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此故友非彼好友

“哦,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王庆宇眼中露出玩味的笑容。

兰家在叶阑宗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他聂风也不是什么千百年间难得一见的天才,兰家想要凭空刷掉一个可有可无的弟子人选那简直是轻而易举。

聂风被他这风轻云淡的模样气气的不打一出来,有心想上前辩解几句,却被走过来的自家妹妹拉住了衣袖:“我们回去吧,哥。”

“好,我们回去。”聂风看了一下自己妹妹,再联想到他们现在是在城北,便应了一句,拉着聂轻烟便匆匆的离开了决斗场。

与此同时,小五小六两个人也赶了过来,正好跟他们遇见,回客栈牵了马匹之后,四个人便一同赶回了聂府。

傍晚十分,小三小四也回来了。

“大小姐,你猜的可真准,兰家最近三番两次的派人进了勺心城,而且都隐藏在暗处,如果不是我从那些消息网花高价购买,恐怕还不知道这些消息呢。”小四气喘吁吁的说道,额头上大汗淋漓,心中焦急万分。

兰家跟王家联姻,该不会跟这些动作有关吧?

果然是这样,还真的是贼心不死。

哦,不,不能这个样子说,如果没有重生回来,那他们也算是谋划得当了。

只是可惜了……

聂轻烟眼中划过一道锋锐的光芒,心中风波涌起,面容平静的对着两人说道。

“行,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去王伯那里把你们今日的花费都领了,多领一些,以后天天出去打听兰家的消息,知道了吗?”

“是,多谢大小姐。”

两个人道谢,连忙退了下去,心中忧愁万分,完全没有多领钱的开心与愉悦。

他们两个从小就被聂家收下,生死聂家的人,死是聂家的鬼,如果聂家没了,那他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聂风一直坐在一旁,默默着没有开口,静静的看着自家妹妹安排一些,心中波涛翻涌。

妹妹好像改变了很多,变得锋锐了许多,妹妹从小就很聪明,可是从来没操心过这些事情,但今天一回来,她就一直在安排聂府大大小小的事情,井井有条,就好像一瞬间长大了。

这些都是需要代价的呀。

“知知,你这几天都去哪儿了?”聂风开口询问,眼中充满了心疼。

无论是去哪儿了,妹妹一定过得都不好。

是他没有保护妹子,聂风心中有些愧疚,又有些埋怨,如果当时他跟妹妹在一块,怎么也不可能让别人把妹妹推下水的。

“我落水后被冲到了下游,被路过的人救了,那家人有些势力,我听到了一些对聂家很是不好的消息,哥,这些事情我不方便说,但我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我不会做对聂家不利的事情。”聂轻烟有心想要告诉聂风真相,可话到嘴边就说不出口,不是害怕哥哥不相信他,而是害怕他会自责,可她又不愿意撒谎骗他,只能这么可怜巴巴的看着聂风,希望能够得到他的理解。

“我当然相信你了,你想要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哥永远支持你。”聂风斩钉截铁的说道,望着聂轻烟的眼中充满了柔和与宠溺。

既然妹妹不愿意让他知道,那他就不知道好了,不过他一定会慢慢的寻找真相,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对聂府不对,他是绝对不会放过那人的!

聂风眼中波澜不现,心中锋芒,杀意已起。

聂轻烟脸上露出释然的笑容,是呀,哥哥永远都会站在他这一边。

清风如徐,携着晨光漫步而至,眨眼间变到了第二日清晨。

聂轻烟与聂风用过早饭后,便与聂风商量去了,要去慎城的事。

“什么?你要去舅舅家?”聂风眉头微蹙,脸上写满了不赞同。

慎城现在可谓是风云诡谲,无论是谁搅进去都是一个死字,这个时候去那个是找死的行为,本来父母去,他都不乐意,现在妹妹要去,这简直是要他的命!

“是,我要去慎城,哥,你要跟我一块儿去么?”聂轻烟坚定的点了点头。

慎城她是一定要去的!

上一世,聂府被灭门之前,慎城就紧接着被灵兽潮攻陷,没多少人逃出来,可父母逃出来了,他们没死在灵兽潮,却死在了叶凡星手中,后来,她四处流浪,听到了不少消息,再加上她四处求证,便得到了最接近真相的那一条,那就是慎城之所以会成灵兽潮的必经之路,是有人谋划的。

她虽然没能查到背后的原因,但好歹是有了线索。

之前她就在想,慎城如果还可以离开,舅舅他们为什么没能跟着父母一块离开,可是在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后,她就知道了,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没有那个能力了。

不知为何,在那段时间,慎城是个城门口隐藏了很多金丹、元婴期的高手,但凡有人想要离开慎城,杀无赦!

父母他们之所以能离开还是借了原先爷爷奶奶的人情,求一位前辈帮忙才离开的。

唉!

如果她去的话,又该怎么样做,才能够保住慎城呢。

聂轻烟心中忧愁万分,脸上却带着笑容,双手合十,祈求的看着聂风:“哥,你就答应我嘛,我们去去就回,不会有什么事情,再说了,我都十年没见过舅舅了,我要是不去见见他们,估计再过不久就把他们都给忘了。”

“你真的那么想去?”聂风看着自己妹妹这副样子,有些无法拒绝。

“真的很想去,哥,你就答应我吧,要是你太担心的话,我们就把刀叔叫上好不好?”聂轻烟眼睛又委屈又期待,像是流光溢彩,闪闪发光的宝石,让聂风无法拒绝,只得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不过必须要叫上刀叔,但是如果刀叔接了任务的话,那你就必须乖乖的留在聂府,哪里都不能去,知道吗?”

“好好好,我现在就找刀叔,刀叔肯定会答应我的。”聂轻烟脸上立刻露出笑容,完全没有了萎靡的样子,蹦蹦跳跳的离开了大厅,去了隔壁巷子的刀风堂。

在刀风堂工作的基本上都是从佣兵工会上退下来的佣兵,这里的堂主刀叔就是这里的领头人,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有着金丹期巅峰的修为,在勺心城也算是有些名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