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他会回来的

在林桦这样的帅哥看来,女孩儿们总是主动的。主动邀请他看电影,主动邀请他吃饭,主动邀请他谈恋爱。

少有男人对他主动,因此如此主动的吴智申出现时,他不免对他的取向产生了误会。

“我们可是下路双人组啊!”吴智申对此作出解释。

「双排吗?」

发出消息林桦就后悔了,他从来不是主动的人,可撤回显得更欲盖弥彰,按吴智申的性子,一定会追根寻底地问个明白。

这天的白天,发生过一件很重要的事:余步和周文嘉在Rank中赢了职业选手一把。这件事就像投入河中的一粒石子,正掀起层层余波。

晚上八点。

周文嘉在操场,与和好的女朋友罗文怡一起散步。余步在寝室,一个人勤奋地继续排位上分。林桦在出租屋,发出了一条发出即后悔的消息。

那么吴智申在干嘛呢?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我们知道的只有,吴智申没有让林桦等候太久。

在林桦发出消息的第九秒,吴智申回复了消息,内容只有一个字。

「来!」

对林桦来说,今天原本是个普通的日子。

组长欣赏泳装美女看到晚上七点半,整个办公室照常在这个时间下班。十分钟后,抵达出租屋。他的发型照常的一丝不苟,他的脸型一如往常的有棱有角。

再普通不过的一天。

「双排吗?」「来!」

可从这两句对话开始,今天不再普通了。

不再废话,两人登上游戏。

游戏记录显示,林桦已经快一个月没上游戏了。上一次游戏记录,还是一把乱斗。他本身段位不高,甚至还不如原来的余步。几个月脱离排位环境,现在的水平可想而知。

两人先后连上游戏语音。

“咦。”吴智申发现了盲点,“你这么久不上游戏了,不用更新的吗?”

喂,你的关注点为什么这么奇怪啊!

林桦难得有些结巴:“问……问你之前刚更新的。”

实际情况是,尽管每天筋疲力尽,没法上游戏,林桦从未落下版本的更新。阅读版本改动说明、更新游戏、看LPL比赛。

可以说,除了游戏里,哪儿都有他。

吴智申也没多啰嗦,作为房主,按下“寻找对局”按钮。今天是工作日,上线的玩家数量不比休息日。

大约四分钟,排到了对局。

两人分别是二楼和五楼,吴智申先选。

对面率先选出“荣耀行刑官”德莱文。德莱文是一个Rank属性很浓郁的英雄。高速的滚雪球能力,与此同时,由于需要接斧子而被限制走位。属于优劣势都很明显的射手英雄。

只有少数的版本,极少数的选手,才会在比赛里掏出这个英雄。

吴智申作为后选,完全可以选一些Counter德莱文的对线英雄,可他的游戏风格是能混则混。看到德莱文这样对线强的英雄,下意识地怂了,选出“探险家”伊泽瑞尔。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锁下伊泽瑞尔,他自信地说道。

全世界恐怕只有EZ本人不知道,他自己是个混子英雄。

林桦同样拿到Counter位。对面辅助选的是“曙光女神”蕾欧娜。林桦原本想的是这么久不打排位,先来一把招牌英雄“魂锁典狱长”锤石练练手,恰好锤石对位Counter日女。

他顺势锁下锤石。

不多时,进入游戏。

每个队友都有想法,搁那一顿ping信号。最终统一想法,绕后打一波一级团。锤石钩中就打,钩不中就溜。

在路人局,往往最团结的时候就是集体干坏事,绕后阴人的时候。

两人所在的是蓝色方,他们这边从下路三角草开始一顿绕。最终五个英雄窝在红色方蓝Buff旁的草丛里,猥琐地一动不动。

一级团的乐趣就在于此。

两边经济上持平,这时候尚且谈不上什么运营。每个英雄都只加点一个技能,所以甚至连操作都无关紧要。

如果两边都想跟对方碰一碰,在大多数情况下,就要看哪边的运气更好了。

这一把运气似乎站在林桦和吴智申这边。对方的日女独自向己方蓝Buff走来,身旁没有队友。

日女已经进入他们的视野,因此能在面板上看到她的出装。她在出门装方面带了用来做假眼的监视图腾,而没有带可以扫出假眼和盲区中英雄身形的扫描透镜。

也就是说她无从得知眼前的草丛蹲伏有五个大汉。

眼看她越来越近,吴智申在语音那头传来贱兮兮的笑声。

只要钩中,日女必死,有闪也没用。

就在这时,锤石出钩——

近在咫尺,其他四个人已经准备就绪。

然而,钩空了……

日女也没想到,只见锤石的钩锁与自己擦肩而过。被吓得一僵,随后也不省技能,急忙交出闪现。

在她先交闪现的情况下,蓝色方没有其他的硬控,显然是留不住她了。

队友们十分不解,给锤石ping了一堆问号。

接下去一整把就像是这一波的缩影,下路对线期互有胜负。EZ加锤石的组合,就算对线被压,对方也很难爆杀他们两个。

后续的几波关键团,由林桦所操控的锤石,接二连三地出现一些极其低级的失误。

打野老哥脾气暴躁,直接开喷。

吴智申帮忙回了几句,大致说的是“没必要骂到这个程度”。

而林桦没有还嘴。

他在游戏的最后十分钟没说一句话。

他的手心被汗水浸透,可操作却是一团糟。

这么久不打排位,他的意识还是在的。但有些时候,他知道应当做出什么样的操作,一些以前能打出来的操作,现在却打不出来了。

该死!他愤怒地捶击桌子。

打完后,吴智申说:“没事没事,多打两把就好了。”

林桦却借口说:“今天累了。”然后直接下线。

自己真的还适合这个游戏吗?

******

第二天上午。

林桦无心工作,还是在想这一把。每一波因为他而葬送的团战都历历在目。

我真的还适合这个游戏吗?林桦再度扪心自问。

没有答案。

这时吴智申发来消息。

「过两天校园赛又要开始了!」

「大学最后一年了,我们还是想冲这最后一次。」

「陈之志那边还没联系上,但是余步、周文嘉和我都回来了。」

「你能不能回来,我们再战最后一次!」

「重铸UBC的荣光,我辈义不容辞!」

我想去。这时林桦的第一反应。

随后他想到昨天自己反复观看的那一把,余步的鳄鱼、周文嘉的皇子,两个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又向上迈了一大步,可自己却在不断倒退。

我真的还适合这个游戏吗?

我去的话,只是拖后腿吧。

林桦思考五分钟,心中的火焰一次次燃起,又一次次被自己浇灭。

最终,他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可他的外在还是那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发型束得一丝不苟。

「我拒绝。」

他在回复消息时,手在颤抖。

******

与此同时,另一头。

看到林桦发来的消息,吴智申在片刻失望后,反而眼神坚定。

“他会回来的。一定会。”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余步看着他,心想:他有一天会回来的。

但我没办法帮助他。

只有AD可以帮助辅助。

只有你可以帮助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