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都是好孩子

“什么都行,我们不挑食的。”于怀乐呵呵的说道,活泼乖巧的像是邻家的哥哥一样,脸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

顺荷点了点头,拉着聂轻烟一边向外面走去,一边对着一众人说道:“那我们先去看看住的地方吧。”

言瑜三个人默契的跟上。

聂风也想要跟上,却被自家父亲给拉住了,等一行五人走后,刚才还和蔼可亲的脸上立刻就沉了下来。

“聂风,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你们怎么跑来了慎城?”

“爹,这事说来话长……”聂风心中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

聂海堂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那就长话短说,这又是你的主意?”

聂风喊冤:“这回您可真是冤枉我了,是知知非要来这里的,是好久没见过舅舅舅母,特意来看看。”

虽然他也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可等着舅舅,舅母的面,他也不好把勺心城最近的那些烂事讲出来。

慎城现如今的情况就足够危机了,也够他们焦心的了,勺心城那边再拖上一些也无妨,何况他们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兰家就是针对他们聂府的。

“行,我知道了,你赶紧跟上吧,晚上吃过饭,先别走,跟我去趟书房。”聂海堂点了点头,严重的迷茫更深。

要来这里的人居然不是儿子,而是女儿。

在他的印象里,女儿一向活泼开朗,但是很少发表自己的意见,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坚持要来这?

难道这是为了看妹夫他们?

聂海堂扭头看了一眼,站起身来的顺正。

顺正被看的心里一慌,这又是怎么了?

“姐夫,你……”

顺正刚开口就被聂海堂用眼神制止了,直到聂风离开才道:“他们这么匆忙的来慎城,这其中肯定有蹊跷,我们离开慎城的打算先往后推一推吧。”

“这不成,聂风,你们必须尽快离开慎城,今天在留宿一晚,明天一早你就带着一众小辈赶紧离开。”坐在首位上的大长老发了话,言语之中充满了坚定和不容置疑的命令。

就算是勺心城出了问题,那也比慎城要好的多!

“可……勺心城那边的情况还不清楚,不如先打探清楚……”聂风慎重的说道。

“你们还有时间吗?聂风,慎城现在是风波暗涌,时间紧迫,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你们再重新制定计划了,听老夫一句劝,赶紧离开吧,给顺府留一条血脉吧。”二长老也开了口,语气之中充满了祈求,脸上满是痛惜。

为什么这样的事情要落到他们慎城?

究竟是为什么!

聂海堂所有的话都被卡在了喉咙,三位老者都用这样谦卑的态度来跟他说话了,他还有什么理由来拒绝呢。

可让他明天就离开,他也是做不到的!

良久,聂海堂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微红的眼眶中充满了郑重与诚恳:“大伯,二伯,三伯,你们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将两个孩子陷入危险之中的。”

三位老者互相对视一眼,知道不能逼得太狠了,只能妥协的点了点头。

“这就足够了,你能做到心中有数就行。”

看过了房间,吃过了接风宴,聂轻烟坐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支着头,心里面就开始琢磨慎城造成现在只进不出局面的原因了。

上一世,灵兽潮来临,被困在慎城的人无一生还,可以说是史上最惨的一次灵兽潮攻击城镇了。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一道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聂轻烟抬头看去,只见男子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迎风翩翩,向着她这里走来。

当然要是忽略的时候跟着的那两只穿着黑色的锦衣的双胞胎就更好了。

于怀于阳两个人不愧是贴身护卫,跟着言瑜身后不笑的模样,像极了黑白双煞,一个比一个还要冰冷,脸上面无表情。

在两个人的脸上打量了一番,聂轻烟无趣的收回了目光。

言瑜在聂轻烟对面坐下,于阳于怀两个人在两人中间坐下,完全没有我是客人的扭捏感,反而一副理所当然本该如此的样子。

聂轻烟挑眉:“你们想什么时候去找续阴九阳草?”

单从今日入慎城所看到的情况,就知道慎城如今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自然而然,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解决掉慎城所面临的危机,二抓紧时间,想方设法带着顺府一行人离开慎城。

第一条,她自认为没本事做到。

第二条,她自认为没能耐做到。

唯一能指望的也就是面前的这三人。

时间拖不到,那就只能尽快催促他们拿到续阴九阳草,完成他们之间的约定了。

言瑜:“自然是越快越好。”

“那就明天晚上,我们在顺府后面的那条巷子里集合,我带你们去找。”聂轻烟当即立断。

如果不是她不知道具体位置,她觉得现在就可以带着人去。

“嗯。”言瑜嗯了一声,站起身来离开了小院子。

于怀于阳两个人也站起来跟着离开了。

聂轻烟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们大晚上的跑这一趟该不会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吧?真是够无聊的!

续阴九阳草在寒潭中,慎城好像没有什么有寒寒的地方,按照族谱上留下来的踪迹,那寒潭应该是存在于慎城北方荒凉的寺庙群那里。

小时候她去那里玩过,并没发现什么不对劲,里面应该是暗藏玄机,明天得旁敲侧击的问一下爹爹,看能不能从中打探出什么线索来。

理清思路后,聂轻烟就起身回房修炼去了,自从重生回来,然后发现自己修炼的速度比往常快了七倍有余,可就算如此,她的修为也是一点没长,估计是因为她有七根灵根的原因。

以前修炼来的灵气只需要供养一根灵根,现在呢,一下子翻了七倍,简直让她无所应对。

还有就是他们家传的宝贝——七彩铃铛镯消失不见了。

按道理来讲他们两个契约了,她应该能够召唤出七彩铃铛镯,可是无论她怎么召唤,怎么感应,就是感应不到一丝一毫的七彩铃铛镯的气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