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完胜兰絮凝

兰家的人这个时候怎么会跟王庆宇在一块?

聂轻烟眉头皱的紧紧的。

“好,我知道了。”聂轻烟随口回了一句小石头,便飞快的朝着决斗场去了,心里面就有期待,又有担忧。

兰家的小姐么,真是不知道是哪一个,最好是兰絮茵。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她从高台上拉下来了呢。

聂轻烟眼波流转间皆是煞气。

此刻的决斗场人生鼎沸,聚满了人。

聂轻烟想挤都挤不进去,听着里面正在打斗的声音,心中默然松了一口气,寻了一处高地,就那么远望着。

擂台上一男一女,男的俊俏英朗,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郎,身上的玄色衣袍在擂台上咧咧作响,随着他的动作不断的旋转腾飞,真真是让人眼花缭乱。

女的指的是清秀美丽,一身雪白色琉璃长裙衬的她愈发娇小可爱,手中的剑刃更是给她增添了万丈光芒,多了几分高冷,像极了渴望而不可及的清冷仙子。

聂轻烟却知道这不过是兰絮凝营造出来的假象罢了,实际上的她可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荡妇,别看年龄这么小,实际上早就跟叶阑宗里一些天赋较高的男子勾搭在一起了,之所以还答应跟王家的怎么分手,全都是被兰絮茵逼的。

两个人打的不相上下,你来我往,游刃有余,在外人眼中倒是有一种不相上下的架势。

聂轻烟看得分明,这场比赛,兰絮凝赢定了。

他们两个人都是筑基三阶的修为,可无论是资源还是修炼功法,他们聂家都比不上兰家,这一点是早就注定的了。

这就好比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两个人,所看到的视野广度一样,也就注定了他们以后的人生不一样。

聂风额头上渗出的汗水越来越多,心中的焦急也越来越深,他不能再这么跟兰絮凝耗下去了,这样对他只有害没有利!

可如何能胜兰絮凝呢?

他是风灵根,除了在速度上占一些优势之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比不过兰絮凝的水灵根,尤其是兰絮凝修炼的功法太过强大,能攻能守,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眼见着局面就要进入尾声,兰絮凝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手中的剑刃凝聚出来的灵气也越来越浓,一刀一剑劈出的灵刃更是威力无比,蕴含着滔天的能量。

“聂风,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等会儿,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兰絮凝一边加强攻击,一边劝着聂风投降,眼中更是充满了得意的笑容。

就这样的人也敢挑衅她,简直就是找死!

“想要我认输,很简单,你叫一声“爷爷,我错了”,我立马就认输。”聂风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这人的脑子真是有病!

刚才跟他吵成了那个样子,是怎么觉得他可能会认输的?

兰絮凝娇俏的脸蛋儿被气的一片通红,攻势也愈发浓烈,手中的剑刃收起,向着天一指,大声喝道:“水之龙!”

无数的蓝色灵气瞬间汇聚在一起,慢慢的凝聚出了一条水龙,盘旋在兰絮凝的头顶上空,朝着聂风一阵怒吼。

机会来了。

聂轻烟眼睛一眯,忍不住露出笑容。

真是没想到呀,兰絮凝居然会用这么一招,这可是最费力不讨好的了。

“哥,你可以尽情发挥了。”

清冷如水的声音夹杂的灵气响彻在决斗场,所有的人都听了个清楚,忍不住回头望去。

直接一袭白衣飘然,浑身淡漠如水的女子静静的站在不远处的高台,目光清冷如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好像在俯瞰人世间的世态万物。

聂风先是一愣,这是妹妹的声音。

扭头看去,果然是妹妹!

这么多日来萦绕在心头的不安彻底消散,再联想刚才妹妹说的话,聂风眼中闪现出势在必得的光芒。

“水之龙,去。”兰絮凝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形成了一条威猛雄厚的水龙,狠狠的大喝一声。

水龙瞬间朝着聂风攻击而去。

聂风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脚下如风,瞬间就沿着决斗台的边缘朝着兰絮凝飞去。

眨眼睛的功夫,已经来到了兰絮凝身后。

兰絮凝心中大骇,连忙转过身来,运用灵力去阻挡,手中的剑刃也向聂风攻击而去。

可刚才已经耗尽了全身灵气的她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是聂风的对手。

“叮当。”

只听叮当一声脆响。

她从小用到大的剑竟然直直的从中间断开了!

兰絮凝惊的瞪大了眸子,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剑刃以及紧追着聂风朝两人奔过来的水之龙,踉跄的往后退去。

聂风适时的收了手,左手也算是拉着兰絮凝的胳膊向一边滚去,堪堪躲过了水之龙。

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要她的性命,他之所以跟她打,不过就是想让他道个歉。

水之龙冲向地面,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荡起层层灰尘。

等聂风在决斗场边缘站稳脚跟,就立刻将兰絮凝给推了出去,这才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聂风胜!”

兰絮凝脚步踉跄的跌进王庆宇的怀里,想到刚才的情况,恨的牙根儿痒痒。

凭什么!

凭什么她会输!

灰尘散去,擂台上一片干净,什么都没留下。

聂风看了看刚才水之龙攻击的地方,又看了看在擂台下面两个相拥着的人,双手抱胸,一副痞痞的模样,挑眉轻笑:“原本我还以为王庆宇你找了一个多有能耐的未婚妻,没想到你是这般的……啧,简直比你还要差劲,我都说了,我能完胜她了,你还不信,现在信了吧?”

“聂风,你别高兴的太早了,絮凝她可是人家的人,兰家在叶阑宗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你到底还想不想进入叶阑宗了?”王庆宇恶狠狠的提醒他,心中却在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够让三长老出手,断了这小子进叶阑宗的路,看他到时候还怎么得意的错。

“叶阑宗选弟子又不是由兰家一手遮天,你说我能不能进去?”聂风反问,丝毫没有讲这威胁放在心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