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亦不会负你

肖麟对此毫无意外,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温润如玉的说道:“那就谢谢道友了。”

聂轻烟回以一笑,并没有搭话,算是默认了一行人的存在。

大师兄刚才是不是太好脾气了点?

肖麟身旁那个娇俏的女子暗暗咬牙,真不知道那贱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儿吗?修为还没她高呢!

最关键的是这贱人也不知道是从哪个犄角旮旯来的,居然让大师兄这么重视!

聂轻烟将目光落在结界中的那座高山上,手轻轻的抚上了手腕上的银色镯子,心里隐隐约约的有一种莫名的欢乐升起。

“小彩,是你吗?”聂轻烟心有灵犀,在心里默默的呼唤了一句。

“主人,是小灵。”稚嫩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小灵?

这是另一件神器吗?

还是其他的什么?

“小灵是一条蛟龙,它来这里的时候才刚刚出生,现在刚刚成年。”小彩懦懦的声音响起。

聂轻烟瞬间了然:“原来如此,那它是在那座高山之中吗?”

稚嫩的声音里充满了雀跃,“不是,在那寒潭里面,它的伴生草就是续阴九阳草,有好几株呢,其中一株快成熟了,他只要吃了那株续阴九阳草,就可以羽化成龙,摆脱蛟龙一行了。”

听闻此言,聂轻烟心中不仅没有惊喜,更多的是惆然若失。

原来小彩一直在瞒着她,续阴九阳草只有成熟了才能使用,没有成熟的续阴九阳草堪比毒药,如果小灵使用了那唯一一株成熟的续阴九阳草,言瑜又该何去何从呢?

言瑜会不会以为自己存心欺骗他?

“小彩,那剩下的续阴九阳草有办法培在短时间内让其成熟吗?”

小彩明显的感受到了聂轻烟内心的焦躁,她心里面也是一片的不安,早知道这样,她就不隐瞒主人了。

“没有,只能够慢慢的酝养,而且只有小灵才可以蕴养,换成其他的蛟龙,或者换了地方,十八九会把续阴九阳草养死。”小彩焉焉的,实话实说,整个银色镯子都没有之前光滑透亮了。

聂轻烟轻轻的摸了两下,算是安慰。

扭头去看旁边的言瑜,神色复杂到了极致,眼底深处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愧疚。

言瑜何等敏锐,狭长的眼眸一挑:“怎么了?”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做了对不起他的事?

还是说这里根本就没有续阴九阳草?

聂轻烟隐晦的说道:“嗯,待会情况可能很复杂,非常危险。”

“这不是应该的吗?”言瑜轻笑一声,没有戳穿她。

直觉告诉她,这女人应该是刚才知道了什么或者是感觉到了什么,不过这并不重要,只要这里面有续阴九阳草,他必须要拿到手!

聂轻烟被他这一声轻笑笑的脸颊发红,微微低下了头,不是羞的,而是愧疚的。

“找到目标了吗?”言瑜也不再逗她了,收起笑容,冷淡的询问。

聂轻烟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他牵着自己的袖子的那只手:“还没有,时机未到。”

旁边的其他人听到这话,忍不住轻笑一声:“这还没进去呢,就有人说时机未到了,还真是了不得呀……呵呵呵~”

“时机,开启这里需要什么时机,等着聂家后人来这里的时机吗?”

“…………”

肖麟眼神微微向下,心中不由的冷哼,怪不得这些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进入结果,就他们这反应程度简直是……

罢了罢了,有些事情本就不应该多说。

有个别精明的人也在一瞬间想明白了,目光隐晦的纷纷撇向聂轻烟,眼中带着好奇、炽热、怀疑以及看待羔羊般的目光。

聂轻烟风情云淡,毫不畏惧,这点场面她还是能真得住的。

至于那些想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目光,她已经瞧过不少了,也不惧怕这些人。

只害怕他们没那个胆子把主意打到她头上。

“轰隆隆!”

突然间,风云巨变,天空中骤然炸响一个惊雷,搅的人心不宁。

场面瞬间安静下来,随即而来的是轰然爆发。

“怎么会这样,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刚才那道雷声好像是在结界上方,难道是守护续阴九阳草的那条蛟龙要渡劫了?”

“绝对不可能,聂家后人没来,它如何渡劫?”

“说不定已经来了呢,只是我们没注意到而已,要不然……”

话说到一半天,空中突然乌云翻腾,黑滚滚的乌云压境,把这一份空间遮了个密不透风。

只是一瞬间,刚才还晴朗的天空瞬间暗淡如黑夜,伸手不见五指,根本看不清楚。

“快快快,夜明珠……”

“我去,还能这样?”

“格老子的!”

“……”

咒骂声与惊叹声不绝于耳,下一秒,结界也三三两两的亮了起来。

言瑜手中拿着一个聂轻烟从未见过的光球,照亮了一方空间,她微微侧身看着他的侧脸,犹豫了片刻,还是说了句。

“等会,你多保重。”

言瑜不明所以的回头看她,两人的目光相对犹如火花四溅,亦如同黑夜中耀眼的骤夜繁星,让人惊艳的挪不开目光。

这个人真的是惊艳了她的一生呢。

聂轻烟心中微微想着,果断的伸手去拉他抓着自己衣袖的那只手,摊开,在他的手心滴入了三滴精血,便松开了他,与之拉开了距离。

能不能成功就看他个人的能力了,她只能帮到这里了。

手上片刻的温润柔软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温热,言瑜忍不住抬头看她,那双眸子清澈无比,充满了愧疚与担忧。

他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这是要让他自己去闯那个结界,她觉得自己是累赘,所以不想让自己带上她?

她居然考虑的这般周全。

漆黑如墨的眸子微微闪了闪,一抹清晰可见的光亮稍纵即逝。

聂轻烟,你如此诚心诚意的待我,我亦不会负你。

“知知,这个给你,你多加保重。”时间刻不容缓,言瑜从空间里随机拿出一个精致小巧的阵法盘塞到聂轻烟怀里,便飞身而起,纵身离开了。

聂轻烟愣怔的看着怀里的阵法盘,想到那双亮的如同黑曜石般的双眸,忍不住张了张嘴。

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