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低调做人

脚步声越来越近,也越来越熟悉,与脑海中的一个身影融合。

耳听着声音,那人马上就要步入大殿内,聂轻烟立刻从暗处走了出来,冷着一张脸,神色复杂的看着那穿着黑色锦袍的男子。

“于怀,你怎么会跟来?”

于怀能跟过来,也算是在她的预料之内。

可于怀是自己跟过来的,还是受了言瑜的指意,这就很重要了。

于怀不觉痕迹的将大殿内的东西环绕了一圈,这才叫目光落到聂轻烟脸上,女子平静异常,声音也格外的平静,但出奇的,他却能从中听到一丝怒气。

于怀有些不明白,这有什么可生气的,他们本来就是临时建立的合作,彼此直接互相怀疑,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不过是提前来看一下,这有什么重要的吗?”

于怀这副无所谓的态度让聂轻烟瞬间清醒了过来。

是呀,这有什么可重要的呢?

她于言瑜而言不过是在认识的陌生人,就算是达成了合作,那也还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就算是前世,她在言瑜那应该也是留下不了任何痕迹的,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可就算是这样,聂轻烟还是觉得有些不得劲,狠狠的瞪了一眼于怀,气哼哼的说道:“你说有什么重要的,你对这里一点儿都不清楚,万一不小心踩到了陷阱怎么办?到时候我们怎么进入寒潭?”

于怀挑眉,抓住其中的关键:“你说这里有寒潭?可我怎么觉得这里的温度比其他地方还要高一些?你会不会是记错了?”

“你觉得我可能会记错我们族谱上写的秘境之地吗?”聂轻烟冷着声音反问。

于怀直接无视掉她带给自己的冷气压,一副随性淡然的模样:“既然如此,那你知道该怎么进去了?”

根据昨天晚上他收集到的情报,聂家好像早上已经没落了,按照这个推断的话,这里存在的秘境应该是好几万年前以前的,他可不认为他们还能够知道秘境入口。

不过他们的保护工作做的可真好,居然没人把聂家跟几万年前那个盛大的家族联系,要不然,估计他们早就被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

这到底是谁在求谁办事呀?

聂轻烟气得冷哼一声,干脆扭头走了。

于怀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反正他也不急于现在就知道结果,左右不过是等到晚上。

他就是很好奇,聂轻烟是怎么知道他们需要续阴九阳草的,难道真的是从几天前他们在勺心城询问的那些商家中察觉到的?可他怎么觉得这个理由这么牵强呀。

回到顺府,聂轻烟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父亲聂海堂,拉着他去了隔壁的书房谈话。

聂海堂看着脸上微微冒汗的女儿,有些心疼,翻开茶杯,给她倒了杯茶水:“知知,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爹,慎城北方荒凉的寺庙群你知道多少?”聂轻烟犹豫了一下,决定步入正题,唯唯诺诺的开口询问,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哼哼的。

可就算如此,聂海堂还是听了个真切,整个人身形都是跟着一颤,心咯噔了一下,背后紧接着一凉。

女儿是怎么知道慎城北方荒凉的寺庙群的?

最关键的是,女儿在这个时候问,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她又是从哪里听说的呢?

“知知,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聂海堂无奈的叹息一声,脸上满是复杂,本以为买了这么久这个秘密不会再有人知道,可没想到……哎,天命如此吧。

“我什么都不知道,爹,你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我又怎么会知道什么?”聂轻烟被问的一头雾水,心中有些气,又有些悲。

上辈子,父亲隐瞒了他们一辈子的事情,最后就成了所有人的秘密。

想想还真的是可笑。

然而重生一世,她到现在还不知道聂家之前究竟是什么来历。

聂海堂听着这颇为埋怨的话,无奈地摇头笑了笑,眼都满是慈爱:“知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件事情只能传给当代家主,传到我的时候,我几乎当成了一个笑话,毕竟谁能够想到在这么偏远的地方,居然存在着曾经那么辉煌的世家?”

“聂家自从落败之后,就打算销声匿迹了,原以为这件事情不会再被提起,没想到你居然主动问起了。”聂海堂坐在椅子上仰头望着屋顶,眼中似有刀光剑影,久久不能平息。

“既然如此,那聂家为什么要一直留着七彩铃铛镯?”聂轻烟问,心中更疑惑的是,七彩铃铛镯存放在聂家时,从来都没有被打开过,这才导致从来没有被契约过,可是被夺走之后,那个盒子有没有被打开过吗?

肯定被打开过!

那七彩铃铛镯为什么没有跟其他人契约?

可能是因为前辈设了某种禁制,这才导致那些人纵然打开了盒子,七彩铃铛镯也没有办法苏醒。

“这是因为聂家第一任家主曾经留下过一个预言,说在聂家危难之际七彩铃铛镯会救我们一命,改变聂家被灭的结局。”

“原来是这样。”

聂轻烟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果然跟她猜的分毫不差。

“我很好奇,知知,你是从哪个地方知道这个消息的?”聂海堂双眼如炬的看着聂轻烟,眼中充满了警惕与慎重,难道说聂家已经到了危难存亡的关头吗?

“星辰宗兰家嫡系大小姐的口中,爹,兰家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消息,知道了聂家就是以前那个辉煌的聂家,也知道了七彩铃铛镯的存在,已经在暗处设计灭杀聂家了。”聂轻烟目光灼灼的看着聂海堂,眼中有着不甘又着战意,好像要燃烧掉一切对聂家不利的东西。

不管兰家是从哪些地方知道七彩铃铛镯的,兰家必定会因为这一次的贪婪付出代价!

聂海堂只觉得自己的身子都软了,又惊又惧,同时还有的愤怒。

聂家这些年来从来不招惹外人,低调做人,处事圆滑,没想到到头了,还是这么一个结局,他不甘心。

对,还有七彩铃铛镯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