一段E穿过蛮王,向着对方小兵释放二段E,横冲直撞继续向前。

张迁冷笑一声,哪有这么容易?

他手里卡着一次暴击平A,一刀下去果然暴击,再一个E,鳄鱼就将命丧当场。

蛮王交E的同时,鳄鱼交出闪现。

这次鳄鱼要快一点,余步按下Q,红怒的暴君狂击,收下三个远程兵。

迟来的蛮王普攻杀掉了鳄鱼,张迁却泄愤式地一摔鼠标:“这网吧什么鼠标。”

同学们凑到余步屏幕后面,灰色的屏幕右上角,补刀显示101。

他们一阵欢呼。角落的辅导员也放下交错的双手,似乎来了兴致。

余步依靠补兵优势,艰难赢下第一把。

第二局余步继续选出鳄鱼,没有江超拖累的张迁选出“放逐之刃”锐雯。也许正如他所说,网吧鼠标不太行。换上自己的外设,选出自己在RANK中的成名英雄锐雯,张迁压得余步补刀稀烂,退无可退。

一波毫无意义的垂死挣扎过后,锐雯收掉鳄鱼人头,张迁干净利落地拿下第二把。

周文嘉心想:这样的对手,自己上有希望赢吗?

同样的问题在余步心头环绕,他不可避免地开始回忆。

******

一行人在酒店门口,吐得不省人事的吴智申被众人合力送走。

其他人也三三两两走了,只剩余步一个人在门口吹风醒酒。

不多时,新郎周文嘉在搀扶下出来。作为新郎,他也没少喝。

看到余步,他挣脱控制奔向余步。晃晃悠悠的,险些跌倒。

踉跄到余步身边,他断断续续地说:“要是第一把,我没有选弗拉基米尔……我他妈比谁都想赢,哪怕只有第一把……”

余步扶住他。一个二十三岁的男人,抱着余步哭起来。

“都过去了。”拍着周文嘉的后背,余步轻声安慰。

******

余步心里明白,这件事永远不会过去。

此刻他回到过去,获得了再来一次的机会,多少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

他不想用借口搪塞自己,什么已经拼尽全力、搏至无憾。可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现在已是弹尽粮绝。

尽管如此,前所未有的获胜欲还是从他心底升腾而起。

他想赢。

应和他的决心,一个充满机械质感的合成音在余步脑海中响起:“上单之魂已部署。您的第一位对手是……”

漆黑的脑海中,忽而金蛇飞舞,忽而电闪雷鸣。

带着南美口音的男声出现,替换之前播报的机械音,以他带着弹舌的南美英语,念出这位选手的ID。

“Flannnnnnnnnnnnnndre——”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