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戏曲协会的决定

《赤伶》一出,让所有前来祭拜姚圣梅的戏曲界大佬显得格外激动;

不仅是因为《赤伶》极大的抬高了他们的社会认同感,

更因为《赤伶》是一首古风曲,并把戏曲里的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昆曲念白等完美融合,具有很强的传唱性;

此曲一旦流传开来,势必能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对戏曲的关注度,甚至对戏曲重新产生热爱,并愿意学习戏曲;

曾几何时,戏曲是何等繁荣昌盛,各种曲种流派层出不穷,可谓风光无限,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戏曲逐渐没落了;

甚至到了眼下无人问津的尴尬境地;

戏曲,是华夏民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更是华夏独有的,被称为国粹;

国家自然不愿意看到它如此落寞,更不希望它在不久的将来销声匿迹;

所以,国家提出了要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的指导思想,并在主流媒体不断宣传;

这一指导思想提出后,戏曲界率先作出积极响应,先后开展了一系列宣传活动,大力宣传戏曲;

但实际取得的效果,实在惨不忍睹;

一场戏曲晚会,愿意花钱买票的观众,寥寥无几;

就算免费送票,愿意到现场观看的群众,也零零散散;

进场观看的群众,绝大多数都是老年人;

因为年轻人几乎不听戏,流行歌才是他们的最爱;

另一方面,愿意沉下心来学唱戏的年轻人很少,有天赋又愿意学的,更少!

戏曲人才,青黄不接,断层了!

戏曲界的各方大佬痛定思痛,经过多方研究,决定请全国知名的作曲家,写出几首融入戏曲元素的流行歌曲,并请有一定戏曲功底的明星演唱;

这个尝试,在一段时期内,确实取得了成功;

因为成功推出了玉无瑕。

玉无瑕推出了几首融入戏腔唱法的流行歌曲,一度激发了广大年轻人对戏曲的兴趣;

但由于经费有限,请不起王牌制作人写歌,而且即便是王牌制作人,大多数对戏曲不了解,或者知之甚少,写不出符合要求的歌;

即便有些王牌制作人对戏曲有所了解,也不愿意写有关戏曲元素的歌。

因为戏曲元素和流行乐相结合,很难写,把握不好,就会变成四不像,根本得不到市场认可;

而同时具备极佳的传唱度,难度就更大了;

所以,玉无瑕空有雄厚的戏曲功底,空有一副好嗓子,却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为戏曲逆天改命;

也曾强行发行过戏曲元素的歌,因晦涩难懂的歌词及唱腔,引起歌迷的强烈不适,导致人气大幅度下滑;

后来接连推出几首传唱度美誉度极高的流行歌,才一举奠定如今歌王的地位;

但,戏曲大佬依旧没有放弃这种尝试,只不过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歌,和唱歌的人;

今日,猛然听到江枫演唱的《赤伶》;

在场的戏曲界大佬,几乎同时眼睛为之一亮,神情万分激动;

因为《赤伶》,就是他们想找却一直未得的那种歌曲;

唱《赤伶》的江枫,是个充满阳光的青春美少男,长得一表人才,高大帅气;

虽然刚出道,但第一届好声音总冠军的名头,绝对响当当,在加上《万疆》《听妈妈的话》这两首传唱度极高的歌曲的加持,让江枫几乎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人气直逼一线明星;

合适的歌,合适的歌者,同时具备了;

戏曲大佬们心里乐开了花。

所以,当祭拜活动一结束,戏曲协会的五位大佬们,就迫不及待的把戏曲协会会长程秋团团围住;

作为戏曲协会的会长,同时还是华夏歌剧舞剧院的副院长,陈秋对《赤伶》的敏感度,和戏曲界大佬相比,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以,程秋根本没给大佬们太多发言的机会,直接说道:

“你们的想法我懂,我也很支持,《赤伶》确实把戏曲中的女声唱法、戏腔唱法、昆曲念白等元素完美融合,而且很有传唱性和流行性,对我们宣传戏曲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我想问问大家,咱们的经费够么?”

“或者这么说吧,你们觉得《赤伶》这首歌曲,值多少钱?”

此话一出,在场的戏曲界大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回答。

戏曲协会每年用于宣传戏曲的经费满打满算一千万。

可是如今半年过去了,已经花掉一半,余下的钱,下半年已经都有支出计划了,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买《赤伶》。

大家都是文化人,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因为他们知道,就算一千万全部拿出来,也买不起《赤伶》。

可是,发现这么一首对宣传戏曲有极大促进作用的歌曲,叫这帮戏曲界大佬如何心动,他们不愿眼巴巴的看着这首歌,就这样和戏曲协会擦肩而过;

所有,有人抱着侥幸心理,弱弱的说:

“程会长,江枫是您的徒孙,我想只要您开口,江枫肯定会听您的。”

“对呀,程会长,江枫是玉无瑕的徒弟,玉无瑕是您的徒弟,所以,江枫是您的亲亲徒孙啊,是咱戏曲界自己人,自己人得帮自己人,您说是么?”

“嗯嗯,自己人帮自己人,天经地义,咱们戏曲界在团结!”

“对对,如此看来,再谈钱的话就不合适了,自己人谈钱伤感情,嘿嘿。”

“是呀,我想江枫肯定愿意免费帮咱宣传推广戏曲的,就像玉无瑕一样,因为他是玉无瑕的徒弟,嘿嘿!”

……

五位戏曲协会大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但说出来的话,让身为会长的程秋觉得丢人,更感到愤怒。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哎,我怎么天天和这帮不要脸的玩意儿为伍呢,实在羞先人啊!

只见程秋拉长了脸,冷哼道:

“要说你们说去,老头子拉不下这个脸。都是几十岁的人了,说话咋不过过脑子呢?”

“你们扪心自问,如果这首歌是你们写的,你们会怎样做?

是高风亮节,无偿奉献出来?

还是待价而沽,名利双收?”

程秋似乎越说越生气,居然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指着在场的五个戏曲协会高层,大骂起来,

“当初你们为了宣传戏曲,一个劲的嚯嚯老子的徒弟,让他的事业几乎断崖式下滑,后来要不是高人相助,他恐怕从此一蹶不振了;”

“如今,你们为了宣传戏曲,又想霍霍老子的徒孙;

老子当初傻,但现在不傻了,你们要是拿不出足够的筹码,老子就算拼了这个会长不当,也不会让你们染指《赤伶》!”

“你们不要觉得老子老了,快退休了,管不了你们了,可是你们记住喽,老子现在还是会长,惹毛了老子,你们谁都别想好过!哼!”

程秋的一番话,怼的在场的各位大佬面红耳赤,惭愧的无地自容。

当初大家为了业绩,更为了自己的前途,确实愧对玉无瑕,给他的事业造成了机会毁灭性的打击;

片刻后,有人小声问道:

“程会长,您别生气,只要江枫同意把《赤伶》版权给咱们协会,您咋说,咱就咋办!”

“嗯嗯,是呀,只要能拿到《赤伶》版权,咱们都听您的。”

此刻,戏曲界大佬的眼里只有《赤伶》,只要能得到《赤伶》,一切都好商量。

因为只要《赤伶》在手,宣传戏曲的效果,绝对妥妥的;

正如程秋刚才说的那样,大家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对于名啊,利啊,早已看淡了,放下了;

唯一没看淡,放不下的,就是戏曲;

他们不想戏曲在他们手中没落,他们更不愿意成为戏曲没落的罪人;

他们想把戏曲发扬光大,做梦都想。

这个梦想,几乎成了他们那一代人的执念。

“我咋说,你们就咋办?这可是你们说的,可不能反悔!”

程秋严肃的说完,用凌厉的眼神,挨个和现场每一个人对视。

在场的五位戏曲协会的高层领导,用坚定的眼神回复了程秋。

“好,那我就替我徒孙开条件了哈。

第一、让玉无瑕担任戏曲协会常务副会长,并成为下任会长第一顺位人选;

第二、江枫如果在娱乐圈被人污蔑、恶意诋毁等,戏曲协会必须第一时间站出来声援;

第三、一次性支付江枫版权费至少五百万;”

此话一出,在场的大佬不淡定了;

第二第三个条件,可以答应,但第一个条件,他们实在答应不了。

这摆明了是程秋在给他徒子徒孙铺路。

一旦玉无瑕担任下一任戏曲协会会长,那么在将来,江枫极有可能成为下下任戏曲协会的会长;

你个程老头,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响啊!

程秋微笑着扫视一圈后,平静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的想法,觉得我这样安排,很自私,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以戏曲现如今的尴尬境地,还能存活几天?

如果戏曲没了,什么会长,什么副会长,什么协会,还会存在么,肯定不会,统统化为乌有!”

而我们,就是扼杀戏曲的刽子手,更是历史的罪人!”

但我相信玉无瑕能把戏曲发扬光大,玉无瑕对戏曲的爱,那是发自骨子里的;

江枫先后写了《万疆》《赤伶》,这两首歌曲,都很好的融入了戏曲元素,传唱性极好,这说明他很喜欢传统文化,并且对传统文化有很深的研究。

我相信,他还会写出更多传唱性很好的带有戏曲元素的歌曲;

我相信,在他们的引领下,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戏曲,对传统文化感兴趣,愿意学习,愿意传承;

到那个时候,学习传统文化,研究戏曲,势必会成为一种潮流;

我甚至敢大胆预测,到那个时候,会有王牌音乐制作人重新研究戏曲,会写很多融入戏曲元素的音乐作品;

甚至会有导演以戏曲为题材,创作剧本,然后拍成电视剧或者电影;

这难道不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场景么?”

程秋一席话,感动了自己,也感动了身旁的所有人;

让更多的人了解并学习传统文化,了解并学习戏曲,确实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所有,所有人,被程秋说服了。

……

祭拜完姚圣梅后,江枫想离开,因为晚上还有约了华健、周国发见面。

但却被师父玉无瑕拦住了,说这是他师爷程秋的吩咐。

江枫只好暂时留下,但玉无瑕却要替师父出面,恭送前来祭拜师爷的各路人士。

江枫独自一个人,觉得有些无聊。

好在此时,系统机械电子声在耳畔响起。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获得初级盲盒一个,是否打开?”

“打开。”

江枫很期待,这次开盲盒,会得到什么好东西。

“叮咚,盲盒开启,恭喜宿主获得冰镇可乐一瓶。”

啥,冰镇可乐,系统,你这是在逗我玩呢?

不过还是比谢谢参与好点,不是么。

于是乎,江枫打开了可乐,慢慢品尝,确实够冰。

由于无聊,江枫决定看看自己的声望增长了多少。

让系统打开个人信息版面。

【宿主:江枫】

【年龄:19】

【职业:声乐系学生】

【寿命:32】

【身体素质:45(正常人50)】

【音乐声望:300万】

【演绎声望:1.5万】

【文学声望:0.1万】

【综合声望:301.6万,其中可用声望288万;】

【其他声望:待开启】

我去,300万声望,这么多?

看来《万疆》《听妈妈的话》很受大家喜欢啊。

这两首歌,确实很火,江枫二字,现如今也是全网热度最高的俩字;

既然有这么多声望,要不抽抽奖吧。

于是乎,系统打开了虚拟抽奖界面。

江枫毫不犹豫直接默念二十连抽。

第一个二十连抽,结果全是谢谢参与。

江枫很不服气,再抽。

第二个二十连抽,结果还都是谢谢参与;

不甘心,再抽。

第三个二十连抽,结果中了两瓶冰镇可乐;

手气开始好转啦,再抽。

第四个二十连抽,中了十瓶冰镇可乐;

好啊,手气更好啦,再抽。

第五个二十连抽,结果又是谢谢参与。

连续五次二十连抽,已经消耗掉一百万声望了,结果只抽到十二瓶冰镇可乐。

江枫很郁闷,赌气似的嘟囔道:

“最后二十次,再抽不到好东西,今天绝对不抽了。”

第六次二十连抽,终于获得一首歌《新贵妃醉酒》;

啊哈哈,不错不错,值了值了。

《新贵妃醉酒》是李玉刚演唱的一首很经典的歌曲。

这首歌曲把具有华夏古典文化内涵的歌词和现代流行音乐的旋律完美结合,将京剧和流行乐巧妙融合,在编曲上大量运用华夏特有的乐器:如二胡、古筝、箫、琵琶;加上李玉刚独特的双声唱法,使得歌曲风格独树一帜。

此歌一经推出,就在整个华夏掀起了一股汹涌澎湃的热潮。

嬉笑颜开的江枫,决定在抽一次,因为他觉得手气来了。

结果,第七次二十连抽,抽了个寂寞,全是谢谢参与。

日了狗了,我就不信了,再抽。

第八次二十连抽,再次抽了个寂寞。

不抽了,不抽了,看来今天手气不太好啊。

江枫有些锤头丧气,一百六十万声望,只抽到一首歌,他觉得亏大发了。

但似乎心里还不甘心,于是再次自我安慰:再抽最后一次,不管抽到抽不到,都不再抽了。

第九次二十连抽。

江枫的心情,立马变得美丽起来。

因为这次,得到不少好东西。

“恭喜宿主,获得歌曲《勇气》;”

“恭喜宿主,获得电影剧本《霸王别姬》;”

“恭喜宿主,获得歌曲《九九女儿红红》;”

“恭喜宿主,获得歌曲《一起吃苦的幸福》;”

尽管余下的都是谢谢参与。

但就这四个奖品,已经让江枫乐得合不拢嘴,绝对赚大发了。

几首歌,各个经典,个个传唱度都很高;

电影《霸王别姬》,在地球上的华夏电影史上,绝对是一座里程碑式的丰经典电影。

光明网曾经这样评价:作为华语影坛的旗帜级作品和享有世界级重要荣誉的电影,《霸王别姬》兼具史诗格局与文化内涵,在底蕴深厚的京剧艺术背景下,极具张力地展示了人在角色错位及面临灾难时的多面性和丰富性,其中蕴含的人性的力量和演员们堪称绝妙的表演征服了全世界的众多电影观众。该片不但在艺术上被国际影坛认可,而且发行上也获得了成功,影片在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乃至东欧、非洲卖得很好。

正当江枫沉浸在无比的幸福中时,被师父玉无瑕刚叫住,说师爷程秋找他有要事相商。

师徒俩一路小跑,来到程秋面前,旁边还坐着五位戏曲协会的高层,个个看向江枫的眼神,充满善意和宠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