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迦南古刹
  • 无间诡道
  • 贬义
  • 2058字
  • 2022-05-18 05:20:08

呼。

呼呼。

“还是吐不出气,看来我真的死了。”

陈谷用一只手兜在自己嘴巴下面,努力地吐气,却连一丝白雾也无。又摸了摸自己的胸膛,虽然做出了呼吸的动作,可那儿根本没一点起伏。从兜里掏出手机,举起来四周晃了一圈,没信号,好吧,他是想用相机给自己的脸拍张照确认些什么,但他最终还是没敢解锁。

“丑样还是不要看了。”

哪怕感觉不到,但他知道自己头上这会儿一定有个窟窿,那是自己的死因,而为什么那个窟窿会出现,他抬起头,转了一圈。

“好好的一间寺庙,为什么房梁会砸下来?”

是的,他此时正处在一间古老的宗教场所里。

向周围看去,圆木的承柱斑驳落漆,红帷垂下,四壁上绘有诸佛菩萨的立像,观音、文殊、普贤、地藏......或坐莲台,或乘瑞兽,神态祥和,目含般若,大殿中央本该尊崇的佛祖如来并没出场,倒是那空荡荡的莲花座上留有一滩血迹,正是陈谷方才爬起来的地方。

再往身后进来的大门看去,这扇方便之门此刻一点也不方便,浓郁的白雾已经将它包裹,让里面的人看不清外面分毫。

“所以,我为什么还活着?”

陈谷疑惑这一点,“如果这里就是人死后的世界,怎么没见到其它鬼?”

想不通,但陈谷莫名觉得能接受这种离奇的设定,因为这间寺庙本就神秘诡异。

它是突然出现在陈谷面前的。

时间往前推一个小时,陈谷正在南方某个山中小镇旅游,这是他的爱好,作为一名绝症患者兼孤儿,他喜欢把自己的剩余生命贡献给美好的人生旅程,见识各样风景,人物,踩踏光阴,这很惬意,也很闲适。

于是,当他清晨在小镇附近的矮山上散步,突然发现面前的树丛摇晃,然后从土地和草木间,一间陈旧的寺庙硬生生从土里长出来时,他直觉这地方很危险,心里的冒险因素却驱使着他走进其中。

“难说是我自己想进去,还是这寺庙想我进来。”

庙里的景象与他曾经游玩过的一些名山宝刹不能比,小格局的布置,进了大门,一条卵石铺就的道路直通中堂,算不上殿宇的中堂里连石像都没有摆位,只墙壁上用彩墨绘了一些画像,中央倒是有个供台,可下方没有蒲团,可能是上面也无神可拜的关系。

鬼使神差的,陈谷起了促狭的心思,他进到中堂里后,瞧着上方空荡荡的石台,忍不住一步两步跨了上去,果然,神佛不喜欢这种僭越,他刚站上别人家的宝座,就天降横梁到他脑门上。

这就是他生前最后的记忆。

“这层白雾里,该不会就是我往生的路吧?”

可能是他一贯心如止水,此时竟然很平静地接受了现实。不是他情绪控制能力强,字面意思,他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早替换了人工心脏,胸腔里多少年没东西蹦跶了。

想到就去做,陈谷走到门边,朝白雾里迈进一只脚。

变化从此刻突然出现,那些诡异的白雾像是被他的腿激发了,一瞬间活了过来,化作一条条烟龙朝陈谷身上扑来,然后在眨眼之间寻得了他身上的空隙,口,鼻....还有头上的窟窿,一种冰冷的感觉自他死后首次出现,让他恶心地不行。

白雾不断涌进,有的从上往下,还有的从下往上,总之,它们最终冲到了胸腹间,然后盘踞在其中,他的肝肺脾肾胃,四藏六府都被冻成一坨,只剩一个地儿....心,毕竟那里已经有个金属疙瘩占了位子。

“嚯.....”

这难以言说的刺激让陈谷忍不住挥舞起手来,可白雾哪会因为他的意愿停下,它们使劲朝那个疙瘩冲去,冲去......一时之间,它们似乎达不成目的,然后陈谷就看到瘆人的一幕出现了。

大门外俶乎间地涌旋风,白雾翻滚,影影绰绰的,一道道僵硬的身影从雾气中走出,那是一群什么样的东西:像人的那些,各个苍白干涸,鬼脸枯瘦;像兽的那些,俱都缺肢断尾,毛残皮破;这些东西挪着爬着,全都聚到了被白雾压制无法动弹的陈谷身边,然后,他眼睁睁地见到了这辈子最无奈的场景。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上次好歹是专家出手,器械齐全,你们也太糙了些。

这群东西扒开了陈谷的衣服,刨开了他的胸口,摘出了里面的那颗白色合成外壳的宝贝。

“全人工心脏EVTI,很贵,小心点。”

陈谷吐槽了一句,嘿,死中作乐,不愧少年。

是的,他一点都没带怕的,毕竟他清楚,和此刻摆弄自己的这群东西,他们属性一致,是同类。

并没有任何回应,这群死物比起陈谷要弱智得多,它们只赫赫地嘶鸣,摘下他的心脏后就将疙瘩一丢,重新爬回白雾中去。剩下陈谷在原处,一道道白雾继续从他打开的胸口往里面涌来。

不止过了多久,白雾终于停下了。

是那种没达到目的,不得已的暂停,很好理解,它们一定是想做一个完整的人体冷冻套餐,却因缺了一块而无法完工,陈谷由衷地为它们可惜,但不同情。

“下次继续努力,千万不要气馁。”

啪嗒,说风凉话糟报应了,白雾撤回,陈谷像一坨烂肉....不是像,他此刻就是。总之,他被摔在了地上,也不费劲去动弹,跌倒就躺着呗,他就硬挺挺地躺在原处。

“你....怎么.....没有心?”

这时,一个低沉,沙哑,犹犹豫豫的声线突然从屋子里传出,音节全都很奇怪,好似这句话的字眼是从石头缝里,木板隙里,丝线孔里,东拼西凑,你一言我一语,集合成了几个字词,造出的连续句。

“我的心早被人挖了。”

陈谷懒洋洋地回答,哪怕他认定这个说话的声音就是弄死自己的凶手发出的,也没带多少怨恨。毕竟,死都死了,当然选择原谅它......别让老子攒好劲爬起来,不然屋子都给你拆了。

“没....心也...能活?”

“多新鲜,没有嘴巴,你还照样能说话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