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或许我能延缓你的生命

温馨面馆门口。

万雪嫣安静的站着,带着墨镜、口罩和帽子;

不远处停着一辆保姆车。

车里有个老者透过玻璃窗户,远远的看着万雪嫣,眼神中充满慈爱。

老者的手机响了。

“老爷,小姐和那小子混熟了,小姐中午和那小子在一家小面馆吃了一碗面。”

“嗯,小姐独自吃了一碗面,连汤都喝完了。”

“对,小姐的心情很好,好久没看到她这么开心了。”

“那家面馆的资料,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现在经营面馆的是一对夫妇,男的叫江陶,女的叫孙娟,是那小子的亲爹亲娘;”

“小姐不知道那小子和面馆夫妇之间的关系。”

“好的,我一会就去尝尝面馆的面,呵呵。”

老者就是万雪嫣尊称的福爷爷,也是君六福。

挂掉电话后,继续在车里看着万雪嫣。

江枫从面馆走了出来,也带着口罩和墨镜,没办法,谁叫他现在太出名呢。

“万学姐,你找我啥事?”

江枫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万雪嫣。

直呼其名,显得太生分;

称呼万小姐,感觉不太文雅,毕竟小姐二字,在江枫的字典里不是什么褒义词;

称呼雪嫣,又显得太亲昵,二人似乎还没那么熟;

所以,思来想去,还是称呼学姐比较贴切,毕竟万雪嫣比江枫大两届。

“我问你,你学过医?”

万雪嫣认真的问道。

“没有。”

江枫很老实的回答。

“你们家有祖传的治病药方?”

万雪嫣又问。

“也没有,我家祖辈都是农民,没什么治病药方。”

江枫越来越迷糊了。

万雪嫣听后,变得很失望,心里忍不住埋怨老爹和君六福。

大骗子!

你们不是说江枫能治好我的病么?

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时,我高兴了好几天,原来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

江枫根本没学过医,更没有给人看过病,家里也没有什么祖传治病秘方;

他就是一个学生,顶多有些音乐天赋,仅此而已。

万雪嫣撅起小嘴,望向保姆车,心情很不美丽。

“万学姐,你怎么啦?谁惹你不开心了?”

江枫有些莫名其妙。

“没什么,我被福爷爷骗了,在生他的气哩。”

万雪嫣气鼓鼓的说道。

“别生气,老人家或许也是为了你好,虽然只见过他一面,但我能感受到他对你,很关心。”

江枫刚才在学校,见过君六福,他觉得君六福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

“好啦,不说这个啦。你下午去哪?”

万雪嫣转移了话题。

“去剧组拍戏。”

江枫如实回答。

“怎么去?开车么?”

“我还不会开车,只能打车去。”

“我送你吧。”

“不用,离得不远,打车就行。”

“还是我送你吧,你中午请我吃了面,我一会开车送你去剧组,咱们不该不欠,扯平。”

万雪嫣若无其事的说道。

好像在调侃,实际上却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把江枫送到剧组后,从此以后不再和他见面。

毕竟,自己只有半年寿命;

不久之前,老爸和福爷爷信誓旦旦的说,经大师指点,她的病,唯江枫能医治;

她信以为真,满心欢喜;

没想到认识江枫后,才知道江枫根本不懂医术;

不懂医术,如何医治自己的病呢?而且还是病入膏肓的重病!

上一秒的希望有多大,这一秒的失望就有多大;

但,万雪嫣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和江枫在一起很愉快不是么。

他请我吃一碗面;

我开车送他去剧组;

两不相欠,再不相见,也算圆满,不是么。

“好吧。”

江枫哪里知道万雪嫣的心思,妥协了。

只见万雪嫣打了个电话,没一会儿,一辆红色的豪华SUV缓缓驶来,停在万雪嫣身边。

从主驾上走出一个职业装女性,微笑着把车钥匙递给万雪嫣,转身离开。

“走吧。”

万雪嫣坐主驾,江枫坐副驾。

保姆车里,君六福用手机发了条消息:

小姐开车,送那小子去剧组了;不过小姐刚才貌似情绪不太好,不知道刚才他们俩聊了啥。

发完消息后,君六福打开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径直走向温馨面馆。

“老板,还有面么?”

君六福刚走进面馆内,就朗声问道。

“老人家,您快坐,有面,您想吃什么面?”

“我吃面不挑,就选学生们最喜欢吃的那种吧。”

君六福坐下,随意说道。

“好咧,马上就煮,一会就好。”

江陶说完,走进后厨,让媳妇孙娟煮面。

……

一辆红色的豪车,开出了繁华的闹市区,来到空旷的郊区。

大路上车辆很少。

一路上,万雪嫣很少说话,只顾着开车;

江枫则不停的发消息,进行着各种工作安排,《赌神》拍摄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他这个总编剧加总导演,工作量还是很大的。

忽然,万雪嫣一个急刹车,让江枫吓一跳。

定神一看,原来是被前面一辆超跑逼停的。

“苏铭正,你个大混蛋!”

万雪嫣看到超跑的那一瞬,爆了粗口,随即熄火,推开车门,下了车。

前面超跑里,也下来一个戴墨镜的男子。

“雪嫣,好久不见,分外想念。”

男子把墨镜摘下,露出迷人的微笑。

呵呵,还真是苏铭正啊。

江枫没下车,而是透过前车玻璃,看向外面。

貌似从华夏好声音结束后,就一直没见过苏铭正了。

倒是在新人榜上有过交手。

不过苏铭正被江枫爆了菊。

“不管多久不见,我也都没有想过你,我劝你也别想我,咱们没戏。”

万雪嫣说话,显得有些刻薄。

“雪嫣,你生气时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迷人。哈哈”

苏铭正根本没把万雪嫣的话放在心上,随即从车里捧出一大束玫瑰;

玫瑰朵朵娇艳欲滴,分外好看。

“送你的。”

苏铭正松手把玫瑰递到万雪嫣面前。

“苏铭正,老娘告诉你,你少那对付无脑少女的那一套,对付老娘。

老娘不吃那一套,滚蛋吧你。”

万雪嫣彪悍的一面被激发出来。

“雪嫣,我都听说了,你得了重病,很难治愈,最多还有半年可活。

但那又怎样,我不在乎,只要你接受我,答应做我女朋友,哪怕只有一天,也就足够;”

苏铭正很动情很真诚的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这些话,你也曾给我最好的姐妹说过,结果呢?”

万雪嫣冷哼一声。

苏铭正闻言,愣住了。

“结果,你妈为了撮合你和我,硬生生逼着我的好姐妹出国,甚至在出国前,还被逼着打掉了你们的孩子!”

“当她最孤苦无助时,你在哪?”

“你在想方设法追我,这是多么大的讽刺啊。”

“苏铭正,给自己留点尊严吧,别让我彻底瞧不起你!”

万雪嫣冷笑着说道。

或许是因为心疼自己好姐妹的悲惨遭遇,眼角的泪,悄然滑落。

苏铭正露出尴尬的苦笑,没有反驳,也无力反驳。

但他还是反驳了。

只见苏铭正用手指着车里的江枫,挖苦道:

“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万雪嫣,原来你有了新欢,哈哈哈,好,好样的。”

苏铭正有些疯狂,走到江枫车窗边,用力打开车门,大声说道:

“哈哈,江枫,这么巧啊!”

“不是巧,是有人不讲武德,逼停了我们的车,呵呵。”

江枫嘲讽道,淡定的从车里走了出来。

“我说华庭怎么会如此这般不计成本的捧你,原来……哈哈,原来你是个软饭王!”

苏铭正看了一眼万雪嫣,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江枫,很疯狂的大笑起来。

“可是,江枫,你还能吃多久软饭呢?我明白告诉你吧,顶多半年;

因为再过半年,她就要死啦!”

“她死了,你就会被华庭无情的抛弃,犹如丧家之犬一样。”

苏铭正的话,江枫听着有点懵,老子啥时候成了软饭王啦?

但有句话,江枫听清楚了,那就是万雪嫣再过半年,就会死。

“苏铭正,你丫的有完没完!”

万雪嫣大声训斥。

“万学姐,他说的可是真的,你只能再活半年?”

“这到底怎么回事?”

江枫大声问道。

“她得了莫名的重病,全世界的专家都治不好,如今病入膏肓,还有半年时间。”

苏铭正看了眼万雪嫣,似乎恢复了一些理智。

“是真的?”

江枫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万雪嫣。

“嗯,是真的。”

万雪嫣点头承认。

“……”

江枫没有再说话,因为有人来了。

“小苏,不听话,爷爷可是会打屁股的哦。”

君六福不知何时,站在了苏铭正身边,轻声说道。

“啊?君六……不对,是福爷爷,你不是还在吃面么?”

苏铭正似乎很惧怕君六福,连连后退。

“是呀,吃完啦,就来了。”

君六福微笑着说完,伸出手,似乎想活动活动筋骨。

“别别别,福爷爷,我这就走,这就走!”

苏铭正似乎知道君六福的手段,赶忙爬上车,启动发动机,一溜烟,消失了。

“雪嫣,咱们回去吧。”

君六福爱怜的看着万雪嫣。

“不,我要先把江枫送到剧组,答应过人家的事,一定要做到,这可是您教我的哦。”

万雪嫣抛却了刚才所有的不开心,露出甜甜的微笑,抱着君六福的胳膊撒娇。

“好吧,真是个傻丫头。”

君六福没有拒绝,轻轻抚摸万雪嫣的头发,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心疼和不舍。

“江枫,上车,咱们走。”

万雪嫣再次做到主驾室,欢快的说道。

江枫老老实实的做到副驾驶室。

君六福回到了保姆车身上。

两辆车,一前一后,不快不慢的超前开。

“那个,学姐,其实呢,你的病,我或许,大概,能帮你延缓一下发作的时间。”

江枫刚才就想到了延寿丹。

服用一枚延寿丹,可以延长十年寿命;

十年后,医疗水平会有很大的提高吧,到时候是不是可以治好她呢。

“啥?你真有办法?”

听完江枫的话,姬雪嫣一阵激动。

能活着,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不想错过。

她还年轻,还有很多心愿没有完成,她不想就这样死去。

因为激动,汽车再一次急刹车。

害得后面的保姆车,也赶紧制动,差点没酿出车祸。

“嗯,但需要点时间去准备药材。”

江枫很笃定的回答,心说等我空闲了,用声望多抽几次奖,说不定还能抽到延寿丹呢;

如果运气实在不好,不是还可以用一千万声望值,兑换十年寿命么。

不过,江枫唯一不确定的是,延寿丹给别人服用,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

兑换的寿命,能不能用在别人身上。

所以,他需要抽时间,和系统好好交流交流。

“好,太好啦,谢谢你江枫,只要能让我多活十年,嗯,多活五年,我就心满意足了。”

万雪嫣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咚咚咚。”

君六福在敲车窗。

万雪嫣赶忙打开车窗玻璃,不等君六福发问,万雪嫣就激动的对君六福说:

“福爷爷,是真的,你和爹爹没有骗我,江枫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呜呜呜,好开心。”

万雪嫣说着说着,哭了起来。

“当真?”

君六福闻言,顿时怔住了,双眼死死的盯着江枫问道。

“咳咳,不是治,是延缓她的生命。”

江枫略有些尴尬的回答道。

“能延缓多久?”

“十年吧,也需是二十年,得看炼制丹药质量如何。”

江枫开始神秘兮兮的胡诌了。

不胡诌不行啊,眼前的这个白胡子老爷爷,可不是轻易能糊弄得住的。

“需要什么药材,我来准备。”

君六福激动的问道,他要去寻找最好的药材,让江枫炼制出质量最好的丹药,这样就能延缓雪嫣二十年寿命。

只要能做到,无论花再多钱,都是值得的。

“老人家,这个就不劳烦您了,嘿嘿,这是我的秘密哦。”

“关于我炼制丹药的事情,也请一并保密,因为我一生只能炼制三枚丹药,三枚炼制完后,如果还要强行炼制的话,则每炼制一枚,就会耗损我二十年阳寿。”

江枫郑重其事的叮嘱道。

“放心吧,老头子还是知道轻重的。”

君六福说完,不再废话,再次回到保姆车里,激动的无以复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