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让我看看你藏哪里了

周竹看向远处高大的废弃工厂,眯了眯眼睛。

根据猩红气息,他感知到绿皮厨子的逃亡路线就是奔着那个废弃工厂去的。

走在破旧的小区里,三米的躯体手里提着宛若菜刀一样的手术刀,强有力的步伐一步一步踏向绿皮厨子。

虽然砍掉了绿皮厨子一只手臂,从其缺口出不断流着鲜血,但那深绿发黑色的血液流在地面上,在这漆黑的环境下,很难看得清晰。

尤其是这个异界的地面本就不知名的潮湿,就就更加难以辨认。

好在猩红气息可以一清二楚地察觉到这些流在地上的血液方位,让周竹拥有清晰的路线反感。

甚至仅仅一个小手指甲大小的怪物血,就可以让周竹轻易辨认追杀路线。

周竹走出了小区在马路中央大摇大摆地快步行进着,那股怪物血的气味越发浓烈,

最终,他将地点锁定在了那个里。

“嘶……呼……”周竹已经感受到了那怪物血的气息,这股气息在废弃工程中肆意萦绕。

“小畜生,我可来找你了哦?”周竹转了一圈手术刀,踏入烂尾楼的第一层中。

周竹的步伐迈得很是缓慢,每一步都铿锵有力。

咚!

咚!

咚!

这个步伐充满玩味之意,充满杀戮气息。

在封闭的废弃工厂空间内,整个工厂都被这种步伐的压迫力带动出较为剧烈的抖动。

此刻,那绿皮厨子正常在废弃工厂的梁柱后边,他看着自己不断流出浓绿色血液的残破手臂,内心慌的不行,赶忙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伤口,但血液顺着手指缝隙还在不断的往地面上流淌着。

绿皮厨子屏住了呼吸,断肢的疼痛让其满身都是虚汗。

它只能强忍着疼痛,五官已经痛到扭曲,绿色的脂肪在五官的挤压中疯狂涌现。

周竹根据血味可以精准锁定到那个梁柱上,他盯着那个梁柱,握紧手中的手术刀。

“我可看到你了,自己滚出来还是让我去找你?”

绿皮厨子双眼瞪得溜圆,斜眼看向自己的两侧,仔细聆听着周竹的脚步声。

周竹眯了眯眼睛,假模假样地往那只梁柱的反方向走去。

“哦?原来不在这里啊……难道在第二层?”

绿皮厨子听见周竹的话,大松了口气。

它又认真的听了一番周竹的脚步声,发现他的脚步声越来越小,越来越淡,离自己越来越远,不禁露出一抹得意洋洋的笑容。

呼……

傻叉……

绿皮厨子悄悄把头探出,左看看,右瞧瞧,前瞧瞧,后看看。

见视线里真的没有了周竹的身影,它脸上的笑容更加放肆起来。

“蠢驴终究是蠢驴,就这种智商还要杀我,哼,和他那个废物姐姐一样蠢……”

滴答……

就在这时,它忽然觉得自己头顶一阵冰凉,

用手摸了摸,拿到眼前一看,是一指肚的黑绿色血液。

它将这抹血液拿到自己的鼻子前闻了闻,这种味道它很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又记不起是谁身上的味道。

这血……

从哪淌下来的啊……

绿皮厨子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身子猛地一颤,骨骼宛若打上钉子一样迟迟不敢抬头。

啪嗒!

又是一滴黑绿色的油腻血液落在了它的头顶上。

它再也无法忍受了,缓缓抬起头,

就看见一双血色呼啦的眼眶趴在天花板上望着自己。

“嘿嘿嘿嘿……小畜生!发现你喽!”周竹提着手术刀,刀刃上残留的绿色血液顺着刀尖不断低落着。

“啊!”绿皮厨子吓得一嗓子嚎叫出来。

【惊吓值+20】

【惊吓值+20】

……

【当前猩红医师角色牌扮演进度:百分之三十三】

周竹继续提溜着手术刀,刀尖朝下,上面的血液正在一滴一滴垂落到绿皮厨子的头顶。

“跑,接着跑啊,我还没玩够呢。”

“不要,不要不要~”

周竹双眼一瞪,原本猩红色的眼睛此刻居然发亮了几分,“我让你跑!听不明白话吗?!给老子藏!”

“不藏了不跑了,不不不……”绿皮厨子现在哪还有胆子行动,一屁股瘫在地上,直接被吓哭了,“哼唧~哼唧哼唧……呜啊!呜呜呜!”

“不要杀我!呜呜呜呜呜呜!不要杀我啊!”

周竹从五米高的天花板上跳了下来,抓了抓拳头,一拳打在绿皮厨子的脑子上,“他奶奶的!”

砰!又是一拳!

咚!再一拳!

“呜啊呜啊呜啊!别打了别打了!”

【猩红医师扮演进度:百分之三十四】

咚!

接着又是一拳!

绿皮厨子整个肥大的头颅现在都已经彻底畸形了,每个毛孔都放大了许多,绿色脓液哗哗往外流淌着。

“不要~啊~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这种折磨了!”绿皮厨子猛地站了起来。

周竹以为它还想和自己比划比划。

没想到这绿皮厨子头一转,面向梁柱边尖端,直接奔了过去!

“我受不了了!不带这么折磨我的!让我死吧!”

砰!

绿皮厨子一头撞了上去,只觉得自己似乎撞到了一个软绵绵却又很有力道的胸肌上。

“想死?”周竹一把抱住绿皮厨子直接来了一个过肩摔。

绿皮厨子躺在地上,就好像一大块深绿色的果冻在地面上颤动着。

周竹走过去,脚踩在它脸上,“到底谁愚蠢,谁是蠢驴,谁是畜生?!”

绿皮厨子颤抖着身子,泪汪汪地望着周竹的脸颊,“不要折磨我了,不要折磨我了。”

“我在问你话!”周竹碾了碾自己的脚掌。

“啊!疼啊!我我我!我是畜生!我是蠢驴!我是!都是我!”

【惊吓值+20】

【惊吓值+21】

【惊吓值+22】

“不要杀我,求你了,求你了!”绿皮厨子哭泣的脸如此丑陋,恶心,甚至有些猎奇。

周竹松开自己的脚掌,“哼,我可以不杀你。”

“真的?您有条件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做!”

“条件很简单,就是在我姐的尸体前跪上一个星期!”

“我做!我做!我肯定能办到!别说一个星期了,一个月我都能跪!”

周竹将冰冷的刀刃贴在它的脸上,“我可不是光让你跪一个星期这么简单,我是让你反思,让你发自内心的忏悔,如果一个星期后你的心灵没有得到升华,我就会将你以同样的方式塞进那个黑盒子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