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他的方向

上一世。

周文嘉下机后,从网吧出来。回家的路上他心不在焉,他脑海里都是他跟余步玩的那局白银局。

要是余步玩的是上单就好了。周文嘉有点遗憾地想道。

那样就真的跟大学的时候一模一样了。

回到家,四菜一汤等着他。结婚后,罗文怡成为了全职太太。很难想象大学时代这么火急火燎的一个人,现如今也安静下来。

她接过周文嘉脱下的外套,挂在衣架上。

两个人坐上桌,中间是热气腾腾的饭菜,两个人面对而坐。

“过去一个月,其实我每天都偷偷去网吧玩两局。”周文嘉没动筷子,有些紧张地说。

罗文怡夹了口菜,递进嘴里,没看周文嘉,说:“嗯,我知道。真是不会撒谎,哪有公务员每天加班的。”

“以后不会了,结婚前答应过你父亲,婚后不碰游戏了。”

说完,罗文怡放下筷子,有些诧异地望向周文嘉:“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今天跟余步双排了一把。”周文嘉如实回答。

“余步啊,原来是他。”罗文怡柔和地笑了笑,短暂的停顿,仿佛是在回忆过去,“那时候,你们几个都很信任他呢。”

周文嘉也少见地笑了:“是的。没想到几年没联系,他还是老样子——总是优先考虑朋友们的事。他今天还问我,我们过得怎么样。”

“我还得谢谢他。是他组建了UBC去参加校园赛,我恰好被朋友拉去看校园赛,因此才能认识你。”

两个人没有就着余步的话题聊下去。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说话。

片刻后由周文嘉先开口:“帮我个忙吧?”

“嗯?”罗文怡抬头。

“过两天陪我再去一次那家餐馆吧。我想邀请前辈来家里做客,然后把你介绍给他。”周文嘉说道。

罗文怡点点头说:“好啊。”

……

这一世。

对局结束,“胜利”两个字高挂在屏幕中央。余步还是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没想到连职业选手也能赢下来。

他从寝室出来,在走廊与相同打算的周文嘉相遇。

“去你寝室吧。”周文嘉说。

在寝室阳台,两个人靠着窗并排而站。

“赢了。”余步说。

周文嘉点头。

余步说:“对不起,我暂时没法告诉你我是从哪听到这句话的。”

“没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周文嘉说道。他的豁达超乎了余步的想象。余步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托你的福,我明白自己到底想干什么了。”周文嘉盯着余步的眼睛说道。

余步好奇地问:“是什么。”他想知道,是什么能让周文嘉放下对前辈的执念。

可这时,周文嘉露出狡黠的笑容,简直跟罗文怡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话锋一转,说:“今年的校园赛,我们参加。”

“必须参加。”余步回答。

两人无言地向下看。楼下有个哥们,不知疲倦地跳绳。还有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打羽毛球。一个球打次了,打到自行车棚上面,惊扰到上面休憩的小鸟。小鸟展翅飞走。

余步说:“哎,去找罗文怡聊聊吧。”

******

前一世。

罗文怡跟余步打着电话。

周文嘉前辈的名言由罗文怡嘴里说出来,余步复述了一遍。但此前从未听周文嘉说起来,于是只是在脑子记下来,未就着这句话往下聊。

“周文嘉挺想念你们的,总提起你们——在这里,也只能跟我说了。爱为别人瞎操心的余步、曾经被人压到十分钟三十五刀的陈之志、明明有实力却总爱选混子AD的吴智申还有辅助操作不怎么样但总有奇怪理解的林桦。”

罗文怡说道:“真像做梦一样,毕业都好几年了。”

“真怀念啊——”余步由衷感慨。

一时只有电流通过的声音,话费不因沉默而不扣费,但对他们而言,这几秒钟的沉默是有意义的。

“要是……”罗文怡开口。

“要是什么?”

思考完毕,罗文怡继续说:“今天周文嘉坦率地跟我沟通,我特别高兴。要是周文嘉能找我多沟通一下就好了。他什么地方都好,就是脑子太木了。”

“那时候我爸妈想让他考公务员,他就傻乎乎地去考。他为什么就不能问我一下,我想要的是什么呢?为什么不能想一下自己真正想要做什么呢?”

说到动情的地方,罗文怡有些哽咽。

余步没说话。他想:哪怕再后悔也没有用,人是无法改变过去的。

待罗文怡情绪恢复,两个人又稍微聊了两句,随后结束通话。

******

这一世。

周文嘉从余步寝室出来。

他向来是这样的,麻烦的事情总想着逃避。

因此有了什么狗屁的野核奥义。野核奥义之一:面对自己没法解决的问题,与其烦心,不如视而不见。

什么狗屁野核奥义,周文嘉心想。

他在心中的备忘录里另起一页,写道皇子奥义之一:自己没法解决的问题,永远不要想着逃避,永远要迎难而上。

心之所向,身之所往。

他下楼,横跨整个宿舍区。途径一食堂,他略作驻足,他跟罗文怡的第一次约会就在那里,两个人一人吃了一碗雪菜肉丝面。周文嘉忘记带校园卡,还是由罗文怡掏的钱。

再远方是操场,两个人都没课的时候,就会去那里散步。然后是边城网吧,他在那打校园赛,罗文怡在现场观赛,两个人因此结缘。

周文嘉的脚步逐渐急促,最后干脆跑起来。平日从他们楼跑到罗文怡楼下,对体格不错的他来说不成问题,可今天一天,对他来说实在太累了。

无数的杂念增生,又亲手斩断。

好累。太累了。

他打电话给罗文怡。罗文怡秒接,语气傲娇:“干嘛?”

“下来,我有事要跟你说。”周文嘉气喘吁吁。

罗文怡继续傲娇:“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吗?”

“不行,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非常重要。”

罗文怡听话地下楼。

周文嘉说:“我已经完完全全想明白了。”

罗文怡心里直打鼓,他该不会是要求婚吧!她强作镇定:“啊,什么事情?”

“我不想考公务员!考上了就能让你幸福吗,考不上那你就不会幸福吗!我认为这完全不对!”周文嘉目光炯炯,盯着罗文怡说道。

她也盯着周文嘉,四目相对,她的眼神越来越亮,可嘴里还是说:“那你想干嘛!”

“我要去打职业联赛——”

罗文怡一下恍惚,她想到两年前第一次见到周文嘉的样子。少见地,她温柔地笑了,嘴角勾勒起一道不为人察觉的弧线,一把抱住周文嘉,说:“早就该这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