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全网怒赞,大佬夸赞,现场拜师

舞台上,女声唱段再次响起。

“红日出在东方,其大道满霞光;”

“我何其幸生于你怀,承一脉血流淌;”

“难同当,福共享,挺立起了脊梁;”

“吾国万疆以仁爱,千年不灭的信仰!”

……

四位音乐圈大佬也早已从评委席站立起来,跟随着音乐节奏,用力的挥舞着双手。

与此同时,电视机前的万千观众,也都举起双手,隔着电视屏幕,尽情的挥舞着,唱和着;

魔都广场上,有个硕大的播放广告的露天显示屏,此时,正在播放华夏好声音节目,江枫演唱的《万疆》,歌声透过大屏幕,扩散到广场的每一个角落;

广场上散步的人群,

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

在父母看护下嬉闹的孩童,

街边摆地摊的小商小贩,

路口正在执勤的交通警察,

广场隐蔽角落里的一对对年轻情侣们,

……

听到江枫演唱的《万疆》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手上的动作,目光全都锁定在露天显示屏上。

原本站立的人们,举起了双手,跟着音乐节奏挥舞;

原本坐在地上或者椅子上的人们,不约而同的站起身,举起双手,跟着音乐节奏挥舞着双手;

有感性的人,眼眸中早已噙满激动的泪水;

类似这样的场景,华夏国一线城市中,带有露天显示屏的广场上,都在同步上演。

一线城市广场上的露天广告显示屏,今晚被华夏好声音节目组买断了十分钟播放权;

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单纯的播放江枫演唱的《万疆》,进一步提升华夏好声音总决赛的收视率;

很显然,好声音节目组的如意算盘,得逞了,因为预期效果达到了,甚至远超预期效果;

……

好声音节目组自然不会放过和抖音、腾旭视频、快手、微博等短视频平台,或者自媒体平台合作;

所以当好声音总决赛现场直播开始时,这些平台也同时同步现场直播;

好声音节目组抖音官方账户刚开播时,只有不到五十万观众围观;

但当江枫登台演唱《万疆》时,围观群众每一秒都呈几何倍增长;

前一秒五十万人围观,下一秒就变成了七十万,在下一秒,一百万,一万五十万……

一分钟后,好声音抖音官方账号直播围观群众,达到了四千万;

而且还在持续增长;

大家的讨论也异常激烈。

“爱了,爱了,这首歌,让我听得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

“女声唱腔,真的太好听了,简直比女人唱的还像女人;”

“福共享,难同当,挺立起了脊梁;,唱的真好;”

“嗯嗯,吾国万疆以仁爱,千年不灭的信仰!这就是我华夏民族的精神啊!”

“我要大声告诉全世界,东方雄狮,已经觉醒,并魏然矗立在东方,对任何敌对势力,无畏无惧!”

“这首歌歌词写得大气磅礴,同时对仗还很工整哦,平仄相对,每句歌词的末尾,都很押韵,唱起来,朗朗上口,分外好听!”

“楼上的,+1”

“楼上的,+2”

“楼上的,+3,这哪里是歌词,绝对是艺术品,绝对能和先贤们写的词相媲美!”

“这首歌,是江枫大大写得,江枫大大才十九岁啊,难道他不是人,而是天上的神仙?”

“江枫大大,我要和你生猴子!”

“楼上的住嘴,江枫大大是我的,只能和我生猴子!”

“楼上的住嘴+1”

“江枫大大好帅哦……”

“快给江枫大大投票,真喜欢江枫大大的话,就只给他一个人投票哈!”

“嗯,+1”

“好哒,+1”

……

魔都音乐艺术学院,是江枫就读的学校。

在这个夜晚,校内也格外热闹。

因为江枫入围华夏好声音全国六强的消息,校方早已挂在官方网站显著的位置,并预告了好声音总决赛的时间;

好声音总决赛当晚,声乐系大二年级的同学,几乎全部守在电脑旁,或者通过手机找到好声音抖音官方账号,看现场直播。

他们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对江枫的支持;

当然啦,给江枫投票,那是必须滴。

原本以为江枫会晚一些时候出场,没想到竟然是第一个出场;

然后就是那首震撼万千观众的《万疆》,横空出世。

响彻在魔都音乐艺术学院每一个角落;

大家都知道这一届的声乐系出了个歌唱天才叫江枫;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强!

不仅歌唱的好,而且词写得好,曲做的更好!

简直是音乐全才!

这是要奔着唱作人的方向发展啊!

脑子活络的声乐系学生,开始寻思,接下来要好好给江枫搞好关系,说不定将来,江枫随便写一首歌,就能让自己原地起飞;

江枫的室友,此时俨然成了香饽饽,被一群男男女女团团围住;

因为整个大二声乐系,都知道江枫和他的室友们关系贼拉的好;

江枫一共有五个死党室友,其中之一就是他的发小胖子周明;

现在胖子周明充当江枫参加好声音时的临时助理,不在学校;

但其余四个室友都在学校啊。

所以,要想将来和江枫搞好关系,一定要趁现在,找机会和他的室友们搞好关系,然后借助这层关系,以后抱上江枫这条大腿;

……

“洪导,爆了,爆了,咱们的节目爆了!收视率,已经攀升到4.268啦,妥妥的超级爆款,冲刺现象级,也未尝不可!”

总策划张虎兴匆匆跑到总导演洪泰身边,气喘吁吁的报喜。

“才4.268啊。”

总导演洪泰叹了口气,似乎对收视数据不甚满意。

“洪导,咱们这节目才开播不到十分钟,能有这么高的收视率,已经极其难能可贵了,接下来还有将近四个小时的发酵,我觉得节目结束时,收视率破5,不成问题。”

“破5你小子就满意啦,瞧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洪泰没好气的怼了总策划张虎一下,随即昂首挺胸,十分自信的说道,

“我希望收视率能破6,一举打破以往综艺的最高收视纪录5.978!”

“啥?我的娘哎,洪导,这可能……”

总策划张虎没敢把‘这可能么’说出口,他担心总导演洪泰会给自己急眼。

“小张啊,可能不可能,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总导演洪泰露出神秘的微笑,随即拿起耳麦,沉声说道:

“何老师,等江枫演唱结束,先别让他下场,你要想办法让他在舞台上和观众或者评委互动至少五分钟,我告诉你,江枫这小子,是咱们的福星,他在台上多站一分钟,咱们的收视率就能多上涨一个百分点,记住喽,这是死命令哈!”

……

一曲终了。

江枫站在舞台中央,对着数万观众,深深鞠躬,表示感谢,然后按照以往的惯例,他应该退场了,然后主持人宣布下一位选手登台表演。

可是接到总导演洪泰死命令的何一乐,哪里会这么轻易放他走。

只见何一乐快步走向舞台,来到江枫身边,一把拉住江枫的手,面对数万观众,用饱含激动的声音说:

“感谢江枫万分精彩的演唱,一曲《万疆》,

让我知道了唯炎黄,心坦荡,一身到四方的君子风度;

让我感受到唯华夏,崭锋芒,道路在盛放的兼容并蓄;

更让我知道了我华夏千百年来传承的精神和信仰,是难同当,福共享,是挺立起脊梁的不卑不亢;

是吾国万疆坚守的仁爱!”

“何老师的厚赞,实在不敢当,不敢当。”

江枫略有些尴尬的说,表情也略带痛苦,因为何一乐把他的胳膊抓的太紧,有些生疼。

“在场的观众,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如果你喜欢江枫刚才的演唱,那么你还有二十秒时间给他投票!”

“在这宝贵的二十秒内,我要给大家推荐几款好产品(广告语进行时)……”

这就是何一乐主持的风格,该庄严的时候庄严,该诙谐幽默时诙谐幽默,甚至有时候还会插科打诨,说些无伤大雅的段子。

广告读完后,何一乐再次大声呼喊:

“投票通道还有五秒关闭,5、4、3、2、1,投票结束,请锁票!”

言毕,何一乐把目光投向坐在评委席上的四位评委。

“华康健老师,请问您对江枫刚才的表演,有何评价?”

华康健,不仅是蓝星华语乐坛的天王巨星,还是华语乐坛极负盛名的作曲人,出道二十余载,演唱过无数劲歌金曲,也为其他歌手创作过很多拿奖拿到手软的金曲;

出道二十余年,从未传出过任何绯闻,一直和自己未发迹时的妻子,相濡以沫,如今已年近四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对音乐的热情依旧不减。

为人仗义,三观极端正,而且乐于提携后辈,在乐坛拥有极高的声誉;

“首先,关于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我想一会留给玉无暇老师点评,因为他是这方面的专家。”

“我想从作词这块,说一些我的感受。”

华康健始终保持谦虚的态度,这或许也是他深受万千歌迷喜欢的地方。

“写苍天、画大地、观万古;”

“抚流光、叹枯荣、横八荒;”

“每一句歌词最后一次字,都押ang韵;”

“同时,每一句歌词,甚至每一个字,都不是简单的辞藻堆叠,都别具深意,都是意境的层层递进,情感的层层表达,这个在创作上,是极高级的,而且是极难的;”

“江枫能在十九岁的年纪,写出这样的歌,我只能用天纵奇才来形容,希望江枫日后创作出更多更好更激动人心的作品。”

华康健一席话,把江枫夸成花;

台上的江枫,表示很尴尬,只得连连鞠躬,表示感谢。

“玉无瑕老师,刚才华康健老师说了,关于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您是专家,那么我们想听听您对江枫刚才表演的看法。”

主持人何一乐面带微笑的对第二位评委说道。

玉无瑕,年幼时学京剧,工于男旦,很擅长女声唱,后因其独特的唱腔,加上能把戏腔唱法融入到流行乐中,在歌坛声名鹊起,红了近十年,依然保持着很高的人气。

“唱的太好,我只能用完美来形容,在这里,就不做深入点评了。”

“我有个问题,想问江枫。”

玉无瑕微笑着,看着江枫说道。

“无暇老师请说。”

江枫赶紧接话。

“你的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是给谁学的?

这两种唱法,要是没有个五六年的名师指点.,外加自己勤学苦练,恐怕很难达到今天演唱的效果。”

玉无暇说出心中的问题。

江枫闻言,心说这叫我如何回答呢?

难道说我是吃了金嗓子胶囊,能在七天内,完美演唱任何歌曲;

可是,我这样说,谁信?

要不,我就趁此机会,拉进和玉无暇老师之间的关系吧,说不定日后会有合作。

念及此,江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其实严格来说,我的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是跟无瑕老师学的,所以,无暇老师就是我的老师。”

“跟我学的?可是我不认识你啊,也从未教过你啊?”

玉无暇听了江枫的话,很惊讶。

“无瑕老师,我是参照着您发行的歌曲音像视频,一点点琢磨学习的;说来不怕您笑话,因为家里不太富裕,我买的几乎都是盗版的。”

江枫面带尴尬的解释道。

此话一出,全场观众发出善意的大笑声。

就连评委玉无瑕,也被逗乐了,不是假了,而是发自内心的乐。

“哈哈,江枫,这就是天赋,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玉无瑕腆着脸,收下你这个学生,如何?”

这话是玉无瑕发自肺腑说出的。

因为他被江枫刚才的话感动了。

能够凭借着盗版音像制品,就能把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演绎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实属难能可贵。

同时,玉无瑕也因为江枫刚才的话,觉得自己脸上倍有光彩。

因为,江枫亲自承认,自己的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是跟自己学的;

这样会说话,情商高,又有才华的年轻人,谁不喜欢。

日后,江枫如果能成长为乐坛的天王巨星的话,今日的这番对话,必定会成为乐坛的一段佳话。

“江枫,答应玉无瑕老师!”

“嗯,答应他!”

“答应他!”

……

台下数万观众,大声呼喊,一致鼓励江枫拜玉无瑕为师。

此时,江枫的耳边响起了系统的声音。

【系统任务:拜玉无瑕为师,但要行梨园传统拜师礼;”

系统奖励:随机奖励初级、中级、高级盲盒一个。】

“系统,这个奖励有点奇怪啊,之前都是奖励初级盲盒一个,这次怎么变成随机奖励初级、中级、高级盲盒一个?”

江枫用意念问道。

“因为这个任务,对宿主很重要。”

系统很机械的回答。

“哦,那我获得高级盲盒的概率有多大?”

江枫对高级盲盒充满好奇,他很想知道高级盲盒能开出什么牛逼的奖励;

“百分之三十。”

“这个概率够了。系统,啥是梨园传统拜师礼?”

江枫对这个任务的兴趣更大了。

“梨园传统拜师礼,就是要双膝跪地磕头拜师!”

系统回答依旧很机械。

“磕头拜师啊?”

江枫有些迟疑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种讲究。

“系统,这个任务可以不接么?”

江枫对磕头拜师,多少有些抵触。

“可以啊,拒绝了系统发布的任务,就等于任务完成失败,就要接受系统的惩罚。”

系统没有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惩罚?怎么惩罚?”

江枫一听到会被惩罚,就很紧张,系统的惩罚,从来都是很变态的。

“就是当你在舞台上唱歌时,身上所有的衣服,忽然一下子变成了粉末!”

系统的声音让江枫有种冷飕飕的感觉。

尼玛,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好吧!

纠结几秒钟后,江枫终于选择屈服系统,老老实实的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

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就是磕头拜师么,爷们今天豁出去了。

只见江枫很干脆的径直走到玉无瑕身边,毫不拖泥带水,倒头双膝跪在地上,大声说:“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言毕,一个头磕在地上,额头和地板接触时,发出咚的声响。

这是真磕头!

用这种磕头的方式拜师,而且口中呼喊的是师父,不是老师。

可见,江枫是在用梨园的拜师古礼,对玉无瑕行了拜师礼。

这种拜师礼,在梨园行当,可是极其庄严肃穆的事情;

玉无瑕见状,强忍着激动的内心,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有些踉跄的走到江枫身旁,受了江枫的拜师礼,然后双手上前,亲自把江枫扶起来,万分激动的说:

“好,好,好,好孩子!”

玉无瑕今年四十八岁,江枫今年十九岁,所以,玉无瑕夸江枫是个好孩子,不为过。

就算前世的江枫,也才三十岁不到,被一个四十八岁的中年人夸一句好孩子,也不为过。

“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恭喜玉无瑕老师收到一个好徒弟。”

主持人何一乐不失时机的插话。

台下瞬间掌声雷动。

何一乐趁着观众鼓掌的间隙,偷偷算了一下时间,感觉差不多过了六七分钟,已经完成了刚才总导演下达的死命令:让江枫在舞台上停留至少五分钟。

正当何一乐准备组织语言,让江枫下台时,耳畔的耳麦再次响起总导演洪泰的话:

“何老师,干的漂亮,连收徒都整出来了,哈哈,咱们的收视率爆了。”

“不过为了进一步提高收视率,你还要想办法继续把江枫留在舞台上五分钟,嗯,至少五分钟。”

何一乐一阵无语,心说好嘛,一切都是为了收视率,我也豁出去了。

好在刚才已经结束了对江枫的投票,否则明日绝对会被有心人指责,甚至被好事者谩骂,说什么有内幕啦,暗箱操作啦之类的;

至于用什么方法,才能比较自然的把江枫继续留在舞台上,对于拥有丰富主持经验的何灵来说,根本不叫事儿。

不是还有两个评委没有点评么,一个评委点评三分钟,两个评委点评六分钟,时间刚刚好,嘿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