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章
  • 沿海8号
  • 木东缘
  • 2004字
  • 2022-05-17 21:54:51

我叫阿坤,我知道我也快活不长了,因为我杀了人,而且我杀的不止一个人。

那个晚上,跟我结婚两年的秀珠突然提出跟我离婚,还说嫁给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其实,我也承认我自己很没用,没能给我最爱的女人很好的生活。

我们结婚有两年了,秀珠一直是个顾家的好妻子。我是一个农民,没有什么文化,当初娶秀珠的时候,我们家能拿出的聘礼只有家里的一头牛。但我和秀珠的确是真爱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个月以来,我发现秀珠的脾气越来越暴躁,说话都有些带脏字。

最严重的是前几天晚上,我因为收割回来比较晚,被她指责了几句。

“死阿坤,鲁又库弟爹鬼混去了(你又去哪里鬼混了),鲁栽不栽我今天差点婆钱买米了啊!(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差点没钱买米了)”(黎话)

秀珠带着暴躁的情绪对着我发泄出来。我没有说话,只是任由他一直骂我。

“喂,我讲话鲁听GI了没有啊!(我说话你听见了没有啊)”(黎语)

我委屈一脸的回头看着她道:“听GI了啊。(听见了啊)”(黎语)

“鲁听GI做咪婆做声啊!系不系又走库喝酒了啊?(你听见了为什么不吱声啊,是不是又去喝酒了啊)”(黎语)

我没有再说话,因为我很害怕她生气,作为一个家里的男人,没能保证自己的妻子吃饱饭,是我这个男人的失败。

直到某天晚上,我又因为收割回来晚了,不过我刚好带了秀珠爱吃的白切鸡,打算让她开心一下。可就在我进屋的那一刻,我隐约听到房间里有哼唧的声音。我静悄悄走去卧室门,透过门缝看到了自己的好兄弟阿狗竟然在跟我妻子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

我当下没有直接冲进去,因为我胆小,这种家丑的事情我不想闹大,但也阻止不了我心里那一股恨。

隔天晚上,我跟几个邻居在镇上喝酒,喝到了半夜,回家已经是凌晨12点,秀珠竟然还对着我发脾气,说我又去喝酒,不理她。

她一气之下将家里的所有东西都摔了,还很气恼的跟我说要离婚。

我其实明白这些年,她跟我受了很多苦。确实,反正我跟她都没有儿女,不如趁早散了,好让她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离婚的一个礼拜后,我的好兄弟阿狗突然宣布要结婚了,我被戴绿帽子的事也变得村里人尽皆知。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恨,便在那天晚上喝了许多酒,脑子一昏头,直接带着一把收割稻草的镰刀跑去阿狗家。

我们这条村的结婚习俗很简单,下午吃酒席,晚上大多人都散席回各自家去了,我趁着他们洞房之夜打算去跟他们好好算这笔账。

勾引我老婆不说,竟然还敢在我眼皮底下结婚。

我沿着家门那条路,旁边再过去一点就是麦田,周围还有一些村里的村民种的野菜,平时大多数人都不爱去集市买菜,因为家里有条件种菜的都省了买菜钱,但肉食类还是得买。我家虽然是穷人家,父母也比较早走,但起码还有一个对我很好的陈阿婆一直照顾我,陈阿婆算是我大姨,虽然不是亲的那种,但陈阿婆跟我娘是好姐妹,按道理来说我得叫她一声大姨,但陈阿婆不喜欢我叫她大姨,偏要我叫她阿婆。

所以啊,我就一直叫陈阿婆为阿婆。

可不凑巧,那天我喝醉去阿狗家路上的时候竟然碰到了阿婆。

“阿坤,库弟爹啊?(去哪里啊)”

陈阿婆在我左边突然出现,我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被她突然出现吓一跳。我是村子里最胆小的男人,夜晚也是不敢一个人走路。

可能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吧,胆子也比以往要胆大多了。

“阿婆,我啊,我……”我立马编了一个理由来说,“我库菜头家摞点牛肉,(我去菜头家拿点牛肉)好明天做饭!”

“唉,苦命的孩子。阿婆栽秀珠跟你离婚了,(阿婆知道秀珠跟你离婚了)阿婆也栽鲁心里不痛快!(阿婆也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去吧,去吧。”

阿婆突然说着说着便哽咽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心疼我被秀珠抛弃了吧!

我家距离阿狗家并不远,我当时也是照着熟路才迅速赶到阿狗家,刚好就在阿狗家卧室的窗边隐约听到了秀珠的说话声。

“唉,我终于脱离那死鬼阿坤了,当初嫁给他要不是因为他家那块地皮值钱,我才不会跟他吃苦呢!”

旁边阿狗道:“其实啊,我以前早就喜欢你了,要不是因为阿坤是我兄弟,我早就娶你过门了!”

“死鬼,现在也不晚啊!”

“但是,我有一个疑惑,你为什么突然要跟阿坤离婚啊,而且连地皮都不要。”

“那是因为阿坤家那块地皮根本不是他自己的,也不是阿坤他父母的。”

“啊,那……那是谁的?”

“那块地皮是陈阿婆的,当时阿坤的父母暂住在陈阿婆家,后来陈阿婆的丈夫的侄子因为移*国外去了,所以那块地皮就拿来盖了一个房子,然后就被阿坤父母拿去住了。”

“原来是这样。”

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听说我家的那块地皮竟然不是我的。那陈阿婆一直在骗我!

当夜,我趁着醉酒的那股劲,直接冲入阿狗家将阿狗给砍了。我本来不想伤害秀珠的,可秀珠那贱女人竟然敢护着那野男人。

我当时一气之下,不受控的将镰刀头捅进了她的腹部位置。

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既然秀珠都被我杀了,所以,我也没有想活在这世上的念头,便也手持镰刀割喉倒地了。

我依稀记得,在我闭眼的那一刻,我透过窗户看到了类似流星划过,还看见了一个人影,可能是因为我即将要死去的原因吧,头昏产生的幻觉。

之后的事情,我便不知道了,我好像与这个世界断绝了一切联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