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46.首相的苦恼(4)

“原来……是这样。”

“所以,希望你能明白,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这也是为了工作好。”

“我明白了,谢谢你们。”

“我还要去个地方,先走了。大家辛苦了。”

(……的确,如果书店都关门了,那也无从找起了……)

我突然很想喝那个奶昔,于是便与大家分开,去了弗朗明戈。

“咦?你不是昨天的……”在门口等候时,突然一道男声从旁边响起。

我单独见到鹭泽累时,第一句话是询问伤情,“啊……鹭泽先生!你的伤势还好吗?身体状况呢……”

“很遗憾,头上有个小肿包。”

“肿包……”

“但我已经让内科医生的朋友看过了,没事的。我反而还觉得只受了这点伤算幸运了。”

“……这样啊。不过,你没受什么严重的伤,我也就放心了。”

“先不说这个了,今天你一个人吗?我看你穿着制服……是刚刚下班?”

我回答他,“是的。”

鹭泽累沉默片刻后,邀请我共进晚餐,“那个,要是……

你现在有时间的话,不介意我和你同坐的话,让我请你吃点什么吧?”

久世鸫:“咦!”

“作为昨天的谢礼。”

我委婉的说着,“谢礼……那天我什么也没做啊,那是我的本职工作。”

“可你不是赶过来了吗?”

我告诉他,那是本能反应,“听见有人惨叫,谁都会赶过去查看的。”

他质问道,“真的吗?可那时候赶过来的,不是只有你们几个人吗?”

“只是那时候而已……”

似乎被鹭泽先生误会了,“当然,说不定只是其他人没有注意到,但应该,也有人会因为害怕或是事不关己而无视我的呼救。”

“可能……是有这种人,但……”

他质问我,“还是说,你讨厌和我这种人同坐?”

“也不是讨厌……”

“那就当你答应了。”鹭泽先生微笑着告诉店员我们是坐在一起的。

(这反而让我有些内疚了,但我也想再问问他帝都大学的事情……)

于是我们被带到桌前,相对而坐。

他开口询问道,“想吃什么随便点吧。”

“好,但是……真的只要一杯饮料就好,饭钱我会自己付的。”

“不用这么客气哦?”

“有你这份心意就足够了。”

他夸奖了一句,“……我明白了,你真是一名谦虚的女性。”

等待上菜期间,看着坐在对面的鹭泽先生我突然意识到。

(半个月之前,我一定无法想象自己一日三餐都和家人以外的男性一起吃吧。)

自从鹟发生事故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剧变,但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这种自由的感觉并不会令我不快。

他突然想起来有件事忘问了,“咦?说起来,我还没问你的姓名吧?”

“啊,对哦!我叫久世鸫。”

“容我重新自我介绍,我是鹭泽累,请多指教。话说回来,昨天我真是受到了惊吓,没想到自己也会遭遇那种事情。”

我反问一句,“学校里那种传闻传开了吗?”

鹭泽先生回答我,“嗯……当然,我并不认识所有人,只是在教室或者别的地方时,时常会听人议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