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回聂家

聂轻烟脑海中灵光一闪,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十分惊讶的询问:“师父,这里该不会不是尘月大陆吧?”

“嗯,这里是九岳大陆,是尘月大陆上面的界面,等你突破渡劫期达到羽化境便可以来这里生存。”

聂轻烟听到这话,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突破渡劫期不就可以飞升成仙了吗?

怎么才仅仅是达到了羽化境,那又是什么境界?

月无心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心中所想,轻轻的笑出了声:“呵呵,如果飞升成仙真的有那么简单的话,我师父也不会在这里徘徊这么多年,还不得其法了。”

“那老祖宗她最后成仙了吗?”聂轻烟好奇的问,眼中充满了流光异彩。

“成仙了,你要是想见她,那就努力修炼,早晚有一天你会见到她。”月无心很是骄傲的说道,眼中充满了崇拜与敬佩,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师父更出色的女子了。

“那师父,老祖宗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聂轻烟想要了解的更多,心中充满了对那个老祖宗的敬佩。

月无心笑道:“你要是真的感兴趣,那就好好的修炼,早晚有一天你会有机会亲自去了解的,要不然我跟你说的再多也是徒劳的。”

聂轻烟忍不住露出了失望,撇了撇嘴,眼睛里充满了几分幽怨。

什么嘛?明明知道为什么就不能跟她讲一下?

月无心眼中露出对晚辈的宠溺,语气温润的说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明天一天你就去学习一下这边的礼仪,免得后天的仪式出了什么差池。”

“什么仪式?”

“国师的继任仪式。”

聂轻烟望着一脸平静的月无心,总觉得她听错了。

国师的继任仪式?

这是在逗她呢?

这里又不是尘月大陆,又不是一个小小的国家,怎么可能轮得到她一个筑基期的人去当国师,只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估计分分钟都想取代她。

“怎么了,你没有那个信心还是没有那个胆子?”月无心讥诮的开口。

聂轻烟只觉得头皮发麻,眼皮子猛烈的跳了几下,漂亮的狐狸眼往下垂了垂,实话实说:“师父,这不是没有信心和胆子的问题,是我没有那样的修为,我害怕,我前脚一继任,后脚就被别人给灭口了。”

月无心挑眉:“你就这么一点胆子?怎么能够当我的徒弟?想当初,我第一天拜师,就接下了这样的重任。”

聂轻烟这话说的哑口无言。

这怎么能一样呢?

看着坐在位置上悠闲自在的人儿,聂轻烟一阵心累,斟酌着措辞开口道:“这不一样,师父您是在九岳大陆跟老祖宗相遇的,而我,现在纯粹就是一个凡人,根本跟你没法比,况且我连这里的情况都没摸清楚,我害怕我做的不够好,到时候堕了师父您老人家的面子。”

“你担心的不无道理,我只要你肯努力,我相信你只有这个能力,我给你三百年的时间,这三百年里,我替你担着你国师的职责,三百年后,你必须回来承担这里的一切。”月无心还是认同的点头,将自己早就想好的办法讲了出来。

“徒弟一切都听师父的。”聂轻烟再也没有其他异议了。

虽然这一切对她来说难如登天,可也并不是没有可能,只要试一试也是有很大的机会的。

当然如果换成是之前的她,聂轻烟觉得就算是死,她也没有那个能力,可现在不一样了,她是七系灵根,师父手里面肯定有适合她的修炼功法,一切不可能都将变得有可能。

月无心满意的笑了,对于聂轻烟的识趣很是满意。

第二天一天的时间,聂轻烟都在学习九岳大陆上的礼仪,除此之外更多的是学习如何当一个国师,以及了解当国师时所需要负责的一日流程和大事。

等到一天的时间结束,聂轻烟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嗡嗡嗡的声音,这一天过的简直比她几十年都要累,脑袋里全都塞满不属于她的东西。

第三天,聂轻烟换上了一身十分贵重的服饰,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1000万个她都比不上这一身衣服和头饰。

这么贵的衣服应该还要化符合它的妆容吧?

聂轻烟心中悠悠的想。

“国师,您待会儿就带上这副面纱,别人看不清楚你的样貌的。”负责伺候聂轻烟的侍女手里拿过来一块黑色珠帘面纱递到聂轻烟面前。

聂轻烟拿过来,直接在戴了上去,并没有问为什么不用露面这样的问题,在她看来,这应该是月无心这个当师父的为她争取来的。

毕竟,她现在的修为也不适合暴露她的样貌,这样会给她招来无穷无尽的祸端。

聂轻烟全副武装,由侍女曲心掺扶着离开了房间,绕过一座座亭台楼阁,穿过一道道精致无比的走廊小院,最后才来到了前院。

这一路上,聂轻烟无比感慨月无心居住府邸的奢侈。

“吼……”

聂轻烟意识刚刚稳定,正幻想着待会会坐什么样的马车去参加继任大典时,就恍惚间听到了一声龙吟。

她几乎要以为这是自己错觉。

可抬头一看,四条白色的巨龙盘旋在前院上空,威武霸气,吞云吐雾。

我了个乖乖!

她到底是攀上了一个怎样的大腿!

整个继任大典聂轻烟脑袋都是晕晕乎乎的,如果不是旁边一直有曲心帮扶着,聂轻烟估计自己早就双腿瘫软倒在地上了。

记得自己唯一有骨气的地方,就是自己在曲心的提醒下,强撑着一步步走向高台,接受众人的朝拜,完成大典了。

等她回想完这一切,聂轻烟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家中,其中包括曲心。

看着面前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环境,聂轻烟忍不住热泪盈眶,眼泪夺眶而出,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滴落在地面上,滚烫无比。

“大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一道充满沧桑的声音传来。

聂轻烟抬头看去,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气喘吁吁,看样子是从刚外面极力赶回来。

这老者正是对自己从小关爱有加的管家王海,聂轻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努力勾起一抹笑容:“王伯,我哥呢,怎么没瞧见他?”

“老爷跟夫人有事暂时离开了勺心城,少爷出去找你了,我已经让人去寻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王海脸上露出宽慰的笑容,大小姐没事就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