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04.序章

『花之集』是『名媛界』这本杂志不定期连载的故事——说是在女学生当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不为过。

我也完全沉溺在这围绕各种花的美丽故事当中,辍学之后也仍在继续看,这次是怎样的故事呢……

我略微紧张地开始阅读,却看见某一句话时倒吸一口气,『我听说,薰子大人要结婚了。是和哪位男性?』

『啊……』

只是故事无足轻重的一句对话,对于今天的我来说,却太过沉痛。

脑海里浮现出,弟弟跑出房间,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我讨厌姐姐!”

久世鸫:“鹟……”

尽管我辩解自己无意隐瞒,但我的确迟迟没能告诉他。

久世鸫:“结婚啊……”

不只是我一人,就像我告诉管家的那样,我的同辈当中,有许多人已经与父母定下的对象结了婚。

但我内心仍然如此沉重,大概是觉得自己被卖出去了一样吧,然而——我却只能接受,因为这样便能拯救这个家。

“抱歉,鹟……”我对着弟弟轻声道歉,虽然他根本不在这里,现在的他一定还在自己的屋里赌气。

但好好说的话,他应该能理解……他也一定能理解的。

在雨月堂买过手指泡芙后,我等待车来接我途中。然而不远处似乎发生了什么骚动。

不久后,两个慌张的男子,朝这边跑了过来,“喂,快!首相的儿子要自杀可是个大新闻!”

(……!?)

记者同事猜测着,“我知道!可怎么会……这不会也跟『那个东西』有关吧?”

路过的记者说着肯定的话语,“我敢打赌一定是这样!我们要赶快趁jc把事情压下去前查清楚!”

(自杀……?而且他们说的话听上去也不对劲啊……现在的首相……应该是鹈饲昌造。是说他的儿子……)

我不禁看向了冲入人群中的记者们,然而,他们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来接我回家的车取而代之出现在眼前,虽然心怀疑惑,但我还是坐上了回家的车去了。

——

久世鹟:“!?”

“鹟!?”

当我打开房门,便看见鹟怀里抱着好几本书并指责他,“鹟,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在的时候,不准擅自进我房间吗?”

久世鹟:“……”

看向他怀里的书道,“而且……你手上的是我桌上放着的旧书吧?你也知道,我现在正在整理书库。

这些书年头不小,可能有些装订已经松散,或者纸张变得脆弱,翻看是一定要小心。”

久世鹟:“……”

鹟没有应声,只是沉默地走出房门。

我对他喊了一声,“……鹟!我给你买了汀紫鹤老师新书和雨月堂的手指泡芙,等会给你送去!”

尽管,我冲他跑走的背影这样喊着,他却头也不回,在我的记忆内,他从未生气到这个地步过。

“……真是的,果然是我太宠他了。”我又深深叹了口气。

我来到弟弟的房门外敲打着,“鹟?你在吗?我开门了哦。”

“……鹟?”

管家烤制的热松饼,我买来了手指泡芙与书,还有泡好的红茶。

将这些装进托盘后,我来到鹟的房间,只见他失神地站在屋子正中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