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杀人不灭口

“知知,你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要是能找到就好,要是找不到我在想其他的办法。”聂风揉了揉她的脑袋,眼睛满是宠溺与温柔。

慎城虽然很危险,但应该也没到那种非死的地步,更何况父母跟舅舅都在那边,去一次倒也无妨。

“我就知道哥对我最好。”聂轻烟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无比灿烂,心中担忧不已。

慎城此行危险无比,她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害了哥哥,也害了父母他们。

时间明明晃晃,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三天。

就在聂轻烟以为找不到人的时候,小三居然回来满脸激动的告诉她,找到了。

“真找到了,在哪?”聂轻烟声音是说不出的激动与颤抖,整个人更是达到了一种亢奋的状态。

“南吉客栈。”小三话音刚落,身旁早已经没了聂轻烟的人。

真的只是故人吗?

他怎么觉得大小姐对这个人这么上心,该不会是瞧上人家了吧。

想到那人风流俊俏的模样,小三心中忍不住一跳,就那样的男子,连他看了都忍不住心动,更何况是大小姐呢。

南吉客栈门口。

聂轻烟来回不停的踱步,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自己进去后应该说些什么。

那人一看就来的非凡,绝不是他们这个小地方能够留得住的,她该怎么说才能让那人相信她是有合作价值的呢?

“大小姐,你怎么不进去?”小三急匆匆的把结果看到在门口傻愣着的聂轻烟。

“现在就去。”

聂轻烟说着就进了南吉客栈,心中慌的一批。

小三倒是很淡定,直接问前台的小二:“哎,我问你们就我刚才询问的那个公主,他现在在哪?”

“这个不清楚,他们刚才来这里办了退房,不知道去哪里了。”小二回答完,就匆匆离开了,他还要赶紧去给客人们端饭呢。

聂轻烟眼中的精光瞬间消失,看来是她来晚了,到底是错过了。

“小三,我们回去吧。”

“是,大小姐。”小三明显的感觉周围的空气降低,有种山雨欲来的感觉,沉默的低着个脑袋不敢吭声。

没想到转了一圈居然给转没了,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我让你最近留意兰家,他们现在有什么动作吗?”

在这里停留了三天,也不知道慎城那边的情况如何?不能再拖下去了,她必须尽快动身去慎城才行。

“兰絮茵来勺心城,前几天去了旁边的森林历练,这几天都没回来。”小三一脸凝重的说道。

这消息本来应该在前几天就探测到的,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消息今天才回来,估计是兰家有意把控消息。

“行,我知道了,我今天有事,就不回聂府了,你回去和我跟我哥说一声。”聂轻烟留下这句话就立刻转了脚步,朝着与聂府相反的方向走去。

不管兰絮茵是因为什么原因来的勺心城,这一次她都别想活着走出去了。

虽说聂府灭门不是兰絮茵的主谋,可她永远也忘不掉兰絮茵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当天死在兰絮茵手下的聂家人。

与其留着怎么个祸害逍遥自在,还不如趁机除了。

聂轻烟眼中杀气凛然,很快就转换为了一汪平静的泉水。

勺心城旁边的森林名为心魔,据说当初创建勺心城的大能者就是在这里丧生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心魔森林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勺心城的保护林,因为那位大能者的灵魂在这里守护着他们。

这个说法,聂轻烟从小信到了大,如今再次想起,也不过是轻笑一声。

这要是那个大能者知道了,估计能恨死自己当初的决定吧,好不容易费心费力建起来的勺心城,居然被众人以这样的方式祭奠他。

森林里风沙沙的吹过,卷起一片又一片的绿色落叶,犹如一条蟒蛇在林间穿梭而行,带着丝丝的寒气与森然。

脚步踏在这片熟悉的土地,聂轻烟既有感慨又有酸涩。

生活在心魔森林最外围的灵兽基本上都是一到二阶的灵兽,连三阶的灵兽都很少用。

可以说在外面,聂轻烟只要放出身上的压是无所畏惧的,没有任何灵兽敢来阻挠她,可是一旦往里面深入,那就不行了。

毕竟,她的修为只有筑基期二阶,充其量只能打过一只四阶灵兽,那还必须是在四阶灵兽虚弱的情况下。

聂轻烟绕着心魔森林慢慢的往前面移动,顺便寻找着兰絮茵的身影。

按照前世的时间推断,聂家灭门是在一个月之后,如果前世兰絮茵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到了勺心城,那这其中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要不然以兰絮茵的性格早就灭杀了聂家。

可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来心魔森林与灭杀聂家之间选择了先来心魔森林呢?

聂轻烟想不通其中的观点,也只能祈祷今天她能够亲自揭开这层面纱了。

从心魔森林最北面,聂轻烟一步一步的绕到了最南面,遇到了不形形色色的人,却没听到一丁点有用的消息不免有些泄气。

难道真的没事?

聂轻烟眉头微皱,眼见着天色已经擦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深入。

“我说这肯定是个幌子,你们怎么就能信了呢,心魔森林要是真的有什么宝贝早就被别人给夺走了,哪里还能轮到着让我们知道?”

一道压抑着的男音传来,聂轻烟瞬间警惕,目光轻微的扫了一下离自己实际离远的一些人。

有十几个人,男男女女大概都在二三十岁的样子,模样俊俏上乘,身上的服饰相同,蓝色的衣服都绣着白鹤的文样,居然是清合宗的人。

还真是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清合宗的人,看来这里的确是有什么猫腻。

聂轻烟悄咪咪的隐藏自己的身形与气息,听着一众人的谈话。

“话不能这么说,还是我偷偷从兰絮茵那里听来的,兰絮茵在兰家有着非比寻常的地位,我觉得这件事儿不可能是个幌子,我们跟着来准没有错。”

“是这个道理,我们几个人的修为不上不下,要是有什么助我们一臂之力,那里什么都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