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拜师认祖

很快,聂轻烟就见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那是一位像极了月下仙人的男子,他玉立长风,面容冷清如玉,一双眼睛温润的如清风般直入人心。

这样的人,哪怕只是瞧上一眼,估计就有不少人心甘情愿的愿意为其沉沦吧?

聂轻烟慢慢的低下眼眸,心中除了惊艳之外更多的却是警惕。

“你是聂家嫡系的?”

男子突然开口,声音清冷如钩,冰冷的如同一滩湖水,没有任何情感。

聂轻烟心中一惊,不过很快就想明白,这人在河边救了她,八成也能够从聂家近日寻人的动向中猜测到她的身份。

“就是,还不知道恩人名讳?”

“你无需知道这些,你只需要知道,这两天你好好在这里养好身体,过两日参加一个仪式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什么仪式?”聂轻烟满头雾水。

这究竟什么跟什么呀!

“这两天会有人跟你解释的,你只需要好好的学习,并且保证不出任何差池就可以。”

聂轻烟觉得这样任人摆布的行为很不好,她想要迫切的了解多一点,所以也就自动忽略了男子语气中的冷淡,硬着头皮问道:“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总得知道恩人的名讳吧?”

“你叫什么?”男子开口,眼神多了几分温和,没有了刚才的那般清冷。

聂轻烟却觉得这样的目光像极了一个长辈看待晚辈的目光:“聂轻烟,轻快的轻,一缕青烟的烟。”

“聂轻烟,这名字着实淡薄,你难免压不住,所幸遇到了我,也算是压得住了。”男子语气中多了几分玩味,眼神中充满了怀念,就好像在透过的看着另外一个人。

聂轻烟挑了挑眉,心里面一片不安,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要做她的靠山吗?

下一秒,聂轻烟就知道他的意思了。

“月无心,聂轻烟,你拜我为师吧,以后我护着你。”男子话音一转,语气诱惑的开口,眼睛里多了几分期盼,更多了些怀念。

那双如月般的眸子里想起了一坛陈酿老酒,让人看不透、摸不透,却能够让人如痴如醉。

“我……”聂轻烟犹豫了,不知道应该接下来还是应该拒绝,她对面前的人完全不了解,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月无心看到她这幅唯唯诺诺的样子,不自觉的蹙了眉,身上的气势一瞬而发,恐怖的让聂轻烟胆战心惊,后退了好几步。

“咳咳。”

心口袭来一阵阵疼痛,聂轻烟忍不住捂嘴亲咳了两声,只觉得喉咙腥甜的厉害,摊开一看,手中全是鲜血。

她居然吐血了?

男子身上的威压竟然这么强?

聂轻烟眼中更是多了几分不安与恐惧,这样的人对她究竟有何图谋?

月无心看到她吐血后,心中不免有些懊恼,他怎么就这般的沉不住气,居然把一个后辈吓成了这样。

可看到她这幅唯唯诺诺、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月无心心中又忍不住有几分气恼,真的是不成器,一点儿机会都不会把握。

“行了,你回去吧。”

月无心摆了摆手,让人回去。

聂轻烟心中一沉,这是几个意思?放弃她还是看不上她?

回想自己刚才的表现,聂轻烟也觉得瞧不上自己了,没想到那么多年那么的苟且偷生,忍辱负重,竟让她成了这么一副唯唯诺诺的性格,完全没有了任何的拼力。

咬牙,聂轻烟心一横,向前两步,朝着月无心直直的跪了下去,行了一个三扣九拜的大礼,对天地超誓。

“我聂轻烟,对于天地起誓,甘愿认月无心为师,从此将月无心当做亲生父母一样供养,此生绝对不会被此言,否则将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随机,一缕金子的光芒在两个人的脚下转圈,分别钻进了两个人的眉心。

这是誓言成了的征兆,聂轻烟双眼亮轻轻的看着月无心,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月无心瞧着地上血迹斑斑的样子,眼中多了几分纠结,温和的提议道:“轻烟,要不你先回去沐浴进香一番,再来行拜师礼?”

聂轻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洁白的大理石上的血迹,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感情她这个师父还是个洁癖?

好吧,都是自己认的,她忍了!

聂轻烟笑咪咪的说了句:“徒儿现在就去,师父请稍等。”就迅速的离开了。

月无心喝上聂轻烟的拜师茶是在两个时辰后,此刻的他看着一身干净整洁,漂亮的如同仙女下凡的聂轻烟,眼睛里充满了赞赏与自豪。

“就是嘛,这样子才像个人,刚才那样简直就……啧啧啧。”

月无心说着说着啧啧出声,一副无法用言语来表示的样子。

聂轻烟十分认真的问:“师父,茶你也喝了,你现在能够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收我为徒了?”

月无心反问:“难道不是你主动拜我为师的吗?”

“是,没错,那你为什么要收我呢?”聂轻烟好脾气的继续问。

月无心无所谓的回答:“觉得你长得还可以,瞧着挺赏心悦目的,就收了。”

聂轻烟咬了咬自己的唇瓣,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大脑。

不生气,不生气,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师父!

“那师父怎么知道我是聂家嫡系的?”

看着小丫头快要压制不住自己了,月无心也就不逗她了,给了一个很是诚实的答案:“因为你是七系,完全继承了我师父的优良,所以我就猜出来了。”

“你师父?”

聂轻烟疑惑,她知道自己族上有一位七系老祖,可是书籍里面明明记载他没有说过任何徒弟呀,怎么完全不一样?

而且那位老祖从离开尘月大陆到现在已经有12万年了,聂家也从以前的超级大族冷落成了一个小透明,唯一留着的宝贝也就是七彩铃铛镯了。

难道师父是在老祖离开尘月大陆之后才收的徒弟?

应该是这样。

见小丫头的神色,从疑惑到迷茫,再到恍然大悟,月无心就知道她想明白了,这一中不免带上了几分洒脱。

“对,我师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一直守在这里等着你,现在你终于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