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活死婴,寄生

那颗头颅有一个成年人巴掌那么大,

它咧着嘴巴,上下两排牙齿洁白又锋利,全部呈现的都是尖刺形状的。

它在对周竹笑,又好像不在笑,那似乎就是它原本的五官构造一样,本就是一张惊悚的笑容脸。

在看到这个小婴儿的脑袋的时候,周竹的理智点发生了下降。

【理智点-2】

【理智点:472】

太猎奇了,真的是太猎奇了。

以至于让周竹许久未动的理智点都产生了下降。

如果说周竹的理智点才仅仅下降2点,那么正常的人类在看到这个小婴儿的时候,恐怕会变成10倍,也就是下降20点。

“咯咯咯咯咯!”小婴儿发出刺耳难听的笑声。

“救我……救我……”小婴儿的母体,也就是那个女孩发出虚弱的求救声,“呜呜呜……”

【已获取任务:想办法让女孩儿不再痛苦】

【任务奖励:2积分】

她撑破的肚子不断流着鲜血,将婴儿那原本漆黑的小脑袋侵染得黑亮黑亮的。

那小婴儿活动了一下脖子,将女孩儿肚子的缺口又撑大了一些,两只纤细的胳膊伸了出来。

胳膊依旧是黝黑色的,手部是爪子的模样。

接着,它两只爪子在女孩儿的肚皮上一撑,整个身体完全展露出来。

体型和小雪鼠差不多大,整个躯体就是纯黑色的,只不过因为全身都占满了女孩儿的血液所以就显得黑亮黑亮的。

它的双眼是深红色的,三角形状,深红色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斑点。

【活死婴】

【状态:存活】

【品性:极度邪恶,疯狂,残忍,变态,猥琐,固执】

【喜欢寄生在人类体内吸收养分,虽然个头小,但行动能力极强,且智商较高,不仅如此,它还是一个非常专一的怪物,被它盯上的人类,最后都逃不过被它寄生的结果!】

“咯咯咯!咯咯咯!”活死婴一下子跳到地上,向周竹飞奔而来。

娇小的身躯以及那成熟的面部表情看得人头皮发麻。

一个小婴儿,动作表情却都像一个成年人一样灵活自如。

就算它不是个漆黑的怪物,而是躺在医院保温箱里的一个活生生的正常人类,做出这些动作与表情那也是非常吓人的了。

周竹看着突袭而来的活死婴,正要发动扮演角色牌,可是这活死婴的移动速度太快了,一秒钟就能窜出五米。

唰!

还没等周竹反应过来,这活死婴冲到自己腿边狠狠咬了一大口,好悬没把肉咬掉一块儿。

“嘶……”周竹一低头,却发现活死婴已经一溜烟不见了。

速度好快……周竹抓了抓拳头,迅速扫视着四周的情况。

这活死婴瘦小的体型再配上它灵活的身躯,在这昏暗的荒林里找它,无疑是大海捞针,还是一根有着自我意识的针。

而且周竹刚刚没有伤到它分毫,猩红气息起不到作用,冒然顺找活死婴只能是两眼一抹黑。

周竹回想起系统对活死婴的描述:它还是一个非常专一的怪物,被它盯上的人类,最后都逃不过被它寄生的结果!

他明白,这是一个不能轻视的敌人,自己以后的时间要多加小心了。

或许可以说是好奇心害了他,但周竹自己内心深处并不这么认为。

初来乍到一个新地方,而且是完全耳目一新的异世界。

如果压制自己内心的探索欲望,甚至说不敢去探索,畏惧去探查,那么当自己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将会一头雾水。

周竹暂时还拿活死婴没办法,他只能来到女孩儿钱完成任务赚取积分。

女孩儿的表情非常狰狞痛苦,鲜血不断从圆鼓鼓的肚皮上的缺口处涌出。

“救我……”

女孩儿的脸色苍白,嘴唇已经没有了血色。

见到女孩儿这模样,周竹第一句话并不是关心她,而是问了她这样一个问题,“你是玩家还是NPC?”

“什么……什么意思……”女孩儿痛苦得声音都要从牙缝里挤出来才能发出动静了。

“那看来你就是NPC了。”周竹道。

周竹问这个问题没有别的目的,他只是想知道自己所处的这个异界里还有没有别的玩家。

“让我帮你摆脱痛苦……”周竹无奈地扶着额头,“这不是我的专业强项啊。”

周竹发现女孩儿此刻的四肢已经透出皮肤里的血管,颜色乌黑乌黑的,就好像被什么东西侵染了一样。

“呜,呜呜!”女孩儿双眼瞪得溜圆,那乌黑的血液已经充到了她的眼底。

难道说活死婴脱离母体加速了母体也就是女孩儿的死亡时间?周竹心想。

“呜!”

女孩儿咧着嘴巴,牙缝里也开始渗出黑汁。

如果没有这般折磨,凭借她原本的眉眼,周竹可以看出她是个水灵可爱的小美女。

只可惜在这异界中,除了小雪鼠这种可爱卑微的小怪物,其余的生物都可以踩在人类头上。

在现实社会中,漂亮的女孩儿会凭借自己的姿色博取大量好处与优待,以及别人跪在地上求都求不来的人脉关系。

但是在这个异界社会中,没有人会怜惜女孩儿的容貌,怪物们不会审人类的美。

它们只知道人类最卑微,最低贱,在它们眼中,人类就是玩具。

周竹在内心中默念了一遍那条任务:想办法让女孩儿不再痛苦……

想办法让女孩儿不再痛苦……

周竹猛地吞了口在舌苔上囤积已久的唾液,拿出猩红手术刀,紧握住刀把,内心做着某种纠结。

看着女孩儿痛苦失声的模样,周竹用另一只手捂住女孩儿的眼睛。

握刀的右手将刀刃放到女孩儿脖子上。

同为人类,哪怕这是个NPC,周竹也有不小的难过。

但是没有其他的法子了,杀了她就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任由其躺在这里感受着渐渐消亡的痛苦,倒不如直接让她死得痛快点。

“对不起了,这是我唯一能帮你的方法。”

“也是你唯一可以接受的方法。”

“放心,刀很快的,不会有痛苦。”

女孩儿的嘴巴不停地颤抖着,她听见周竹的话,内心极度恐惧,但她没有做出任何反抗的行为。

因为她清楚,周竹真的是在帮她摆脱痛苦。

周竹深吸了一口气,将刀刃飞速推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