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华夏戏曲学院晚会

当江枫听完师爷程秋的讲述后,陷入了沉思。

他确实没想到几个老爷子对《赤伶》竟然如此看重,更没想到在蓝星,华夏的戏曲竟然没落到如此地步;

当然啦,聪明如江枫这般,自然从其他几个老爷子眼神中看出了一些不易察觉的情绪;

比如说让玉无瑕担任戏曲协会常务副会长,甚至下一任会长的第一顺位继任者;

比如说给自己三百万版权费;

经过一番分析后,江枫朗声说道:

“师爷说的三个条件,我完全接受,不过版权费给我一百万就行,余下的钱用来宣传戏曲吧。”

“同时,我郑重承诺,会在我有生之年,不遗余力的宣传传统文化,宣传戏曲文化,和师父师爷,和大家一起把戏曲文化发扬光大;”

此话一出,几位老爷子的眼神瞬间散发出孺子可教的光芒,满意至极。欣慰至极。

几位老爷子对戏曲的爱,是真爱,从而也最终让他们彻底放下了各自的小心思。

看到几个可爱的老爷子,江枫决定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师爷,几位长辈,其实小子刚才,又有些灵感,写了首歌曲,也融入了些戏曲元素,所以,能不能请您们帮忙指点指点,嘿嘿。”

江枫故意装作略有些羞涩的说道。

“啥?你丫的又写了一首融入了戏曲元素的歌?”

“距离你写《赤伶》还不到是个小时吧,你他爷爷的咋嫩些灵感呢?”

“难道你的脑袋被祖师爷开过窍……”

程秋老爷子兴奋的笑骂道,其余几个老爷子觉得这老家伙是在嘚瑟他有一个好徒孙。

但当大家听到程秋老爷子说江枫“难道你的脑袋被祖师爷开过窍”时,互相对视一眼后,竟然露出了更加不可思议的表情。

因为他们的眼睛,全部齐刷刷看向远处姚圣梅老先生的坟墓;

然后又齐刷刷看向一脸困惑的江枫。

几位老爷子内心同时响起一个念头:看来这小子真被祖师爷开窍了。

因为一切都显得太巧了。

江枫拜玉无瑕为师,玉无瑕是程秋的徒弟,程秋是姚圣梅的关门弟子;

所以,姚圣梅真真是江枫戏曲门的祖师爷。

而今天,是江枫第一次来祭拜姚圣梅,刚来到姚圣梅坟前,听说了他的生平事迹后,当场灵感爆发,写下几乎是姚圣梅一生写照的《赤伶》;

然后,祭拜完毕,又突然灵感爆发,写了第二首歌曲,而且还是融入了戏曲元素的歌曲;

这不是祖师爷开窍,还能是什么?

搞传统艺术的,很信这个。

所以几个老爷子,看向江枫的眼神,变得愈发温和慈祥。

“小枫啊,快把你写的歌拿出来,给师爷瞧瞧。”

程秋拉住江枫的手,显得很迫不及待。

其他五位老爷子,也紧紧的把江枫包围住,生怕他跑了。

就连玉无瑕,也觉得确实是祖师爷开窍。

江枫赶忙把写有歌词曲谱的白纸拿出来,老实交给程秋。

于是乎,六颗苍老的脑袋,挤作一团……

许久后,程秋老爷子终于缓过神来,一把抓住江枫的胳膊,大声说:

“江枫,你能不能现在就把这首歌唱出来?”

“师爷,这首歌难度比赤伶大,恐怕只能让我师父玉无瑕才能完美演唱。”

江枫露出为难的样子。

《新贵妃醉酒》刚一被抽中时,江枫就想到玉无瑕是最佳演唱者。

“玉无瑕,词曲你都记住了没?”

程秋转身问沉浸在词曲中的玉无瑕。

“记住了。”

“能唱么?”

“能,但有难度。”

“能唱出来就行,走,咱们去你师爷坟前唱,唱给你师爷听,以告慰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程秋老爷子的眼眶湿润了

……

当陪着几个老爷子从陵园走出来后,江枫以为可以回酒店休息了。

没想到程秋老爷子直接说道:

“江枫,今晚哪都别去了,和我们几个老家伙一起去参加华夏戏曲学院的晚会,到时候你唱《赤伶》,你师父唱《新贵妃醉酒》,让戏曲学院那帮学生好好听听。”

江枫一听,顿时傻眼了,心说得,还华康健他们的约饭,泡汤了。

但华夏戏曲学院的晚会是什么鬼,怎么没听说过?

玉无瑕看出了江枫的心思,当即解释道:

“华夏戏曲学院是姚圣梅老爷子一手创办,为了办好这所学校,老爷子几乎倾注了毕生心血。在姚老去世后,学院为了纪念他,规定每年在姚老的祭日这天,都要举办一场晚会,师父每年都会准时参加。

刚才校方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催了,晚会还有两个小时就开始了。”

原来如此。

“哎,由于戏曲的没落,影响力日渐衰微,现如今晚会也显得冷冷清清。

想当年,每年举办晚会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彩旗飘飘,众星云集,热闹非凡。”

程秋老爷子感叹道,

“现如今,甚至连戏曲学院的学生们也都不喜欢参加了,也就咱们戏曲界一些人还年年坚持着。

唯一能撑得起门面的,就数玉无瑕了。”

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师爷,要不咱们也邀请几个明星大腕到现场助阵?”

江枫似乎想到了什么,觉得可能性很大,就尝试着问道。

“没经费啊,现如今什么关系都要靠钱维系,没钱啥都不好使。”

程秋苦笑着说道。

贵为戏曲协会会长,华夏中央歌剧舞剧院副院长,身份地位很尊崇吧。

居然也会发出这样的感叹。

但这就是现实!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江枫没有在说什么,但他依旧想试试,或许能给老人一个惊喜也说不定呢。

……

汽车一路朝着华夏戏曲学院方向开去。

江枫一直在座位上发着消息,脸上的笑容,也绽放的越来越多。

……

汽车开到华夏戏曲学院门口停下。

江枫迅速下车,然后小心的搀扶着程秋老爷子下车。

当几个老爷子都下车后,忽然发现氛围不对。

因为学院门口咋有那么多学生?

咋还有很多扛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

咋还有手拉横幅为自家爱豆声援的歌迷?

咋还有红地毯?

“预备,起!”

一声响亮的口号响起后,下一秒,竟然是敲锣打鼓的声音;

锣鼓喧天?

“啪啪啪……”

不远处,鞭炮齐鸣……

几个老爷子彻底懵逼了,这,到底是咋回事?

江枫站在一旁,微笑不语。

因为此时校领导一行人出现了,快步走上前,迎接程秋他们几个老人。

院长一边紧紧握着程秋的手,一边激动的说着:

“谢谢,谢谢程老的安排,我们太感动了,太感动了。”

程秋闻言,更加懵逼了,你他娘的谢我,谢我干啥,这又不是我安排的!

谁能告诉我,这他娘的到底是咋回事儿?

正在此时,一辆豪华商务车停在学院门口。

车门打开后,一个戴墨镜的年轻人从车里走了出来,顿时引起围观学生一阵鬼哭狼嚎:

“谦谦,你好帅!”

“谦谦,我爱你!”

“谦谦,看到你,我好幸福!”

……

面对粉丝的疯狂,欧阳谦谦微笑着向她们挥手问好,然后快步朝程秋所在的位置走去。

“谦谦?他来这里干啥?”

程秋很诧异,心说晚会也没邀请欧阳谦谦参加啊。

再说了,以欧阳谦谦目前的咖位,晚会也请不起啊。

纪念一个作古很久的唱戏的老人的晚会,根本没有热度,没有流量,赞助商都不愿赞助,哪有什么经费请明星大腕。

但欧阳谦谦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这里,难道他参加的是其他活动?

“程老,我是欧阳谦谦,怀着崇敬的心意,特来参加纪念姚老的晚会,还请程老许可。”

欧阳谦谦来到程秋面前,微微弯腰,毕恭毕敬的说道。

“谁?是谁邀请你来的?”

程秋疑惑的问道。

“江枫邀请的。”

欧阳谦谦恭敬依旧。

“小枫,是你?!”

程秋万分激动,一把抓住江枫的胳膊,急切的问道。

“嗯,师爷,徒孙想给您老一个惊喜,大家一起热闹热闹,嘿嘿。”

江枫觉得胳膊被老人抓的生疼,但也只能强忍着。

“好,好孩子,师爷没白疼你!”

程秋激动的嘴唇有些颤抖。

院领导显然已经提前知道些什么,并没有因为欧阳谦谦的到来,而激动。

又一辆豪华商务车停在了学院门口,车门打开,两人同时从车里走出来。

“是康健大大,和他的好哥们周国发!”

“爱了爱了,康健大大,国发大大,好基友!”

“康健大大,你啥时候发新歌啊,我们等得花儿都谢了!”

……

华康健和周国发微笑着给歌迷影迷打招呼,然后快步朝程秋走去。

“程老,我是华康健;”

“我是周国发;”

“我们受江枫的邀请,来参加纪念姚老的晚会,还请程老许可。”

二人态度恭敬谦卑。

“好,好,欢迎欢迎!”

作为戏曲协会的会长,同时还是华夏中央歌剧舞剧院副院长,程秋也是经历过很多大场面的人,早已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神来,恢复了往日的淡定从容。

又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了学院门口,一个一袭黑色西装的高大帅气男从车里走出来。

“啊!真的是张天歌大大,晕了晕了!”

“好man 啊,天歌大大!”

“天歌大大,《吻别》啥时候上线啊,人家等的好着急!”

……

张天歌微笑着给粉丝简单打了招呼,一路小跑来到程秋跟前。

“程老,我是张天歌,受江枫的邀请,特来参加纪念姚老的晚会,还望恩准!”

张天歌的态度也很恭敬谦卑。

“好,欢迎,热烈欢迎你。”

程秋尽管表现的很镇定,但内心却激动不已。

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都是真的。

欧阳谦谦、张天歌、华康健,这三位在当今歌坛,都是顶流,妥妥的天王巨星,出场费以百万甚至千万计;

更为重要的是,这三位的品性,口碑都极好,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负面新闻,甚至还时常被官方媒体点名夸赞,妥妥的正能量的代表。

周国发也是一个品性极好、很低调的演员,尽管最近两年在电影圈混的不咋滴,但人家从来没有刻意蹭热度,制造绯闻来提升知名度,而是依旧兢兢业业磨炼演技;

这四位能来参加晚会,按理说程秋很开心,但此时他却很忧虑。

因为这四个人,任何一个人的出场费,晚会都出不起。

别说出场费了,甚至连接待他们入住酒店的费用,晚会恐怕都出不起。

哎,江枫啊,你给师爷制造的这个惊喜,实在太大了啊,大的你师爷都受不起了啊。

江枫看出了程秋的顾虑,悄悄在他耳边说:

“师爷,他们都说了,不要出场费,也不用咱们接待,晚会结束后,他们会自行离去的。”

“啥?还有这等好事?你小子给了他们什么承诺?”

程秋小声问道。

“没给什么承诺。他们说英雄,应该被历史铭记,而不应该被遗忘。”

江枫憨笑着说道,随即提醒道,

“师爷,让大家伙进去吧,晚会时间马上到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