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就在今天

吴智申一脸震惊:在我快乐乱斗的时候,他们俩都在Rank里跟职业哥过招了?

没时间留给他提问,两人都神情严肃,佩戴耳机,聚精会神。

十位英雄分别在己方泉水出生,符文水晶在防御塔和基地上充能完毕。对局俨然开始。

跟上一次遇到Clcok一样,周文嘉和余步在蓝色方,而Clcok在蓝色方。对方的半区内,视野一片漆黑。

“前期抗压,等我三级抓上。”周文嘉说。

“好。”

余步因此没有选择一级加点。常规来说,鳄鱼一级应点Q暴君狂击吃线,但要周文嘉速三抓上,那时他顶多两级,要配合周文嘉,W冷酷追捕和E横冲直撞,缺一不可。

他选择信任队友。

身处蓝色方,周文嘉选择红开。下路双人组帮忙开野,把红Buff打到残血。由周文嘉操控的德玛西亚皇子没怎么掉血地拿下第一组野怪。

他这把的思路是速三,刷完红Buff、蓝Buff以及蛤蟆这三组野怪,能够以最快速度抵达三级。拿下红Buff后,周文嘉操控着皇子,从中路一二塔之间穿过,径直赶向蓝Buff。

永远要看,你的队友在干嘛。前辈的话在周文嘉脑海响起。

我在看,我在看,我在看!

他一边打着蓝Buff,一边切视角关注三路的线权。

双边下路都因为帮打野晚上线。看己方下路的架势——女枪不断放E消耗,日女站在兵线前方不断摇头走位,对方混子ad加软辅的组合瑟瑟发抖,不敢碰线。

下路打算推线抢二。

中路。在己方“发条魔灵”奥莉安娜这样的传统法师面前,对方的“潮汐海灵”菲兹没什么线权,干脆任由发条推线。

中路也在推线。

中路和下路都占了BP的优势,在选择英雄时得以后手选择,能够根据对线英雄进行相对应的克制。而上单则不然。上路余步一楼盲亮鳄鱼。

无可否认,鳄鱼是余步现阶段最有把握的英雄。但在钻石分段,谁没几个拿手的英雄?谁选出来的不是自己有把握的英雄?

对方上路选出奎因。不带夸张色彩地说,奎因对鳄鱼是绝对的克制。在对线阶段,鳄鱼毫无还手之力。如果能平稳度过对线期,到打团鳄鱼才有发挥的空间。

奎因也明白这一点。他必须在对线期打爆鳄鱼,一级就必须压线,这不是由于他对自己的对线实力过分自信,而是在双方上路这样的选择下,他必须如此。

兵线尚未交汇,奎因向下走位拉取小兵的仇恨。这样一来,鳄鱼没有机会利用草丛蹭兵线。

鳄鱼稍一露头,奎因立刻上压,不惜扛着兵线上去,一级点E的他直接交E旋翔掠杀,一头冲向鳄鱼,在敌人有所反应前迅捷地后空翻折返回原来的位置,再交出由被动带来的强化普攻。

一味掉血,鳄鱼只能向后退。这一退,直接退出了经验区。

正如奎因Q技能的名称“炫目攻势”那般,真是炫目的攻势,如暴风骤雨一般,打得鳄鱼毫无还手之力。

但周文嘉还是抓住了奎因的弱点——他为了对线的持久压制,二级没有加点W敏锐感知,而是选择加点Q。这意味着他没有视野觉察河道的动向。

恰在此刻,两分三十四秒,嘉文四世长矛一刺,拿下蛤蟆。刷完三组野怪,抵达三级。

这个游戏如同对弈:你每一个走位,都会带来难以估量的蝴蝶效应。对打野来说尤其如此。

到达三级,皇子没有多余的操作,毫不犹豫地赶往上路。

“我来了。”

两分四十二秒,鳄鱼与防御塔齐心协力吃到本局的第七个兵,升到二级。而皇子即将抵达上路。

奎因突然后撤。

永远要想,你的对手会干嘛。前辈在周文嘉脑海里喋喋不休。

吵死了,我当然知道!

就算你是职业选手级别的雷克塞,也无非是速三那一套。雷克塞刷野速度比皇子稍快,最快二分三十秒就能到三级。

凡是个正常人,不可能去抓守塔的鳄鱼。

那么对下半区开的雷克塞来说,只剩下一条路能抓了。

想到这里,周文嘉给中单发出撤退的信号。

中单毕竟是路人,反应稍慢,多贪一个兵才后撤。

雷克塞果然在中路出现。发条不再迟疑,以防雷克塞的闪顶,自己先一步交出闪现。打出中单闪现,也算有所收获。雷克塞满足离开。

周文嘉继续想:如果我是雷克塞,我会怎么样?

既然我能想到他抓中路,因而提前给中单发信号,他是职业哥,没有理由想不到我想干嘛。

他也会给上单发信号。

奎因果然开始后撤。

“奎因有双召,没有技能。”余步说。

“明白。”

恰如对弈,双方都在第一时间gank,第一时间向位置不利的队友发出信号。这时候就要看,看谁的反应更快。

没有错,论操作、意识,此时的周文嘉绝不是职业选手Clock的对手。但对Clock来说,这充其量是一把Rank,无数把Rank中的一把。

对他来说,有很多比Rank更重要的事情,更能让他兴奋的比赛:德玛西亚杯、LPL,又或是他尚未有机会一窥其貌的世界赛。

但对周文嘉来说,在这场Rank里,他带着自己的觉悟、前辈的奥义以及这个承载他无限回忆的英雄。

他的觉悟,比Clock更深刻。

他的反应,比Clock更快。

奎因的纪律性很强,在Clcok发出撤退信号的一瞬间,他立刻选择后撤。可他在先前的压线中交了W和Q,已没有反抗之力。

皇子到达时,他徒余性命可给。

奎因交出闪现,闪出皇子EQ的距离。

就算皇子慈悲心大作,允许他走,被他压线压到现在的鳄鱼又怎会允许?

鳄鱼第一段横冲直撞越过兵线,往前闪现,交出第二段横冲直撞,冷酷捕猎将奎因逮捕当场。配合皇子一套技能,直取奎因项上人头。

FIRST BLOOD!

******

“啊?”

在余步寝室内观看对局的吴智申发出惊呼,他可以看懂这波操作的含金量。

什么时候余步的操作这么果断了?

什么时间这两个人的配合这么默契了?

吴智申握紧拳头,他想自己不能再懈怠下去。

******

“啊?”

DOG基地内,职业打野选手Clock十分不解,他更清楚这波的含金量。

鳄鱼的闪现固然果断,上野的配合也着实无间,可他注意到的是这个打野,皇子的反应好快。Clock承认自己没有尽全力,但当个路人打野选手能把他打成这样,确实值得他惊讶。

直播间里的弹幕都以为他在搞节目效果,只有DOG的教练从这声惊呼中听出真实无疑的惊讶,不作声地走到Clock身后……

******

如果周文嘉玩的是螳螂,玩的是男枪,玩的是豹女,玩的是任何一个野核英雄,他在这波gank成功后便会蒙头继续刷野。

而这把他操作的是德玛西亚皇子。

永远要看,你的队友在干嘛。永远要想,你的对手会干嘛……前辈还在不厌其烦地重复,犹如唐僧念经。

烦死了,烦死了,烦死了!

周文嘉不断切屏观察,思考Clock会怎么做。击杀奎因过后,他跟余步一起回城。

然后竟跟着余步一起上线,只是余步走到线上,周文嘉停在上路一塔和二塔间,距离一塔八百码左右的视野盲区。

他在干嘛?吴智申看着周文嘉的这一步。上路那波gank还在他的理解范畴内,而这波他已经完全不能理解了。

“雷克塞会来,绝对会。”周文嘉在队内语言说道。

“嗯。”余步无条件相信周文嘉。

反蹲Clock。这就是周文嘉看过后想过后做出的操作。

雷克塞会来吗?

奎因差不多时间上线。也许是忌惮拿了一个头的鳄鱼,他的推线节奏没有之前那样凶狠,位移技能捏得很死,不轻易交。鳄鱼的走位稍微激进,他便被吓得使出W探照视野。

一波线后,挖掘机来了。

真的来了。

从盲视野的角落遁地而来,他的地听能力告诉他:附近只有没闪现的鳄鱼。于是他来了,Clock做出的决定是:帮助上单止损。

鳄鱼拿完人头,回城后听从周文嘉的意见,买了一身防装。挖掘机和奎因又挖又掘地打满半套,吃力不讨好,鳄鱼尚有半血。

这个游戏有一些玄而未知的东西,比如上一把游戏中,挖掘机盲视野的虚空光线精准地打断了余步的回城。

说是运气不太恰当,是比运气更奇怪的东西。

而这种东西,这一把在周文嘉手里。

正当奎因和挖掘机打算打满伤害,拿下余步的人头时,周文嘉操纵着德玛西亚皇子拍马赶到。

原来如此,Clock,你要把赌注放在上路吗。周文嘉心中想道。

“先杀奎因!”周文嘉在队内语言大喊。

只剩半血的鳄鱼无畏向前,皇子的军旗已然落地。周文嘉的视线里瞥了眼等级,挖掘机刷野速率比他快,在他还是三级的时候,挖掘机已经到达四级。

光是EQ还不够,会让挖掘机收头!

这一刻,过往种种依次浮现。

“小周啊,你毕业后想做什么?”罗文怡的父亲居高临下地问道。

“你根本不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在最后一次通话中,这是罗文怡挂断电话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诶,我要去职业。我说我。不是,我没开玩笑。”前辈临行前,给周文嘉打了个电话。

我明白了。

我全都明白了。

在这一刻,周文嘉终于搞清楚了自己的方向。

前一世的S4世界赛中,三星白的Dandy第一次在比赛中用皇子打出了一种操作,一种震撼全世界的操作,极大地拓宽了皇子的上限。在这个时空中,同样是在S4由一位外国选手率先使用。

前辈S4早已失联一年有余,这是前辈未曾传授的技巧。

而周文嘉已经不碰皇子这个英雄,他也只在集锦中了解过这个操作。

但这一刻……

周文嘉在恰当的时刻按出闪现,皇子德邦军旗接巨龙撞击。

空中巨龙扭头,挑起雷克塞和奎因两人!

在空中,周文嘉有片刻的恍惚。他在幻觉里看到,一往无前的皇子在巨龙撞击途中,转头向他竖起拇指。

幻觉刹那而过。

鳄鱼和皇子的伤害瞬间倾斜向奎因。拿下奎因的人头后,Clock了无战意,急忙逃命,情急之下竟然原地闪现,同样被两人带走。

******

“这是什么东西?”吴智申喃喃自语。

“这是什么东西?”Clock喃喃自语。

“这是什么东西?”DOG的教练喃喃自语。

******

此后这局已无悬念。

余步和周文嘉 1-1 DOG打野Clock。

******

败方:“LPL联赛DOG战队主力打野”Clock

败因:小觑对手,且对手临阵觉悟,爆种发挥

胜方:“校园赛UBC战队主力打野”周文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