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蛇虫作宴

  • 无间诡道
  • 贬义
  • 2362字
  • 2022-05-19 15:52:00

“他们都是被你吃掉的吗?”

陈谷没抬手,不过他觉得对方应该知道自己话里的“他们”是指谁。

那个声音很快回应了,依旧含糊混沌,像是从画外传来的旁白。

“他们…自己走进我肚子里面来的。”

“肚子,你是说这座屋子是你的肚子?你是变成这座庙的样子吗?”

陈谷躺着的角度正瞧见头顶的房梁横柱,与初见时的平凡庵堂比起来,此时的画面渐渐褪去了某些滤镜似的遮掩,那些个木头仿佛覆盖着一层白壳,填充顶棚的草垫与肉膜无异。又侧了侧头,四周墙壁上的绘像也开始幻化,从原本画上去的颜料朝身体纹路变形,屋架子还是那个屋架子,可奇诡的风格已不是人间该有的了。

“我...就是....庙。”

古怪的答案,一座庙,竟然开始吃人。

话题就此打住,陈谷倒是想继续开口,他还有很多疑问在心里:比如他自己此时的状态,是没死透还是没死完;能不能把他的胸口缝起来,这么敞着容易落灰......可这座诡庙突然动了起来。先是一阵颠颤,从屋顶,柱子,包括陈谷此时躺着的地板转头,齐刷刷地翻涌着,收缩,伸展,像极了某种软体虫类。

它在移动。

不知多久,动静小了下来,屋子又重新舒展肢体恢复成原先的布置,连门口的白雾都消散一空,将外界的光线漏了进来。

躺在地上的陈谷突然听见喧嚣的人声,汽车鸣笛,电子音乐的旋律。他费劲地支起脑袋,门外此时哪还有青山树荫,白云苍狗。一条幽深的巷子浮现,两侧的石灰墙壁上涂写着一些文明标语,巷子口是竖起的电线杆,马路上能看见来往的人群,红绿灯。

这是出现在了某个城市的小角落。

空间移动?

“你是要来吃人吗?”

陈谷眼神微动,他故意这么问道。

“...不...我来接....同伴。”

诡庙出奇得老实,陈谷问什么,它就一五一十地回答。

果然如诡庙所说,不一会儿,几个身影就从巷子外找到了这里,他们一眼看去十分寻常,但凑在一块就格外招人眼球:一个穿黑西装带墨镜的英伦男士,一个温柔款款的中年女人,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

三人踱着步子进到庙里,大门砰得一声关上。这次没感觉到诡庙蠕动位移,可陈谷直觉它已经不在原处。

“迦南,你怎丢个死人在门口,送给我吃的吗?”

那个小男孩蹦蹦跳跳第一个进到中堂,它抵着脑袋,黑色的眼珠子熠熠发光,一条长满肉刺的灰白长舌从裂开四瓣的下颌伸出,就朝地上动弹不能的陈谷卷来。

诡庙没有阻止,陈谷急了,死则死矣,这么糟践可不行。

“住口!”

小男孩被陈谷突然开口说话给惊到了,舌头快速缩回,一下子打在了下巴上,喉咙里发出咿的叫声。

“这东西没死?”

它用‘东西’来指代地上的陈谷,因为它一贯知道,可以吃的‘人’不是这样的。

是的,此时陈谷一副血肉剥开空心烂肺的样子,却依旧能发声,懂说话。

就像它们一样。

“什么没死?”

妇人紧接着跨入,它直直地超前走,直到高跟鞋踩到陈谷身上,好像才发现地上躺着东西。用脚尖拨了拨陈谷的头,看到他眼睛能眨嘴能动,这才对着空气问道:

“迦南,这是你的新仆人?”

“没...做好,他....没有心。”

诡庙的话引起了两个诡物的好奇,但碍于这个没有心的家伙已经被迦南盖了章,落了款,它们也就挪开了注意。

直到西装男走进屋子里,他没对地上的陈谷表达出任何关注。

“好了,我们坐下吧。”

从一开始陈谷就感觉不对劲,直到这个男人嘴里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传来,他彻底迷茫了,这三个家伙包括这座诡庙,竟然都用汉语在交流。

“那个金毛墨镜怎么看都不是本土妖怪。”

光线一瞬间就被掐灭,白雾遮蔽,不知谁从何处搬来了一套桌椅,在屋子中间摆好,各个落座。

“大家都累了,先吃点东西吧。”

一阵瓷器的脆响传来,叮当,刀叉拍好,咕咚,咽口水的声音响起。

这动静让陈谷的心....他没那东西了,总之,注意力被调动起来,但最坏的情况并没发生,三个家伙没把他从地上摆到桌上的盘子里。

反而是陈谷旁边的地板裂开了,一个地窖入口出现,白雾重新弥漫,他便看到一个个玻璃瓶从里面被虚托出来,瓶子里装着液体,充满美感的色彩溶解在其中,晃动间一片斑斓翠绿,透过一些半透明的气泡,液体中浸泡的东西显露了出来:长条状的蛇,虫,或者一些布满触须的软物。

“我要吃上次抓的那条蛇,以形补形。”

舌头很长的小男孩率先点菜。

“那我就试试虫子吧。”

“好,你们把盘子递过来。”

“吱吱。”

“吧唧,吧唧。”

三人吃饭的动静很大,除了嗜咬咀嚼的声响,发出最大声音的是它们嘴里的菜,那些蛇虫泡了很久却还活着,然后从瓶子里被抓出起就开始挣扎嘶鸣,落到三张贪婪的嘴巴里起哀嚎和痛哭声从没停下,这三个残忍的家伙似乎把菜品的哭嚎当作调料,越吃越香。

一些皮骨被吐在地上,落到陈谷的脑袋旁,他那失去感官的鼻子,却从那些嗟来的碎骨肉里嗅到了一阵腐臭的香味,那滋味深深地勾起了他的食欲,呕。

他很恶心。

这场用餐花了不短的时间,直到外面的白雾被黑暗覆盖,诡庙里撑起了几盏烛火和油灯,三人才心满意足地停下。

“好了,我们说正事,别让迦南等久了。”

小男孩人小胃口也小,它这么说也算有趣。迦南作为一座庙,进食方式和它们不同,三人吃饭它只能看着。而这种餐食还都得它从存储的地方搬出来,仿佛侍应生。

垃圾被清理干净,桌子边上三人交谈起来。

“这次出门,我找到了四个。”

叮当,有什么金属小零碎被丢到了桌子上,位置太高,陈谷看不见,他竖起耳朵去听。

“我多一点,有六个,你呢,约翰?”

妇女略显得意,然后挑衅地问向西装男。

“十个。”

“嚯嚯,不愧是你啊,可靠。”

小男孩怪笑着什么,可能是这笑声过于刺耳,也可能它说的话引起了妇人的不满,对方阴阳怪气了一句:“我只是运气差点而已,选的方向人太少了,不然我也能多弄几个【印匙】。”

“我....十一个。”

迦南的声音隔了许久才响起,大家愕然。

“你可是被安排留守的那个!”小男孩瞪大了黑眼珠:“我记得你平常不都是特意避开人,只在一些偏僻的山野里呆着吗?”

如果小男孩是震惊,西装男就严肃多了,他的语气带着很深的不满:“迦南,你得清楚,进到这个世界的我们是一个整体,而掌握离开方法的你,是最不容有失的那个,你得小心些,万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