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昨日如梦

余步没想过,重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急促的刹车声、眩目的前照灯,飞驰而来的卡车转眼近在眼前,来不及躲闪。一瞬间的剧痛过后,冰冷蔓延到全身。

这是余步最后的记忆。

再之后回过神,回到了大学时代。

坐在大学寝室里,靠着椅背,余步眼神呆滞地看着显示屏。

显示屏上,没有占据大半屏幕的工程数据和文档表格,只有一堆游戏。

而在这堆游戏的中央,是TGP和英雄联盟。

多久没玩英雄联盟了?余步问自己。

毕业后,家里托关系,进入了一家上市企业。工作很忙,熬夜通宵是家常便饭,相对应的是工资的飞涨。

对自己平凡的工薪家庭而言,每月税后的五位数工资,足以让父母在亲戚中扬眉吐气。

而英雄联盟,更像是一场昨日的梦。再漫长的梦境,醒过来,也会迅速地忘记。

日复一日的工作,余步逐渐怀疑:游戏不过是浪费时间吗?

回到过去,宛如重获新生,父母的劝阻暂且抛之脑后,工作后产生的自我怀疑更是顷刻间烟消云散。余步打开TGP,生疏地打入账号。在一番搜肠刮肚的思考后,才想起密码。

游戏客户端安静地载入。

随着熟悉的机械音效,游戏加载完毕。

打开生涯,游戏记录中显示,上一把对局在2016年8月25日,玩的是鳄鱼,8/2/5。

而屏幕上时间显示,今天是2016年8月26日。

没有“欢迎回到召唤师峡谷”,科学的系统无从得知余步的玄学重生。对他程式的运行而言,余步只是离开了半天。

但对余步来说。

太久了。

******

“完了完了。”

吴智申嘴里嘟囔着推门进来。

余步一愣神,多少年没从吴智申嘴里听到“完了”这两个字了。

前一世,毕业后,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吴智申选择留在上海。几年下来终于熬出了头,担任项目组长一职。下属有问题,永远是可靠的组长。大学时期,遇事慌乱无助的好像是另一个人。

没想到,重生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会是吴智申。

这个时间段,LPL已经打到了季后赛,联想到这,余步说:“怎么了?皇族输了?”

玩这游戏,谁不喜欢Uzi?谁不热爱皇族?

从S3开始,吴智申就是皇族和Uzi的忠实粉丝。

皇族输比赛,粉丝自然不好受。

出乎余步预料,他的话似乎没有戳中吴智申的痛点。吴智申满脸疑惑:“皇族是哪个队?”

余步神情呆滞地愣住。

由不得他反应,吴智申火急火燎得莫名其妙,拉起余步就走,边走边说:“快跟我来!周文嘉跟班长干起来了!”

原来是今天——

余步当然记得周文嘉,他永远不会忘记他。

大学第二年,学校电竞社办的校园赛。有这么一群人,不知天高地厚,成天做梦去打职业。作为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份子,余步拉着班里的几个同学组队参加校赛。

其中,周文嘉是队内的打野选手。

而今天,是周文嘉命运就此改变的一天。

大学期间,周文嘉和班长江超一个寝室。身为班长,理应维系一班同学间的关系,可他在班里人缘却极其不好,跟同学不熟络,却跟辅导员走得很近。

这天的情况,余步还记得一些。

白天的时候,辅导员向班长下达指示:大学临近毕业,还有最后一年,指挥同学把时间花在考研、实习这样有意义的事情上,少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大学三年来,他跟周文嘉一直不怎么对付,小摩擦小冲突不断。辅导员的话给了他向周文嘉开腔的由头。

那几天周文嘉的心情一直不明原因地不好,整体闷在寝室里打排位。

那几天上分运又不佳,心情越打越差。班长平日里光琢磨怎么拍老师马屁,老师的心思把握得如此精准,却觉察不到近在咫尺的室友的情绪波动。

江超挑了个拱火的坏日子。

等到游戏开始,周文嘉操纵着自己的招牌英雄“虚空掠夺者”卡兹克准备开野,没想到对方打野“酒桶”一级就带着下路双人组来入侵野区。

老打野的嗅觉和经验让他逃过一劫,但也不可避免地被打出闪现。本来想借游戏消消火,没想到游戏让他血压继续升高。

偏偏就是这时候,班长自鸣得意地认为时机已到。摸到周文嘉身后,阴阳怪气地要求他少做没有意义的事情,立刻关闭游戏,要不然就通知辅导员过来。

周文嘉怒上心头,转头与江超争辩。

没想到鼠标却因此误操作,不可一世的虚空狩猎者卡兹克居然被三狼群殴致死。

黑白的屏幕彻底点燃了周文嘉的怒火,偏偏班长补上一句“又菜又爱玩”。

幸好其他两个室友察觉到气氛不对,及时劝架。要是拳头落到班长身上,往小了说,周文嘉免得背下处分;往大了说,影响拿学位证。

从大一起,班长江超在学校找到辅导员做靠山,哪怕别人与他关系不好,跟他说话都是客客气气。周文嘉没砸下的一拳吓住了他,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两人僵持期间,附近寝室的同学听到动静也纷纷闻声而至。

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情况,余步加快脚步。

寝室之间不过几步远,俩人顷刻便到。

赶到时,两人被劝架的同学拉开到寝室的不同角落,可俩人三年多的积怨一朝爆发,即便嘴上没有不干不净,仍是满眼怒火地瞪着对方。

劝架的哥们稍一松懈,周文嘉三步化作两步冲上去,怕是真要位移上去把江超当野怪刷了。

先前班长嘴里还在不干不净,随着两人距离迅速拉近,拉近到周文嘉的射程内,他立刻闭嘴了。

余步冲上去拉住周文嘉,想到上一世,在周文嘉耳边反复说同一句话:“什么话都别说,什么话都别说……”

可人在气头上,真是连朋友的话都听不进。周文嘉说出一句没由来的气话,这句话并不脏、也不重,兴许等他冷静下来,自己都会笑话。

周文嘉说:“有种跟我SOLO。”

在一旁,余步紧紧拉住周文嘉的双手一下子泄劲了,他在心中长叹一口气:周文嘉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周文嘉终日泡在召唤师峡谷,性子直,以为矛盾能靠游戏解决。

而余步重生前有几年工作经验,见过不少班长这样的人。

大学期间跟着老师干活,比同龄人更早接触社会。做事总是弯弯绕绕的,像周文嘉脑子一热做出的提议,他理应不会接受。余步上一世是这样想的,吴智申也是这样想的,在场的所有的都是这么想的。

可班长何许人也,先是一愣。在这愣神的工夫里,已然思考完毕,恶由心生,歹毒的主意涌上心头。

他接受了周文嘉的提议。

“可以是可以,但我承认我打不过你。我朋友替我打,怎么样?”

常年徘徊在电一钻石分段,周文嘉总是对自己的实力盲目自信。

他如班长所料般上钩,他自负地说:“谁来都一样。”

寝室里,劝架的同学们都清楚周文嘉的水平,对他的实力有数。于是半开玩笑地提示他:“你是玩打野的,怎么跟他SOLO?比刷野速度吗?”

“……”周文嘉后知后觉。

班长江超可不管这样,他一听周文嘉接受对局,像盘旋接近猎物的毒蛇一样,在最后一刻方才亮出獠牙:“有个条件哈,输了的话,大学最后一年就好好努力,别再玩游戏了哈。”

事发紧急,别无他法。

“让我来!”

余步一手搭在周文嘉肩膀上,三步上前,快过周文嘉的思考速度。

一时间众目睽睽,泉水里挂机的卡兹克也疑惑地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