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我研究了十二年词,我对词有洁癖,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

“但你今天的这首词,写到让我有想给你跪的冲动!”

“我只能用叹为观止,惊为天人来形容!”

评委之三叫欧阳谦谦,是四个评委中年龄最小的,才二十八岁,但已经是华庭娱乐在音乐方面的一哥,更是在华庭娱乐的力挺下,一跃成为华语歌坛现如今最具影响力的超级巨星,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欧阳谦谦在音乐方面一向自负,因为他不仅能唱,还能写,和华康健一样,是个唱作俱佳的唱作人。

虽然之前一直很欣赏江枫的歌唱天赋,但当江枫说要演唱自己的一首原创歌曲时,欧阳谦谦是持怀疑态度的,甚至是强烈的抵制态度;

他认为江枫临时换歌,尤其是更换他自己写的歌,是对舞台、对观众极大的不尊重。

在欧阳谦谦的观念里,对舞台、对观众不尊重,就是亵渎,是不可饶恕的。

可是,当他听到江枫演唱的《万疆》时,彻底被征服了。

江枫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欧阳谦谦刚才近乎疯狂的吹捧,只好鞠躬,面带微笑,表示感谢。

“不过,江枫,你要有清醒的认识,一首好歌不代表什么,很快就会被大众遗忘;

你要想成为歌坛天王,想像我一样在歌坛拥有一席之地,至少要拥有三十首质量不低于《万疆》的歌才行;”

“所以,少年,还要继续努力哦。”

欧阳谦谦说完,台下再次掌声雷动。

甚至有江枫的粉丝,对着欧阳谦谦,大声呼喊:谢谢。

“谢谢谦谦老师的鼓励,我会继续努力的。”

江枫面带微笑回答。

心里却在想,才三十首啊,拥有整个地球最优秀的文娱产品的我,别说三十首,就算三百首,也不在话下啊;

而且,未来的我,眼光可不仅仅局限在歌坛哦。

我要成为影视歌等多领域发展的超级巨星。

可是,一个大前提就是我的活到那个时候啊,所以我现在还是要尽可能多的赚声望,抽到几枚延寿丹才行。

第四位评委是个女的,叫王菲琳,三十岁,也是华语歌坛炙手可热的超级天后,是皇朝娱乐的一姐。

在华夏国的娱乐公司里,综合实力最强的公司有三个。

分别是华庭娱乐、皇朝娱乐、翱翔娱乐;

三家娱乐公司,经常在影视歌等领域进行明里或者暗里较劲,在人才的争夺中,更是不遗余力,不计成本,甚至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好声音是华夏央视和华庭娱乐联手打造的综艺,作为皇朝娱乐的一姐,能在评委席占据一席之地,可见皇朝娱乐的能量之大;

翱翔娱乐虽然没有当家艺人担任评委,但所有人都知道,作为独立音乐人的华康健,和翱翔娱乐走的非常近;

事实上,四个评委中,只有欧阳谦谦和玉无瑕是华庭娱乐的当家艺人。

“接下来,我们来听听菲琳老师的精彩点评。”

主持人何一乐很自然的把焦点转移到第四位评委身上。

王菲琳一系白裙,略施淡妆,给人一种优雅高贵清新脱俗的感觉。

确实是个天然系大美女。

“三位评委老师已经把所有的赞美都给了江枫和他的《万疆》,我实在找不到任何夸赞的词了,《万疆》注定会成为华语乐坛的经典;”

王菲琳朱唇轻启,声音宛若天籁。

“我很好奇的是,江枫你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写出了《万疆》的曲和词的?”

关于这个问题,江枫内心一阵淡疼。

他肯定不能说,我是穿越而来的,随身携带个系统,这首歌,是系统给的新手大礼包。

可是,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呢?

江枫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一句诗。

在这个场合,借用这句话,回答王菲琳老师的问题,最合适不过了。

“我写这首歌前,看过咱们国家今年的国庆大阅兵,当时心情很激动,然后就睡了一觉,第二天就忽然有了写灵感,然后就写出了《万疆》,或许这就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吧。”

江枫面带微笑的说道。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说的太好了,江枫你太有才了,都能出口成章了!”

华康健评委插话道,再次对江枫狂赞。

“是呀,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不亏是天纵奇才,随口都能说出如此浑然天成的佳句,真的要给你跪了!”

欧阳谦谦更是肆无忌惮的吹捧江枫。

啥玩意儿?

我说的?

冤枉啊,这两句诗,分明是南宋诗人陆游写的啊。

“叮咚,友情提醒一下宿主,在蓝星的历史上,没有陆游,更没有陆游写的诗词。”

系统机械的电子声在江枫耳畔响起。

啊哈,蓝星没有陆游!

怪不得几个评委没听说过这两句诗。

既然如此,陆游大大,俺就厚颜一次啦。

只见江枫略带羞涩的说道: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两句诗,是我不经意间想到的,就随手记录了下来。”

“不经意间想到的?江枫你这样说,是凡尔赛呢,还是凡尔赛呢?

我刚才反复斟酌了这两句诗,总感觉还应该有别的内容,当初你就想到这两句么?

还是说,你当时已经创作出了完整的一首诗,而‘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只是其中的两句?如果是完整的一首诗,能不能现场把其余的诗句,也一起读给我们听?”

如此有爆点的话题,身为主持人的何一乐自然不会错过,立马插话追问江枫。

江枫点头,算是肯定答复了何一乐的问题,随即朗声诵读道: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粹然无疵瑕,岂复须人为。

君看古彝器,巧拙两无施。

汉最近先秦,固已殊淳漓。

胡部何为者,豪竹杂哀丝。

后夔不复作,千载谁与期?”

朗诵完毕,台下顿时掌声雷动。

虽然很多观众可能听不懂这首诗的意思,但凭直觉,他们觉得这是一首好诗。

是的,确实是一首好诗,从四个评委诧异到变形的脸上,就能很直观的发现。

“江枫,你牛逼,你真是太牛逼了,我服了,五体投地的服!”

欧阳谦谦是个真性情的男人,听完江枫朗读的诗,激动的直接爆了粗口。

“江枫,我猜你平时很喜欢古诗词吧,除了这首诗,你还写过别的诗词么,能不能在给我们分享以一两首?”

华康健一向喜欢研究古诗词,对好诗词,自然分外珍惜。

“嗯,比较喜欢古诗词,偶尔也会胡乱写写,嘿嘿,实在难登大雅之堂,就不分享了吧……”

江枫比较委婉的拒绝了华康健的提议。

但华康健却并没有就此罢休,继续劝说道:

“要不再分享一首吧,我觉得你写的诗,很有古人的风韵,所以想多欣赏几首你的佳作。”

“是呀江枫,华康健老师都这样说了,要不你再给我们分享一首你原创的诗歌吧,因为我们其实也很想多欣赏几首你的佳作。”

主持人何一乐也加入了劝说江枫的行列。

“嗯,好吧,我再分享一首我在春天的早上醒来时,发现窗外下了一夜春雨有感而发,写的一首小诗吧。”

江枫尽管穿越到蓝星后,脑海里对地球的很多东西记忆是模糊的,但还是有那么几首诗歌,一直在他脑海浮现。

或许是这几首歌,给江枫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吧。

“在春天的早上醒来时,发现窗外下了一夜春雨,一听就觉得很有画面感,快把这首诗歌分享给我们。”

主持人何一乐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

四位评委导师也都在全身关注的等着。

“这首诗的名字叫《春晓》;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好诗,真是好诗!”

华康健刚听江枫念完《春晓》,居然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康健老师,您一项对诗词颇有研究,要不您帮我们分析一下,这首诗,好在何处?”

主持人何一乐恰如其分的说道。

“这首诗,江枫抓住了春天的早晨刚刚醒来时的一瞬间展开联想,描绘了一幅春天早晨绚丽的图景,江枫以此表达了对春天的热爱。

首句破题,写春睡的香甜,‘不觉晓’三个字恰到好处,流露出对春日朝阳的喜爱;

次句即景,写悦耳的春声,春声处处有,‘闻啼鸟’就是春声,同时也交代了醒来的原因,是被啼鸟声吵醒的;

三句转为写回忆,夜来风雨声,醒来后想起了昨夜下了一夜春雨,风雨声不断;

末句又回到眼前,花落知多少,一夜春雨,打落了枝头多少花瓣啊,数也数不清的;

情感由喜春变成了惜春。

全诗语言平易浅近,自然天成,言浅意浓,景真情真,深得大自然的真趣。

我甚至敢大胆预言,江枫的这首《春眠》,就算拿到古代,被那些个风华绝对的才子看到,也会翘起大拇指,夸赞一声好诗!”

华康健侃侃而谈,直说的眉飞色舞,天花乱坠。

说完后,华康将砸吧砸吧嘴,忍不住又江枫:

“江枫,你还有别的诗么?”

江枫听到华康健的问话,有些窘迫了,诗他脑海里还有几首呢,但这里是好声音总决赛直播现场,是唱歌的舞台,不是朗诵诗歌的舞台;

总是滔滔不绝的谈论诗歌,多少有些不伦不类不是。

何一乐毕竟是专业的主持人,控场能力一流,赶紧插话说:

“华康健老师,我想您以后和江枫私下接触的机会应该比较多,诗歌的事情,咱们私底下交流沟通吧,现在咱们的首要任务是直播好声音总决赛,对吧。”

“哦哦,对的,我差点给忘了,嘿嘿。”

华康健总算清醒过来,赶紧做回自己的位置上。

“江枫,我现在很期待,如果能顺利晋级下一轮,你会唱什么歌,还会是原创么?”

王菲琳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因为大家都知道江枫临场换歌的事情;

换的第一首歌是《万疆》,瞬间引爆全场;

所以,不仅是王菲琳,估计现场的所有人,甚至电视机前的观众,也都很期待江枫下一场会演唱什么歌?

“菲琳老师,请允许我先卖个关子吧,嘿嘿。”

江枫故作神秘的说道,随即俏皮的挠挠后脑勺。

“好吧,不难为你了。”

王菲琳微笑着回答。

其实不是江枫不愿说,而是因为直到现在,他的下一首歌,还没着落呢。

他只能寄希望于完成系统下发的第一个任务后,拆盲盒时,盲盒里能有一首好听的歌;

实在不行的话,只能用刚才赚取的声望,在系统奖品池里疯狂抽奖,然后抽到一首好听的歌;

主持人何一乐见时间消耗的差不多了,开始引导节目进程:

……

与此同时,好声音直播现场后台。

“洪导,破5啦,收视率破5啦,哈哈哈!”

总策划张虎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吼叫,把正在给央视领导电话的总导演洪泰吓一哆嗦。

“张虎,你他娘的瞎吵吵个啥!”

洪泰没好气的骂道。

“嘿嘿,洪导,我高兴,嗯,高兴,收视率破5啦,现象级!”

张虎根本没在意洪泰的责怪,依旧处在兴奋中。

“这么快就破5啦?”

总导演洪泰挂掉电话,认真看着收视曲线走势,随即对总策划张虎说: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确保江枫能晋级下一轮,他是咱们节目收视率最强大的保障!”

“是,为了收视率,保证完成任务。”

总策划张虎急匆匆离开。

音乐总监李木鱼一路小跑,来到洪泰身边,问道:

“洪导,您找我?”

“嗯,我想听听江枫下一轮演唱的歌。”

洪泰微笑着说道。

“洪导,江枫下一轮演唱的歌,还没定下来。”

音乐总监李木鱼一脸为难的回答。

“啥?还没定来……”

总导演洪泰话还没说完,忽然想起李木鱼之前给他汇报过,江枫原先选定的两首歌,被原唱临时拒绝授权翻唱;

万不得已才选自己的原创作品演唱。

“难道江枫只准备了一首原创歌?”

洪泰万分焦虑的问道。

“他只给了我一首《万疆》,不过他的助理说,等晋级下一轮后,才会把另一首歌给我。”

李木鱼赶紧解释,他可不愿意看到总导演如此焦虑。

万一再情急之下,扣掉自己这辛苦几个月的奖金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哦,那就好,你赶紧去找江枫的助理,最好亲自去找江枫,务必把另一首歌拿到。”

洪泰大声吩咐道。

“嗯,等江枫下了舞台,我就马上问他要。”

李木鱼认真回答。

“别等了,你现在就去他休息室等着,我让何老师把江枫请下来。”

洪泰当机立断,随后打开耳麦,沉声说:

“何老师,可以让江枫下台休息了,轮到其他选手登台表演了。”

站在舞台上的主持人何一乐,接到洪泰的通知后,终于松了口气,迅速组织语言,大声说道:

“接下来就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让我们一起看一下江枫在本轮竞演中获得的票数。”

言毕,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大屏幕上。

节目组并没有在这个时候制造悬念,直接把一个数字显示在大屏幕上。

当台下的观众看到这个数字时,全都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发出震耳欲聋的惊呼声。

988万票!!!

这票数,太高了吧!!

六强中的其他五位选手,看到这么高的票数时,也都倒吸一口冷气,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还比个毛逑,江枫太强了!

苏铭正也很震惊江枫的票数,但他的斗志,在这一刻,也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江枫的高票数,震惊的远远不止五位选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