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印匙,芝麻开门

  • 无间诡道
  • 贬义
  • 2218字
  • 2022-05-19 17:21:07

诡庙迦南有强大的位移能力,在搜寻物品和捕猎等野兽行为上天然具备优势,虽然没弄明白这些诡怪的家伙得来的【印匙】有什么功用,但它们希望获取更多这种想法是显而易见的。

再联系‘这个世界’,‘离开’等字眼,似乎它们也不是那么肆无忌惮。

明明有诡庙迦南这个好用的交通工具,却因顾忌什么而放置它在隐蔽的山林里,三个个体独自在外。

低效求稳。

再听下去,那个金发西装这次放缓了语气:“迦南,这个世界的信标,在黑金所最近更新的星图上都还没有点亮,我们完全不知道这里的力量格局,信息不明,你最好收收性子,这样吧,在之前说好的分配上,我个人再让出三成给你,你就别为了这些不值得的东西冒险。”

诡庙里没有声音回应,但也没有反驳。

这让三个人形的诡怪表情有些无奈,因为你没法从一个没有脸,表达支吾不清的东西上看出它的情绪,就算它们几个都是生命形态特殊的同类也是如此。

就当它明白了吧。

“休息得差不多了,这次换个地方,我们继续。”

金发西装像个头目,他决定了之后另外两人顺从地跟上。

沉默的诡庙一阵颠簸,再停下时,三个诡怪立刻出门,各选方向散开。

一时间,屋子里又恢复了冷清的状态,可能是听进去了金发西装的话,这次安静下来后,庙里庙外似乎隔上了一层膜,外界的声响变得细不可闻,躺在地板上的陈谷感觉像是进到了桑拿房里,静谧和死寂压在了他的思想上,但和蒸桑拿的愉悦不同,他此时冷如冻肉,另外,他的胸口确凿落进了灰。

这让陈谷很烦躁,他想到,死亡有时候并不能带来永恒的安宁,更加可悲的是他只死了一半。

“迦南?”

他试着用听来的称呼,喊了一下诡庙。

运气不错,它回应了。

“嗯?”

“做你的仆人,就是变成之前白雾里那些僵尸吗?”

这算是陈谷当下最关心的话题了,他很清楚,自己一介弱鸡,活着的时候不明不白地被诡庙轻易弄死,死后想反抗就更难了,所以,人之常情,他选择苟怂。

想咨询一下待遇的陈谷得到了让他失望的回复,五险一金果然是没有的。

“对,我的....仆人,都...受我驱使。”

“可他们都快烂了,平时不保养的吗?”

陈谷痛心,那些个僵尸浑身没有一块好皮肉,走路都用爬的,动不动就掉渣,他由衷拒绝这种归宿。

可诡庙表示,你见识少,不懂资本家的手段。

“烂了...也能用。”

说着还演示给陈谷看。

地面抖动,石砖和泥土分开,一层厚实的白骨地基展露在陈谷面前,那些参差交错的骨头什么类型都有,长的胫骨,圆的颅骨,碎的,断的...在一种奇特的力量作用下,它们聚合成一整个扁平环条,像极了机械中的履带。

这种拖拉重物行进的腹足结构,还别说,抛开它们瘆人的外观不谈,挺有工业美感的。

地面重新合拢,在陈谷快要绝望的念头下,诡庙却表达出了一个疑惑。

“可你没有心...不完整...做不了我的仆人。”

“这样啊,那太可惜了。”陈谷嘴角咧起,“看来,你只能找个风水宝地把我挖个坑埋了。”

“风水...宝地,这里吗?”

身下的砖石重新裂开,诡庙的地基在欢迎新零件。

“别,不是。”陈谷用出好不容易攒出来的力气,手指头都扣紧了砖缝里,这才让自己的一百多斤没掉进骨头堆中。

“啊,风水宝地要前水后山,左松右柏.....上面不能压得太厚,不然我睡不安稳的!”

他的呐喊可能起了作用,诡庙又合上了地基。

“可当不了...仆人,那你还有...什么用?”

灵魂的叩问,是啊,你的用处是什么?

人活在社会中,作为庞大集体的一部分,要么遵循时代意志在其中找寻自己的工位,付出也好,挖墙脚吸血也行,都是他的一种存在方式。脱离集体后,他倒是没想到还需要构思自己的作用,且是单方面付出迎合他人那种。

太憋屈了,我拒绝这种人格侮辱,哦,没法拒绝。

“我能陪你说话,瞧,我们聊的多开心。”

陈谷终于爬起来了,他重新躺好。

“我不...开心。”

诡庙表示我们不是同一物种,你不懂我的开心。

惠子问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可以狡辩。但如果是鱼问庄子,你知道我乐不乐?庄子就得思考用什么方式打死这条鱼,因为问题的答案已经不是出在言辞上,它是那种客观对主观的无力,正确答案只由对方心证。

好在交流的灵活之处在于,你无法回答它,却可以绕过它。

“你不开心,不是因为我,而是别的原因。”

陈谷笑了,他也不能哭不是,努力地让自己亲切些,没准目的就达到了呢?

“什么...原因?”

诡庙可能是个资本家,但他和人说话的次数一定不多。

“你的同伴不让你自由。”

这个挑拨很粗糙,陈谷却还是这么说了,他承认这有赌的成分。

“自由...是什么?”

“自由啊,那是所有生命最本能的追求,是理想,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它曾鼓舞无数年轻人奔向大海,挂起的骷髅旗遮蔽住伟大的航路.....也让一个庞大的国度充斥暴力,歧视,有色人种时刻遭遇命运的不公甚至虐待.....它虽然是虚构的主义,可落在实体上就有了万钧的质量。”

诡庙沉默着,不是被震撼道,显然它没听懂这些屁话。

陈谷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主动进行了翻译。

“就是你想自己去找那种【印匙】,可你的同伴们不止不让你去,还让你找个角落乖乖呆着,所以你不高兴,对了,【印匙】是什么,很珍贵吗?”

疑问提的不经意,虽然这座诡庙可能是觉得陈谷落到它的碗里蹦跶不能,一贯对他的话没太多防备,但他还是采取了委婉委婉再委婉的方式试探。

“它是...进入这个世界的钥匙,能卖掉....换宝物。”

诡庙很单纯,陈谷直咯噔,他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现在那三个诡怪没回来,如果不趁这个时候多问,再拖万一出变故就麻烦了。

“哦,你们果然是从其它世界来的,路远吗,而且你们既然都能进来,还要【印匙】干什么?”

“远...只有我...能进来,它们...得跟着我,有【印匙】,就容易了。”

“哈哈,你好厉害,居然能随意进出其它世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