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慧眼识珠发掘舟船

江枫和黄凯旋来到华庭娱乐公司后,没做停顿,直接奔向录音室。

之前黄凯旋挑选的三个新人,早就在录音室外等着了。

冯茗湘也在录音室,边练歌,边等待。

当三个新人看到黄凯旋和江枫并肩出现时,个个毕恭毕敬的站直了身子。

“你们跟我来,1号录音室,试音。”

黄凯旋只看了三个新人一眼,随后面带微笑的对江枫说:

“小枫,走,咱们去1号录音室。”

三个新人老老实实的跟在二人身后,陆续走进录音室。

“你是1号,你是2号,你是3号,现在按顺序,依次清唱一段《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黄凯旋充当临时指挥,吩咐道。

三个新人按照自己的号码顺序站好位置。

“1号,开始吧。”

当黄凯旋坐在江枫旁边后,立马吩咐道。

“每一个晚上在梦的旷野我是骄傲的巨人每一个早晨在浴室镜子前却发现自己活在剃刀边缘……”

1号新人闭着眼,全力以赴开唱;

或许因为紧张,刚唱到一半时,居然破音了,被黄凯旋直接pass;

2号新人做了几次深呼吸后,也开始全情投入演唱;

黄凯旋没有关注2号新人的演唱水平,而是把注意力一直放在江枫的脸上。

当看到江枫听着听着眉头紧皱时,再次直接叫停;

因为江枫的面部表情,直接表明他对2号新人的演唱,很不满意;

“3号,你唱!”

黄凯旋对新人,从来没有客气过。

3号新人并没有因为前面两位的演唱,而感到紧张。

相反,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都很放松,演唱的力度,情感的表达,音准,唱功,都很不错。

至少,江枫没有皱眉头,而是一直安静地坐着聆听。

直到一曲终了,江枫才慢慢开口道:

“感谢三位的演唱,辛苦了。

我想知道你们的名字。”

1号新人率先开口:

“江枫老师好,我叫苏威虎;”

2号新人接着回答:

“江枫老师好,我叫吴智虎;”

3号新人最后回答道:

“江枫老师好,我叫陈杰虎;”

他们每报出自己的名字时,江枫都会在面前的笔记本上,认真的记下他们的名字,然后开口说道:

“好的,苏威虎、吴智虎、陈杰虎,三位虎兄,你们的名字我都记住了;

你们的唱功都很不错,个人整体形象也很好,这是你们的优势;

但很遗憾,刚才那首歌,不适合你们演唱,希望以后能有合作的机会。”

“你们三个先出去吧,好好练习唱功,以后有出道的机会时,我会优先推荐你们的。”

黄凯旋发现江枫对三个新人的态度很温和,也收起了之前的傲慢态度,变得温和了些。

三位新人安静的离开录音室。

“黄总,咱们公司还有别的签约新人么?”

江枫问道。

“哎,有是有,但就刚才那三个,是我从众多签约新人中千挑万选出来的,没想到都不适合;”

黄凯旋叹息道,言外之意就是如果连他们三人都不合适的话,别人就更加不合适了。

“要是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新人演唱这首歌,我就加加班,争取再写一首适合他们三人唱的新歌。”

江枫安慰道。

这时,录音室的门开了,一个长相极其一般的大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手里拎着拖把。

“黄总,一会还要用这间录音室么?”

大龄青年男子有些木讷的问道。

“不用了。”

黄凯旋没温度的回答。

“好的,那我就开始打扫卫生啦。”

大龄青年男子依旧面无表情的木讷回答。

自从大龄青年男子走进录音室的一刹那,江枫就开始默默观察他;

因为江枫在大龄青年男子的身上,发现一股独特的桀骜气质;

大龄青年男子也发现了江枫在盯着自己看,没有一点意外,谁叫自己长得丑呢,只不过他却难得挤出一丝笑容,道:

“江枫老师好,你的歌,很好听,我很喜欢。”

“谢谢,你也会唱歌么?”

江枫颇有些意外。

首先他没想到华庭娱乐录音室的清洁工,居然是一个大龄青年男子;

其次他没想到这个大龄青年男子居然说很喜欢自己的歌;

“嗯,会一点。”

大龄青年男子有些黯然的回答道。

“小枫啊,他叫舟船,是我当初力排众议签下的歌手;

当初我签他,完全是因为他的唱功十分了得;

没想到他的长相太没有观众缘,发了几首歌反响平平,你也知道公司的新人竞争很激烈;

他很遗憾没能获得公司的力捧,就这样蹉跎了岁月;

今年都28岁了,还一直默默无闻;

今年下半年,估计就会被公司裁掉。”

黄凯旋简略介绍了一下舟船。

黄凯旋的话,江枫只听进去了一句:‘当初我签他,完全是因为他的唱功十分了得’;

“舟船,《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你应该听过吧?”

江枫问道。

舟船依旧木讷的回答:

“听过,这两天我在打扫录音室时,没少听他们练习,词曲已经烂熟于心了。”

“那太好啦,你现在把它唱出来,给我们听听。”

江枫微笑着鼓励道。

“每一个晚上在梦的旷野我是骄傲的巨人每一个早晨在浴室镜子前却发现自己活在剃刀边缘……”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当舟船一张口开唱时,江枫就知道这首歌,绝对属于舟船;

歌曲的气质和舟船自身的气质,完美契合;

就连一旁的黄凯旋,也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心里不停反问道: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没想到呢……”

一曲终了,舟船眼眸中早已噙满泪水;

当他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内心就一阵悸动;

他就十分笃定,这首歌,只有他才能完美演唱;

但他没有观众缘的长相,注定了他与这首歌无缘;

可是没想到,昨天的满腔遗憾,今天却奇迹般的发生翻转;

自己竟然当着这首歌的词曲作者的面,全情投入的唱完了这首歌;

他心中当歌手的渴望,也再次骚动起来……

“黄总,我觉得这首歌非常适合舟船演唱,就定他吧。”

江枫真的很欣赏舟船的歌唱天赋,尤其是他高亢又带着沧桑的嗓音,辨识度极强。

“可是他的外在形象,似乎不太达标啊,我恐怕公司不愿意在他身上投入大量资源啊。”

黄凯旋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黄总,难道你还没发现么,这首歌,和他的外在形象,简直绝配!”

“我敢打包票,只要这首歌推出去,公司一定愿意在他身上倾注大量资源的。”

江枫十分笃定的说道。

黄凯旋看着眼泪巴巴的舟船,一咬牙一跺脚,说道:

“舟船,这或许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一定要把握住!”

“谢谢黄总,谢谢江枫老师。”

舟船原本木讷的脸,已经激动的肌肉乱颤,不善表达的他,只能不断的重复着同样的感谢的话;

“好啦,舟船,你先去练习这首歌吧,争取这两天把它录制好,下个月1号发行,冲击新人榜!”

“我会知会莉莉姐,让他帮你匹配一名经纪人。”

黄凯旋安慰道。

“好的。”

舟船怀着万分激动的心情,离开了录音室。

“小枫,你真的看好舟船日后的发展么?”

黄凯旋对舟船依然有所质疑,因为他的长相实在太对不起观众了。

“嗯,乐坛需要一个他这样独特气质的歌手,他的嗓音,极具辨识度,加上他的长相,这就是他的独特气质!”

江枫肯定的回答道。

“那以后你得多关照他一下,多为他量身定制几首歌。”

黄凯旋不断叮嘱,毕竟舟船是他曾经力排众议签下的,曾几何时,因为签下舟船,他没少被同事冷嘲热讽;

现在既然江枫能把舟船捧红,他的脸上也有面子不是;

“嗯,我会留意的,走,咱们看看冯茗湘练习的如何了。”

江枫说完,径直朝2号录音室走去。

因为刚才冯茗湘已经给他发消息,告诉他,自己在2号录音室。

“她那边没啥问题,我就不去了,有你帮她指点,就行了,我还有别的事要忙。”

黄凯旋说完,朝着江枫摆摆手,径直走开了。

也是呀,作曲部老大哪有那么多闲工夫过问歌曲录制这样的小事情;

他之所以留在录音室这么久,完全是给江枫面子。

江枫来到2号录音室,冯茗湘欢快的上前迎接。

“江枫老师,您终于来啦,嘻嘻。”

“冯茗湘,你先唱一遍我听听,有不到位的地方,我会随时提醒你。”

江枫面对冯茗湘的热情,表现的十分平静,甚至有意和她拉开一些距离。

“好的,我马上唱。”

冯茗湘不以为意,因为此时的她,已经化身成了江枫的小迷妹,而且是不带脑子的那种。

江枫坐在椅子上,录音师在旁边随时掌控着伴奏配乐。

一曲终了,江枫开始指出冯茗湘演唱中的瑕疵。

“这段的声调过高了……”

“这段的情绪不到位,需要层层递进……”

“保持刚才的状态,代入情绪,再来一遍。”

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江枫瞬间化身最严苛的老师。

毫不避讳的指出冯茗湘演唱中的任何问题,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小问题,都会被严厉的指出来。

冯茗湘面对突然严苛的江枫,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不服输的性子,激发了她的斗志;

就这样,一遍又一遍,不停的修改,不断的完善;

三个小时转眼过去了,冯茗湘的演唱终于趋于完美,并最终顺利完成了录制。

歌曲录制结束后,后期制作、宣传、发行等,则完全由华庭娱乐相关专业部门负责,作为演唱者的冯茗湘只需要保持必要的配合就行。

“感谢江枫大大的悉心指导,让我受益良多。”

冯茗湘吐了吐舌头,兴奋的说道,很显然她对此次的录制很满意。

“嗯,大家互相学习。”

江枫微笑着,礼貌的回答。

当冯茗湘想更多的和江枫交流时,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了。

总经纪人莉莉姐打来的。

因为冯茗湘是华庭接下来力捧的对象,所以现阶段莉莉姐亲自担任她的经纪人;

“湘湘,歌曲录制好了么?”

莉莉姐的声音听起来很亲切。

“嗯,在江枫老师的帮助下,很顺利的录好了。”

冯茗湘兴奋的回答。

“那就好,今天晚上八点有个慈善晚会,明天早上九点广都有个通告,需要你去参加,现在立刻去做准备吧。”

莉莉姐办事,一向雷厉风行。

“好的莉莉姐,我马上去。”

冯茗湘挂掉电话,有些遗憾的看了江枫一眼,带着歉意说道:

“实在抱歉,原本想请你吃个便饭,表示感谢;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莉莉姐给我的行程安排满了,只能改天再请了。”

“没关系,你的事业现在处于上升期,工作要紧,快去吧,我刚到公司,需要熟悉一下公司环境。”

江枫温言安慰。

二人互相道别后。

江枫却有些傻眼了,第一次来华庭娱乐报到,就被黄凯旋直接丢到录音室;

这让人生地不熟的他,如何熟悉公司环境呢。

正寻思着怎样打听作曲部在几楼时,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欧阳谦谦!

“枫枫,哈哈哈,欢迎欢迎。”

欧阳谦谦张开双臂,用力的和江枫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谦哥,你今天没通告?”

江枫很奇怪,欧阳谦谦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录音室。

“有啊,还没忙完,就接到黄总的消息,说你来公司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让我早点回来,带你熟悉熟悉公司环境;我就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啦,哈哈。”

欧阳谦谦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啊,没耽误你的工作吧?”

江枫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耽误,不耽误,你现在可是黄总眼前的大红人啊,听说你一下子又写了两首新歌,用来冲击新人榜?”

欧阳谦谦微笑着问道。

“是的,一首给了冯茗湘,另一首给了舟船。”

江枫微笑着回答。

“舟船?你认识舟船?”

欧阳谦谦一听江枫提到舟船,露出诧异的表情。

“不认识,算是机缘巧合碰上的。”

江枫便把刚才和舟船认识的过程说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舟船几乎是和我同时签约华庭的,他的唱功,连我都佩服,嗓音高亢激昂,又略带沧桑,辨识度极强,但外形条件严重制约了他的发展。”

欧阳谦谦一提到舟船,话匣子立马打开了,

“我曾经试图帮他,但以失败而告终;

现在的娱乐圈,是小鲜肉横行的时代,是流量的时代,所有人对艺术的追求,变成了对流量的追求!”

江枫很认可欧阳谦谦的说法,眼下的蓝星,无数人为了博取别人的眼球,做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什么尊严、什么梦想、什么操守,在流量面前压根不值一提。

流量为王,是蓝星的现状。

只要你有流量,要什么唱功,反正有百万修音师;

只要你有流量,要什么演技,反正粉丝有滤镜;

只要你有流量,要什么台词功底,反正可以后期配音,你只需要张嘴念123456789就OK;

流量从哪来?

当然是资本造就。

什么样的人,能获得资本青睐呢。

自然是颜值高的人。

所以娱乐圈涌现出一大批所谓的高颜值的流量明星。

他们的主要作用,就是带来流量;

拍个电影,就算评分很低,哪怕是个负数,资本也能赚的盆满钵满;

唱个歌,哪怕是最被音乐人不齿的口水歌,也能获得万千粉丝的疯狂追捧买单;

欧阳谦谦为什么能够成功?

因为他有颜值,有唱功,情商高,交际能力强;自然能获得资本的青睐;

舟船为什么没有成功?

因为他虽然有唱功,但没颜值,情商不高,不善交际,注定得不到资本的青睐;

没有资本追捧,舟船注定在娱乐圈混不下去。

“所以,江枫,你想帮舟船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我担心你做无用功啊。”

欧阳谦谦中肯的劝说。

“谦哥,刚才你也说了,舟船的唱功很好,嗓音辨识度极强,所以,我想试试。”

江枫坚持自己的想法。

“好,我支持你。”

欧阳谦谦很认真的说道,毕竟他也很欣赏舟船,

“我很想知道,你把什么歌给了舟船?”

“诺,就是这首。”

江枫把一张写着词曲的A4纸递给了薛谦。

“《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咦,歌名很有意思。”

欧阳谦谦饶有兴趣的看起来,良久后,朝着江枫竖起了大拇指,激动的说道:

“江枫,你牛逼!”

随即又喃喃自语道:

“舟船,你丫的这次要是再红不了,找块豆腐直接撞死得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