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他和他的朋友

是夜。朗月清辉。

余步久久不能入睡。

几日前,重生的第一晚,他失眠过。

那时的他,担忧于第二天与职业青训上单张迁间的SOLO,想到周文嘉上一世的凄惨,因自己上一世的无能为力而失眠。

而今天……

短短数日过去,他和周文嘉两个人,在Rank里打赢了职业选手。Clock——那可是货真价实的职业选手,在LPL那也是响当当一号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在心里麻痹自己:对职业选手来说,这只是一把无关紧要的Rank,对方明显没尽全力。我在这兴奋得睡不着觉,Clock可能压根没当回事,早就忘记这一把了。

胜败乃兵家常事,职业哥的心态不是我们这些玩家能比的。

余步啊余步,你真该学学别人周文嘉。周文嘉打隔三岔五打这种高端局,犹如家常便饭。这时候怕是早已睡死了。

五分钟后,余步还是睡不着,出门放水。

走进一层楼只此一间的盥洗室,余步一愣。站在那小便的分明是周文嘉。

他也还没睡?

未等他开口,周文嘉抢先说道:“我被尿憋醒,起来上厕所。”

余步也局促地笑了笑,说:“哈哈,我也是,起来上厕所。”

两个人就此沉默,上完厕所后僵硬地回到自己寝室。

男人间的沉默在只言片语中达成共识,默契地没有戳穿对方的谎言。

******

同样的事情在DOG基地也在发生。

皇子不可思议的反蹲,炫目的EQ闪挑起两人。

在深夜两点,仍在Clock的脑海里循环播放。

快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Clock在脑海中大喊道。

几分钟后他来到厕所,在厕所遇到了同样睡不着的教练。两人尴尬地笑笑,没有说话。

******

也许几分钟,也许更长,昏昏沉沉之间,余步总算入睡。

在一片漆黑的无意识中,好像穿过一条无比狭长的走廊。回过神来,走廊已经消失,余步再次来到未知之地。

周围依旧是深不见底的一片漆黑,只有一桌、一椅和一台电脑。

他的手表指针已然停止,停在两点零三分。

起初,余步做过一些无用的尝试,但皆宣告失败,似乎眼前所见就是这片区域的全部。他轻车熟路地走到电脑前坐下。

屏幕上的客户端,Flandre已经准备就绪。

恢复意识后,他再度想起白天那把对局。记忆犹新。

只不过这次,他没有过多地想全盘的输赢,单纯地思考他在上路用鳄鱼跟奎因之间的对线。

前期被压在塔下,没法补刀。极端的一段时间内,连经验都嗅不到。接着由于奎因压线过于深入,被皇子抓到。皇子将头让给余步,缓解了余步的对线压力。

对余步来说,整个过程就是:对线被压,补刀经验都没法吃。

如果没有双排的周文嘉,该怎么办?

想不到办法。到这里,余步冷静下来。

他打开聊天框,对Flandre打字道:「麻烦三百把都拿奎因。」

对方回复得言简意赅:「了解。」

300/300。

解说们常说,观看顶级上单之间的对线博弈,是一种极佳的视觉体验。余步对此没有疑问。

但是,跟顶级上单对线的经历,绝对一点都不愉快。

为什么Flandre的攻势如此炫目?

为什么Flandre的感知如此敏锐?

为什么Flandre的旋翔掠杀如此优雅?

三把又三把,你知道我这299把如何度过的吗!四周无人,余步泄愤式地大喊。

打完第299把,余步只感天旋地转。哪怕未知之地让他时刻保持精力集中,并且只剩下最后一把,他却是打不下去了。

原来奎因可以玩得如此优雅。在Flandre世界级的拉扯面前,余步的那些对线伎俩单纯得就像是白纸。

堂堂“荒漠屠夫”雷克顿,在自己哥哥内瑟斯面前都没吃过那么大亏。

299把,299负。

余步被Flandre一步步击溃心理防线。他的奎因玩得利落且不留情面,奸猾又不失华丽。

仿佛真在跟德玛西亚的这位传奇前哨兵进行战斗,许多时候,他的对手到死才领略到对手的致命非凡。

1/300。

顶不住了。

「稍作休息。」眼见新一把的BP再度开始,余步连忙打字沟通。

未知之地立刻作出回应,屏幕上的时间刹那间停下。

几日的对练不免让余步猜测,跟他对练的Flandre并非上一世那位鼎鼎大名的职业选手本人。他的反应迅速,对余步的请求百依百顺,唯独不像是个真人。

他也许不过是一串数据,只不过这串数据在这的名字叫Flandre。

只有在这种时刻,对局的间歇性,余步少见地感受到一丝寂寥,他打字,无论接收方是Flandre,还是一串数据,抑或是这片未知之地本身。

只要他发出要求,总有事物能看得见。

回顾难忘的一天,在这一天的最后,余步把情绪分享给眼前的电脑。

「我和朋友今天打赢了职业选手。」

对方迅速作答:「你打赢了职业选手?」

也许是数据告诉他,余步的上单强度是没有可能战胜职业选手的。

余步回答,他的回答只是重复说过的话。

「不是我,是我和我的朋友打赢了职业选手。」

「朋友?」

对方非常疑惑,好像在他的认知里,也许是给他输入数据的家伙,从未教授于他何为朋友。

休息时间转瞬即过,Flandre锁下奎因,余步锁下鳄鱼。

再度被爆杀一把后,余步结束了今天的特训。

意识模糊。手表的指针重新走动。

穿过那条来时的走廊,抵达漆黑一片的梦境,进入真正的睡眠。

******

“跟个猪一样,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余步被人骂醒,迷迷糊糊地坐起身。喊他起床的是吴智申,寝室的门半开着,周文嘉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装酷。

盯着吴智申,余步的眼神向他传达如下内容。

大四,一节课都没有,正是暴饮暴食、彻底摆烂的好时候。早晨八点,除了甲亢一般叫个不停的麻雀,哪有人会起这么早。

“我都没说你!”吴智申显然很不服气,“要不是你前两天在网吧给老张留下这么深的印象,他在拉人去招聘会的时候,怎么会点名要求我们三个必须去!”

确实有道理。

三人久违地吃了一次早饭,随后来到事务中心门口。早起对所有大四学生来说,没有例外,都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事务中心门口,等着参加招聘会的学生们,甚至包括一部分参会的企业代表。这些人宛若一片芦苇荡,在微风的吹拂下,身体随之摇摇晃晃。

风再大一点,他们就要集体倒下了。

这时,招聘会总算开始。所有人鱼贯而入事务中心里提前铺设好的场地。

有张立杰在门外守着,不好立刻开溜。三人想着即将到来的校园赛,都没什么找工作的心思。在招聘会场地内装模作样地四散逛起来。

人群中闪亮的秃头,一眼就被余步注意到。

何许人也?

上一世的办公室组长是也。

见余步过来,组长滔滔不绝地讲起公司优秀的员工制度。

“我们公司从来都是到点就走,从不加班。”他说这话时,他头顶之上贫瘠的土壤越发光亮,也许是在哭泣随风散落的毛发吧。

余步装作什么也不懂的单纯大学生,问道:“啊……从不加班吗?”

组长心虚了,眼神避让,声音也小了不少:“是的。额……基本上是这样的,不排除偶尔的情况。”

不再为难组长,余步表示会“慎重考虑”后离开。

找到吴智申,他跟展位的大姐聊得热络。余步将他拖走。临走时,大姐还有对这小伙有些恋恋不舍。

俩人一起找到周文嘉。

面无表情。坐在展位的大哥对面。

相比于他,对面的大哥更像是应聘的大学生,滔滔不绝地讲着自己对岗位的理解。

余步和吴智申看了眼岗位——销售,再看了眼周文嘉,纷纷摇头。

他绝对干不了这个。

大哥讲得兴起,俩人也不好意思打断他,而周文嘉仍面无表情地听着。

有这样一种说法,销售在职业生涯上的第一堂课,就是被老销售以销售的话术骗入这个行当。大哥此刻所做无非如此。

就这样一小时过后,大哥终于意识到,光顾着自己说,没有听这位同学的看法。

大哥露出和善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儿童节目里每个小朋友都喜爱的健康哥哥,他问:“你对想从事的职业有什么想法吗?”

“我想要打职业。”周文嘉说。

“打……职业?”

“说得具体一点的话,我的目标是打LPL。”

身后两人扶额。

销售是没法蛊惑木头人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