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猎手
  • 猎物人
  • 鳄龙咆哮吼
  • 1390字
  • 2022-05-18 21:46:33

一个人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里进了一座山。

第二天,早晨六点,天色微明,大雪初歇。这是入冬以来第一场大雪,经过一夜的准备,大山终于换上了冬季的厚白棉袄。一只梅花鹿在雪地中若隐若现。

只听砰的一声,梅花鹿随即倒地。与此同时,藏在雪中的猎人嘴角上扬,抓了一把雪放到嘴里咀嚼起来。猎人站起身来,抖了抖身上的雪,将猎枪跨到背上不紧不慢的朝鹿尸走去。

“孩他娘,快开门,把鹿宰了下酒喝!”猎人将鹿尸托到家门口说。枪子打在鹿头上,鹿的身体却完好无损。“来啦,来啦。这大雪天的,还真让你逮到猎物嘞!”那老妇人双眼肿胀,略显疲劳,却仍做出兴奋的声音,快步朝门走去。“大雪封山,梅花鹿饿了一晚上,雪一停能不出来寻食?咱天不亮就埋伏在雪里,就等这饥鹿上钩呐。”猎人说话时颇带些得意,眉毛叛逆的微微扬起,本就挺高挺的鼻梁显得更加英气。

猎人将鹿拽进厨房用刀大肆挥舞了一番,当砍断两只鹿角的时候,第一次带着小儿子去打猎的情景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

“阿爹,阿爹,你要带我去哪里呀?”小儿子骑在猎人的宽厚的肩膀上不无兴奋的说。

“阿爹带你去远方……”猎人故意停顿挑逗。

“啊?远方是哪里呀?”小儿子天真的问。

“去远方的山上。”猎人补全了回答

“那去远方的山上干嘛呀?”小儿子把嘴贴到猎人的耳边,睁着两个灯笼似的大眼睛仍不依不饶的追问。

“哈哈哈,带你去山上打猎,等阿爹打到猎物,晚上让你阿娘给咱炖肉吃。”猎人在小儿子的小脸蛋上轻轻的掐了一下。

不一会,二人来到了山上,山坡上绿草如茵,有两只梅花鹿在草地上啃草,一公一母。

“阿爹,阿爹,你能打到那只公鹿吗?”

“当然可以啦。”猎人爽快的回答,“你咋不说打母鹿呐?”

“公鹿有角,我要看看是公鹿的角结实还是阿爹的肩膀更结实。”小儿子调皮的答道。

“好!”猎人微微一笑,眼里射出爱怜的光芒。

“这公鹿角可真大嘞!吃饱饭后你给送到中药铺子去换些银两。”老妇人打断了猎人的回想。“咱家又不靠它过活,卖它作甚?能卖几个钱!”猎人略带愠气的责问。“哎呀,能卖多少算多少吧。”老妇人仍在坚持。猎人有些疑惑,平时鹿角都当柴火烧的,今天这是怎么了,想起卖鹿角了?家里虽不算太富裕但也能过活啊,不至于为了那碎银几两去卖鹿角啊。老妇人脸上少了一些和蔼多了些无奈。一张夹杂着几分失望和几分委屈的脸颊立在猎人对面。猎人稍作思索说:“儿子又回来啦?!”

老妇人抿了抿眼睛,用力且缓慢的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人呢?为什么我没见到他?”猎人身子微微向前倾斜,盯着老妇人急切的发问。猎人的儿子从小不学无术,却精于猎术,凭借这一点,深得父亲的喜爱。长大后便厌倦了大山的打猎生活,于是背着父母进了城里。在此之后,他沉溺于赌博,起初他时来运转,逢赌必胜,越发的不可收拾。后来胆子俞大,小赌小闹已经产生不了兴趣,于是和几个酒肉之徒豪赌起来。终于在一次赌博中输光了所有积蓄,血本无归。但他仍旧不死心,想自己必能重振雄风,赢回本钱。接着又赌了几局,却屡赌屡败欠下了一屁股债。无力回天的他只得再次回到大山让父母替其还债。回到山里,猎人闻之此事火冒三丈,怒气冲冲的扇了儿子两个耳光,扬言不认这个儿子。最后还是老妇人劝说,用迎娶儿媳的彩礼还清了债务。父母俩以为此事之后小儿子便会继承父业,老老实实的待在山里打猎,没成想还不到一个月便又逃出深山。后来,猎人总是在空闲时独自一人发呆。

“昨天夜里回来的,待了一会就走嘞!”老妇人不无失望的回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