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七系灵根

“叮铃铃……叮铃铃……”

铃铛相撞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夹杂着细碎的脚步声。

“啊,水……水……”

聂轻烟脑海中一片混沌,任凭她怎么挣扎也睁不开眼睛,浑身疲惫到了极点,也口渴到了极点。

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下一秒耳畔就出现了一个极为柔软的女声。

“快,水来了。”

聂轻烟被人扶起身子,唇边碰到了杯角,下意识的张口,甘甜的水源流入口中,缓解了口中的沙哑,力气也渐渐的回笼。

慢慢的睁开双眼,等看到面前的场景,聂轻烟有一瞬间的愣怔,整个人都有些发懵。

这不是……这不是她及笄那年被推入河中所遇到的情况么?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杯水尽,侍女又连忙到了另外的一杯给聂轻烟。

“姑娘,要不再喝一杯?”

“不了,我这是在哪儿?”聂轻烟反应过来,手虚弱的扶着自己的额头,一脸迷茫的询问,内心却是无比的惊喜,又带着诚慌诚恐。

她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

“哎。”

聂轻烟藏在被子下的手用力的拧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痛如期而至,疼的她咧嘴,眼中却是充满了光芒。

太好了,她还活着,还回到了及笄那年。

话说上辈子她来到这儿,好像连这是什么地方都没问过,在这里待了两三天,就被送了回去,她是怎么回去的呢?

好像是被人用传送针传送回去的,一回去就出现在了她出事的河边。

侍女听到她的轻呼,还以为她是哪不舒服,立刻对着外面喊到:“快去请薛神医过来。”

“不用那么麻烦,我就是有些虚弱,姑娘能否告诉我这是哪里?我想尽快回家。”聂轻烟虚弱的开口,气若游丝,底气却足的很。

她要尽快的回去,阻止一切开始。

七彩铃铛镯是她家祖传的仙器,只有她家一脉相传的嫡系才知道,之所以被外人知晓,全都是因为她那个不生气的哥哥,这一次比斗中说漏了嘴,最后连累了整个聂家!

“姑娘不必着急,你现在身体摄入的很需要好好的静养。”侍女笑着开口安慰她,眼中充满了柔和,也许是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立刻端着水杯站开了。

下一秒,一个身穿白色长袍,满眼慈祥的老者就走了进来,他的眉峰很是犀利,眼中既又着对晚辈的溺爱,又有着几分不耐。

这人浑身充满了仙风道骨,应该是因为极其睿智的老者。

聂轻烟收敛眉眸,心中如此评价。

“就这么点小事,也值得让我过来,也就是看在他是老子亲侄子的份上,否则谁爱来谁来!”

薛神医?

她可不记得尘月大陆有这么一位人尽皆知的薛神医。

薛礼也是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子,眼中也充满了打量,在她的床边坐下,伸手给她把脉,一脸好奇的询问。

“小丫头,你是为什么落水?”

“跟别人拌嘴,不小心被推了进去。”聂轻烟实话实说,语气平静,没有任何波澜。

那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她早上已经忘了,也不记得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隐约记得她是跟人拌了嘴才被推进去的。

“原来是这样,那丫头你的运气可真是不……”薛礼笑着摇了摇头,还真的是小孩子心性,可话说到一半儿,他整个人就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聂轻烟,好像她是什么千万年间难以得到的宝贝似的。

聂轻烟被他那样的眼神看的有些毛骨悚然,心中毛毛的,忍不住开口:“薛神医,我我……”

薛礼凝了凝眉,打断她的话,祥和的开口:“你很好,身体也没什么大的毛病,好好在这里修养两天就好了。”

“可是……”我看你那表情也不像没事儿呀。

聂轻烟话还没问出口,就见这位薛神医快速起身,已经匆匆离开了房间,这让她心里更是七上八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究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姑娘,我什么时候能回去?”聂轻烟问站在一旁的侍女。

侍女摇了摇头,只给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姑娘,你就放心吧,等你身体养好,肯定会让你回去的。”

聂轻烟:……

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呢!

想到刚才那位薛神医对她的转变皆是因为探看了她的体内,聂轻烟立刻警惕了起来,看了一眼屋里面站着的四五个侍女,装着虚弱的样子躺了下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她的修为刚刚突破炼气期,正好可以内视。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

聂轻烟看着自己丹田内那七株随风摇曳的灵根整个人都懵了。

她不是单系火灵根么?

怎么现在是七系灵根?

这未免也太扯了吧!

简直就是糟糕透顶,虽然两种灵根跟三种灵根都非常吃香,可是这是在有功法和灵根相互平衡的的前提下,要不然这么多杂根跟在一块儿,肯定会消耗他们的时间,毕竟谁也没办法,肯定自己的两种灵根都能够平衡发展,共同进步。

这事是个难题!

七种灵根肯定不会贸然出现在她身上!

“叮铃铃……叮铃铃……”

风吹动铃铛的声音再次响起,聂轻烟忍不住睁开眼睛,顺着声音望去,一眼就看到挂在屏风处的风铃,眼前瞬间一亮。

她怎么把七彩铃铛镯忘了?

聂轻烟迫不及待的想要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七彩铃铛镯,可是周围的环境并不允许,无奈只能放弃了。

就这样,聂轻烟一惊一乍,身上的力气也差不多消耗完了,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等再次醒过来时,已经是天黑了。

“姑娘,你醒了?我家主子见你一面,你是先吃饭,还是先去见我家主子?”侍女一边扶她坐起来,一边开口询问。

聂轻烟有些诧异。

上一次并没有这个,她并没有见到薛神医,也没有去见这里的主人,只是在这里修养了两天就回去了。

为什么现在会脱离原来的轨迹?

难道是因为她的灵根?

那他们图的有什么?

“我想先去见你家主子。”聂轻烟轻声的说道,眼中划过一道犀利的光芒,光是说这一句话就已经耗费了她极大的精力,现在的她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她唯一能赌的也就是那个人不会伤害她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