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带孩摸鱼中

一个小孩子推开房门,里面是一个熟睡的大人,大人听见推门的声音翻了个身,“狗蛋,天亮了?”

“是的,师父。”被叫狗蛋的小朋友乖巧的回答到,对这个名字没有丝毫不满的样子。

“那你自己去学堂,饭菜热一下就可以吃了。”女人再翻了个身,饭菜是昨天晚上做好的,现在天气冷,过夜不会坏掉。

狗蛋关上门,内心嘟囔了几句,“每次都叫我早上喊你起来,喊你起来了你又不起来。”

厨房的灶台的地方有个小凳子,狗蛋一般是用那个凳子去蒸饭菜的,他现在才5岁,站不到那么高。

吃完饭,狗蛋就出门了,他去学堂的路上看见其他小朋友,就走过去和他们打闹在一起了。

这条路上都是熟人,街坊邻居都是一些热心善良的人,每次看见他们都会给他们一些小零食,他们基本上都是开铺子的。

所以这些小孩子的父母都是很放心让小孩子一个人去学堂,路上的街坊邻居看见他们来了,也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他们一起。

这么说的话,你们肯定以为这有很多小朋友吧,那肯定是没有那么多的,实际上也就五个孩子,加上一个大一点的小男孩。

“狗蛋,上次夫子说的话你给你师父说了没啊。”其中一个小男孩问狗蛋。

狗蛋想起来,昨天去学堂是他第一次去,夫子问他叫什么,他说自己叫狗蛋,本来以为会有嘲笑的声音,但是狗蛋抬头看见夫子皱了一下眉,眼神并没有看不起他。

“夫子,这个名字有什么问题吗?”狗蛋是知道的,这个名字不好听,况且这里也算是这个国里比较繁荣的地方了。

夫子摇摇头说,“有些地方,因为孩子的命格太弱,多灾多难,会先取一个小名,大了再取大名,不过你已经五岁了,也是可以取大名了,回家记得给你的父母说一说。”

这些话也被其他小孩子记起来了,他们今天看见狗蛋,就问了一句,狗蛋摇摇头,“还没。”

狗蛋想起来昨天晚上,自己刚要给师父说的时候,师父就回房间了,看起来有点疲惫的样子,“师父昨天很早就休息了,我没来得及说。”

“啊,可是你现在顶着这个名字也不是什么事儿,你今天晚上一定要给你师父说啊!”另外一个小孩说。

狗蛋和他师父来到这个地方才半个月,不过狗蛋和这些小孩子已经能够玩到一起了,狗蛋的师父和街坊邻居也相处和睦。

“好!”狗蛋点点头,他其实是师父捡来的,现在只能隐隐约约记得到当时的场景,加上后来师父的描述,能够大概回忆一下。

当时狗蛋应该是个小乞丐,不知道父母是谁,他是有个正经名字的,师父路过给他了一点东西吃,他就一直跟着师父,因为他太小了,抢不过其他人,要是没有师父,他大概早就饿死了。

师父看他坚持的跟着自己,也没有办法,就收留了狗蛋,在来到这里之前,狗蛋和师父在一个地方待不了很长时间。

直到一个人指着狗蛋说,“这么大的孩子,该到了上学的年龄了。”当天晚上,狗蛋师父便将铺子卖了,到这个地方来,买下一间新铺子,顺便给狗蛋报名了学堂。

狗蛋是有正经名字的,他有一块玉,一直佩戴在自己的脖子上,不过很长,一般在衣服里,一般人是看不见的。

狗蛋师父发现狗蛋的玉的时候,对着上面的字念了出来,“顾玄参,挺好听的名字的,以后你叫狗蛋吧。”然后狗蛋就叫狗蛋了。

狗蛋上完学堂回到家里,铺子这个时候一般已经关了,狗蛋的师父很懒,一般铺子就卖些新鲜的小玩意儿,很早就会关铺子。

“回来了?”饭桌上摆着饭菜,很香,狗蛋的师父坐在饭桌上,笑着看着狗蛋。

狗蛋去洗了个手,坐上椅子,“师父,夫子说您该为我取个大名。”说起来,狗蛋觉得很奇怪,从来没看见过师父做饭,但是每天都是有饭菜的,还很好吃。

“顾玄参吧,这不是你的名字吗?”狗蛋的师父夹了一口饭菜,漫不经心的说。

狗蛋一愣,“师父你当初不是说,这个名字不要被别人知道吗?”他还是能够记起来一些的。

狗蛋师父一愣,挠挠头,“也是,等一下,我想想。”

狗蛋乖巧的扒拉着饭菜,他的师父在一旁想,“我姓问,你就叫问道年吧。”

“好的师父。”问道年愉快的接受了这个名字,“师父,我和你生活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是的,狗蛋就只知道师父姓问,因为很多街坊邻居都叫师父小问,师父是个年轻的女子,看起来比他们小,所以叫小问。

“问不入”师父扒拉一口饭,“你洗碗今天。”

问不入和问道年,每人洗一天碗,这是他们规定好的。

饭后,问道年洗完碗,问不入站在门口,他有点奇怪,“师父,一般这个时候你不是困了吗?”

问不入理了理衣服,“今天是灯会节,前几日隔壁王阿姨问我,能不能把你带出去玩玩,正好这一条巷子的小孩子一起凑个热闹。”

听见这句话,问道年的眼睛一亮,小孩子嘛,总是喜欢玩的,以前问不入也经常带着问道年去各种地方玩。

灯会上有很多人,几个小孩子凑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大人们跟在他们的后面,想买什么东西就掏钱买,都是开铺子的,也不会缺钱。

问道年这还是第一次参加灯会节,看着那些各种形状的灯会,挑了一个最喜欢的小兔子灯,问不入给他买下来了。

回到家,问道年就将兔子灯摆在自己的床头,问不入看着他这样,脸上不知道挂了多久的笑容,就像是看见自己小时候一样。

“好了,快睡觉了,明天还要去学堂。”问不入看见问道年激动的样子,出口提醒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