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祭拜师祖,清唱赤伶

凯越华庭酒店,5107室。

江枫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张天歌,不知该说些什么。

实在没想到张天歌来的这么快,而且直接到酒店来看他,不是说好的到午饭时才见面么。

“有什么好惊讶的,人家是冲着《吻别》来的。”

欧阳谦谦酸溜溜的调侃张甜歌,好兄弟就是用来挖苦的,不是么。

“你丫的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张天歌当即给了欧阳谦谦一拳头,然后转过眼神看着江枫,有些忐忑的说道,

“江枫,让你见笑啦,我确实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吻别》的词曲,不知现在可否一睹为快?”

“没问题。”

江枫十分爽快的把写有《吻别》词曲白纸递给张天歌,然后又打开电脑,播放《吻别》伴奏曲。

张天歌认真的看着《吻别》词曲,很快就沉浸其中,浑然忘我了;

当耳畔响起《吻别》伴奏曲后,张天歌的眼神更加迷离,痴呆,完全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

江枫没想到张天歌竟然因为《吻别》而陷入痴迷之中,心中暗叹《吻别》给他唱,果然没错;

就连一旁的欧阳谦谦都轻声感叹:

“江枫,你把《吻别》给张天歌唱,是最英明的选择,他对这首歌很有感觉。”

江枫和欧阳谦谦没有打扰进入物我两忘状态中的张天歌,而是在一旁默默看着。

许久后,张天歌终于恢复了清醒,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江枫,谢谢你,这首歌,我太喜欢了,太喜欢了……”

“停,停,停,我说天歌啊,咱们亲是亲,但请兄弟也得当面锣对面鼓,把账算清不是。”

欧阳谦谦来到江枫和张天歌中间,对张天歌嬉笑着说道,

“江枫面子薄不好意思开口,那我替他说,你觉得《吻别》值多少钱,说个价?”

“谦哥,别,啥钱不钱的……”

江枫有些尴尬,想制止欧阳谦谦的话,毕竟在他看来,如此直白的提钱,很伤感情。

“江枫,别担心,我们家天歌可是很有钱滴,此时不宰更待何时,哈哈!”

欧阳谦谦没心没肺的调侃道。

没想到张天歌却认真的说道:

“江枫,我认为《吻别》是无价的,我出不起钱买它。”

“但我承诺,只要让我唱《吻别》,这首歌带来的一切收益,我都不要,全都归你。”

江枫闻言,诧异的看着张天歌,不知该如何回答。

欧阳谦谦也很诧异,他没想到张天歌竟然还有如此疯狂的一面。

要知道张天歌可是华语歌坛绝对的天王巨星,段位比他欧阳谦谦还要高不少。

但凡被他演唱的歌,都能带来超乎想象的收益;

更何况还是《吻别》这种现象级歌曲,产生的收益肯定要用亿计算的;

没想到张天歌竟然为了这首歌,根本不在乎这些。

“天歌哥,我现在签约华庭了,这些事就交给经纪人和公司去处理吧,他们肯定会商议出一个最佳方案的,咱们只管把歌唱好就行了,不是么?”

江枫微笑着说道,他觉得他的这个提议,应该是最好的方案。

此时,江枫的电话响了,是玉无瑕打来的。

“师父,您找我?”

江枫说话的态度很恭敬。

“江枫,今天是我师爷,也就是你师祖的祭日,我想带你一起去祭拜他老人家。”

电话那头,玉无瑕的声音有些低沉。

“师祖,祭日,祭拜?”

江枫瞥了一眼旁边的欧阳谦谦和张天歌,没有犹豫,很干脆的回答道,

“好,师父您在哪,我马上过去。”

“我在楼下大厅,你来吧。”

挂掉电话,江枫把此事告诉了欧阳谦谦和张天歌,带着歉意说;

“真抱歉谦哥,天歌哥,中午不能和你们一起聚餐了。”

“没关系,祭拜先人重要,咱们以后再约。”

欧阳谦谦安慰道。

“江枫,我真羡慕你,能成功拜玉无瑕为师。”

张天歌用羡慕语气说道。

“或许这就是我和师父之间的缘分吧。”

江枫微笑着说道。

“江枫,你知道玉无瑕的师父是谁么?”

张天歌问道。

“这个还真不清楚,还没来得及和师父沟通。”

江枫汗颜回答。

“你师父的师父,也就是你师爷,叫程秋,是华夏戏曲协会的会长,在华夏戏曲界拥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同时他还是华夏歌剧舞剧院副院长,这重身份,让他在整个华夏文艺圈拥有超然的地位;”

一句话,你这位师爷,很牛逼!”

欧阳谦谦及时给江枫答惑解疑。

“嗯,听你这么一说,确实很牛。”

江枫对所谓的师爷程秋,依然没啥概念。

“江枫,你要抓住祭拜你师祖的机会,和你师爷搞好关系,只要能赢得他的青睐,你将来能在华夏整个文娱圈横着走!”

欧阳谦谦发现江枫似乎对程秋不感兴趣,赶忙提醒道。

“嗯,好,我会的,我尽量哈。”

江枫淡淡的回答。

……

一辆豪华商务车,在马路上疾驶而过。

车里坐着玉无瑕和江枫,还有两个随行人员,一路无话。

不知过了多久,商务车开到一处环境清幽的僻静处停下。

江枫和玉无瑕下车后,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青年人恭敬带路。

这里依山傍水,茂林修竹,鸟语花香。

这里是一处宽敞的墓地陵园。

陵园里有很多人,几乎全都身穿黑色长袍,表情肃穆。

江枫这才明白,为何上车时,玉无瑕把一件黑色长袍丢给他,让他换上;

看来大家都是讲究人。

墓地的风格,朴实无华,却自显庄重。

墓地以梅花为基调,墓园、甬道、墓基和主墓都是由梅花作为主要图案:

甬道上嵌的是碎石子组成的梅花图案,墓基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的五枚花瓣,就像是一朵洁白的梅花。

墓后大理石墓碑上刻着“姚圣梅之墓”。

看来这个叫姚圣梅的先人,生前一定很喜欢梅花。

正对着坟墓的空地上,搭建了一个巨大的戏台。

不时有人咿咿呀呀的在后台调嗓子。

“江枫,随我去见你师爷。”

玉无瑕表情严肃的说道。

“嗯。”

江枫很听话,跟在玉无瑕身后。

不一会儿,二人走到戏台后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原来这位慈眉善目的老人家,就是我师爷程秋啊,还真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

玉无瑕快步走上前,弯下腰,恭敬的说道:

“师父,徒儿来了。”

“嗯,先坐下休息会。”

程秋睁开眼,沉声道,随后瞥了江枫一眼,没作声。

“嗯,师父。”

玉无瑕并没做坐下,而是把江枫拉到老人身边,微笑着说:

“师父,这个小孩叫江枫,是徒儿刚收的徒弟,今天特意带来给您老问安。”

玉无瑕言毕,正要吩咐江枫给老人问安,没想到老人却率先开口说话:

“江枫,是那个把女声唱法、戏腔唱法融入到《万疆》的江枫么?”

“嗯嗯,是,是他,您老原来也知道《万疆》啊?”

玉无瑕有些诧异。

“《万疆》这两天太火了,想不知道都难啊。”

老人说完,微笑着看着江枫,道:

“原来你就是江枫啊,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江枫被夸的有些尴尬,只得硬着头皮回答:

“谢师爷,愧不敢当。”

旋即,忽然想到还没有给师爷程秋问安。

尊师重道,在戏曲行当,是最关紧要的头等大事,千万不能马虎。

所以,江枫当机立断,快速整了整衣服,笔直站立,然后双膝跪地,高声说道:

“徒孙江枫,见过师爷!”

随后对着老人恭敬磕头。是一个头磕到地上,还带响的那种。

“哈哈哈哈,好,好,好,好徒孙,快起来,快起来。”

程秋被江枫这一出,惹得很开心,站起身,亲自把江枫扶起来,转头对玉无瑕说:

“玉无瑕,你收了个好徒弟啊,现如今,还能遵循古礼见长辈的,不多见,不多见啊。”

“师父慧眼,小枫确实很好。”

玉无瑕看了江枫一眼,表示很欣慰。

“哎,要是你师祖还在,听到你唱的《万疆》,一定会很开心的。”

程秋感伤的说道,随即不管江枫爱不爱听,只管自顾自的絮叨他的师傅姚圣梅的事情。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夜,随着倭军枪声响起,华夏全国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此时尚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安远县城内一片祥和,戏院的戏台上仍咿咿呀呀的唱着悲欢离合《桃花扇》,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是不知这戏里戏外唱的是谁的悲欢谁的离合。

姚圣梅,便是这戏院的“角儿“,方寸戏台上,只见他水袖柔婉、昆腔曼妙,在一众叫好声中,生生演活了那敢爱敢恨、不惜血染桃花的李香君。

然家国破碎,山河飘零,孰能幸免。

不久,战火便绵延到此,倭国人包围住县城,并来到戏院要求给他们单独演一场,以慰问所有倭国士兵,并指名姚圣梅出场,若是胆敢拒绝,便烧了整个戏院乃至县城,所有人亦难逃一死。

姚圣梅没有拒绝,转身坐到妆台前,描起了眉目。

是夜,小县城内一片寂静,映衬着戏院里灯火通明,倭国人都坐在戏台下,喝着酒吃着肉,放肆谈笑。

锣鼓敲响,戏幕拉开,好戏开场。

台上唱的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台下坐的是豺狼虎豹,恶鬼当道。

随着鼓声急切,唱腔愈发悲愤,台下那些豺狼竟似也怔住了,就在此刻,台上“李香君“大喝一声“点火。“

直到敌人发觉,火势早已蔓延,想逃出去却发现门早已被堵得严严实实,整座戏楼都在他们不知不觉间被泼洒了油。

台上的戏还在唱着,正唱道:

“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楼塌了,戏却未终……

絮叨完毕,程秋情难自已,老泪纵横。

江枫听完老人的讲述,对姚圣梅肃然起敬,心中感叹道:谁说戏子无情,怎知戏子也有心,戏子也爱国;

忽然,系统机械的电子声在江枫耳畔响起:

“叮咚,宿主触景生情,获得歌曲《赤伶》。”

“叮咚,系统发布新任务。”

“系统任务:在姚圣梅墓前唱《赤伶》;”

“系统奖励:初级盲盒一个。”

江枫被系统提示音整的有点懵,这也太意外了。

“系统,是不是以后有类似的场景,只要我发自真心的触景生情,都能获得好处啊?”

江枫心里美滋滋的问道。

“也不一定,要看本系统心情,记得完成任务哦,否则会有惩罚哦。”

系统机械电子音回答。

一想到惩罚,江枫就一阵后怕,刚忙保证马上完成任务。

“师父,听了师祖的事迹,让我心生感触,我有些灵感,想写首歌。”

江枫认真的说道,心说借用师祖的故事背景,写《赤伶》,也算相得益彰吧。

“好,这里有毛笔,有宣纸,放心写吧。”

程秋听说过这个徒孙会作曲,但没想到今天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现场作曲,还真觉得新鲜。

江枫也不废话,拿起桌子上的毛笔,在宣纸上开始奋笔疾书;

几乎是词和曲同步进行;

这一幕,看傻了一旁的玉无瑕和程秋;

他们在心里感叹:江枫是个怎样的怪胎啊。

只片刻功夫,江枫完成了创作。

当程秋和玉无瑕看到宣纸上的歌词时,呼吸变得急促,眼睛变得湿润,浑身的血液加速流动起来。

因为词,写的太好了,简直写到他们心坎里了……

“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程秋眼望着歌词,轻声反复吟诵其中的词句,眼泪婆娑,最后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师父啊,您老人家在天有灵,来听听这首歌吧,谁说戏子无情,怎知戏子也有心,戏子也家国情怀啊……”

甚至哭的一度昏厥过去。

玉无瑕也万分激动,终于有一首歌,唱出了戏子的心声,叫他如何不激动。

苏醒后的程秋,拉住江枫的手,颤声问道:

“江枫,这首歌,我恳求你,在你师祖的坟前,唱一遍这首歌,行不?”

“行,只是这伴奏,恐怕跟不上啊。”

江枫认真回答,毕竟词曲刚写出来,怎么着也要和配乐的人一起磨合一段时间才行。

“不要伴奏,清唱,只清唱,行么?”

看着老人眼神中的渴望,江枫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用力点头道:

“嗯,那就清唱。”

“小刚子,去,召集所有人,全都到戏台前来,咱们一起陪着你师爷,听《赤伶》!”

……

戏台上,江枫笔直站立,表情肃穆,眼神凝望着对面不远处的坟墓,开始了他的清唱。

“戏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扇开合锣鼓响又默

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惯将喜怒哀乐都融入粉墨

陈词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戏台下,一众来祭拜姚圣梅的人,个个神情激动,泪眼婆娑,甚至颜面无声哭泣;

既然前来祭拜姚圣梅,说明这些人有很多是从事唱戏行当,就算不唱戏,也和唱戏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家都知道自古戏子就被低看一眼;

那句永远磨灭不掉的话:biao子无情戏子无义。

刺痛着每一个唱戏人的神经,为了撕掉这个标签,他们做过无数努力,可是依然没有撕掉;

这种痛,是痛入道骨子里的,是尊严被践踏之痛。

可是,今天,他们挺起了脊骨,因为他们听到了灵魂深处的呐喊声,他们找回了做戏子的尊严;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只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只这一句话,就足以说明,戏子有情,戏子有心,戏子也有家国情怀……

舞台上,江枫的演唱还在继续,不过却转换成女声唱法……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谁是客

啊……”

台下众人听之,心头顿时为之一震,眼睛也为之一亮。

这是女声唱法,还融入了戏腔唱法,而且唱的如此哀怨悠扬婉转;

这是清唱啊!

清唱最考验唱功!

就连戏曲协会会长程秋,玉无瑕,也被江枫如此唱法深深震撼。

舞台上,江枫一句昆曲念白:浓情悔认真,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

再次惊艳了众人。

紧接着,演唱继续……

“戏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扇开合锣鼓响又默

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惯将喜怒哀乐都藏入粉墨

陈词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终是客

你方唱罢我登场

莫嘲风月戏莫笑人荒唐

也曾问青黄也曾铿锵唱兴亡

道无情道有情怎思量

道无情道有情费思量;”

“师父,您听到了吧,您都听到了吧,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这唱的分明就是您啊……”

程秋抬头看向天空,悠扬婉转的歌声也在天空飘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