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都是好孩子

三人听到这话,都有些震惊。

续阴九阳草居然是聂家世代守候的圣物,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续阴九阳草在哪?”

聂轻烟干脆的吐出两个字:“慎城。”

——

夏日炎炎,连空气中都多了几分燥热,连着人的一颗心也跟着烦躁起来。

聂轻烟坐在船头的桌子旁,抬头望了望遮挡住阳光的船檐,清澈的眼中多了几分烦躁:“不是,已经放了一个冰系阵法盘了吗?怎么还是这么热?”

“不热呀?”眼角带着泪痣的男子疑惑的抬头,看了一眼聂轻烟,很是诚恳的回答。

旁边与他相像的几分男子笑着开囗,一针见血:“哥,她这不是觉得热,是心里面有事,烦的。”

聂轻烟不可置否的看他一眼,语气轻飘:“于阳,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想于怀一样,不那么沉稳,一天天的跟个老头子似的,什么时候才能够讨到伴侣?”

就这两天的相处,她已经完全的看透了这一对双胞胎,一个过于天真烂漫,一个过于老成,就像什么狐狸一样,什么都谋划的清清楚楚。

“你那么操心,像个老太婆似的,小心以后没人相中你。”于阳毫不客气的反击,眼中闪着精锐的光芒。

聂轻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感情这事强求不来,我比较喜欢随遇而安,遇到则矣,遇不到也罢。”

“瞧你这副看淡红尘的模样,就知道你肯定是没喜欢过,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啊,说到底还是年纪太小。”于阳一副过来人的姿态教说着聂轻烟。

于怀疑惑的皱眉:“不是于阳,你怎么懂得这么多,我记得你好像也没……”

于阳一个狠戾的目光射过去。

于怀耸肩,毫不惧怕

有这么个逞嘴皮子的弟弟,真的是他当哥哥的不幸!

聂轻烟忍不住哈哈大笑,声音悦耳动听,毫不扭捏。

“哼。”

于阳傲娇的冷哼一声,懒得跟这个女人计较!

时光飞逝,转瞬前天就已经擦黑。

历经两天,他们总算是到了慎城。

在慎城周围下了飞船,交了保证金,才入了慎城。

与此同时,勺心城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

其原因就是兰家的大小姐兰絮茵失踪了,再准确一点就是死了,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心魔森林!

她的命牌破碎,而他们唯一的线索就是兰絮茵死在了心魔森林,就连魂魄也没了,除此之外,他们没有任何的线索。

兰家家主无比震怒,派人下来调查彻底,可是查探下来却一无所获,更让他们心焦的是,聂轻烟与聂风两个人已经离开勺心城,按照他们的方向去的地方正是慎城。

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若是让他们有所察觉,那他们破了这么久的局,岂不是要功亏一篑?

不管怎样,现在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派人驻守在勺心城,一边调查兰絮茵的死因,一边关注着聂府的动句。

一入慎城,聂轻烟便感觉到了慎城里面的诡异。

哪怕是在慎城最繁华的街道上,所有的人都是匆匆忙忙,快步而行,脸上充满了恐惧与害怕,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是带着笑意和轻松的,就好像是即将要遭遇什么不幸似的。

聂轻烟根据儿时的记忆,带着一行人沿着慎城的主城道一路往里走,绕过了七七八八的街道,最终停留在了一座极其豪华的府邸前。

看着诺大的门匾上的“顺府”两个气势磅礴的大字,聂轻烟漂亮的小脸上露出笑容。

“到了。”

聂风脸上也戴上了几个笑容,上前两步,冲着守在两边的侍卫说道:“晚辈聂风,聂轻烟,特来拜见,还希望两位能够通传一声。”

两个侍卫听到这两个名字,明显是一愣。

这不是表少爷表小姐的大名吗?

再一看两人,果然跟几年前的两个模样有些相像,两个人立刻恭敬的向前行礼。

“见过表少爷,表小姐,表少爷,表小姐,快请进。”

聂轻烟冲着言瑜三人点头:“走吧。”

两个侍卫其中一人在前带路,另一个人跑的飞快,向里面通传去了。

聂轻烟的父母此刻正在顺府大厅内与顺府一众长老议事,此刻看到跌跌忙忙跑进来的侍卫,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一个个都停了下来,面容宁静的看着那侍卫。

侍卫气喘吁吁的说道:“表少爷,表小姐来了。”

众人脸色瞬变。

尤其是聂轻烟的爹娘,顺荷与聂海堂,两个人的脸上充满了担忧。

“他们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哎,难道老天爷真的就不给我们顺府留一条血脉么?”一个老者仰头叹息,脸上充满了无奈,沧桑浑浊的眼中满是苦涩。

他们明明都已经计划好了,这两个小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过来!

顺荷心里面也很难受,可这个时候多说无益,人已经来了,他们还能给轰出去不成?

就算是他们想轰出去,哪些人能肯么?

“大伯,你也别太难过,这事儿说不定要回还的可能。”聂海堂安慰了一句,就站起了身,向着外面走去,脸上勉强挂起了几分笑容。

下一秒,一个娇俏的身影就扑到了他的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声音娇娇软软。

“爹,我好想你。”

聂海堂心里面又甜又涩,甜的是女儿懂事了,知道想他,涩的是这里风波暗涌,还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着回去。

可还不等他回给女儿一个拥抱,就见女儿已经不见了,回头看去,妻女两个已经拥抱在了一起,他只能与儿子两两相望。

“爹,娘,舅舅,舅母,大爷爷,二爷爷,三爷爷,我跟知知来看你们了。”聂风挨个把人喊了一遍,随后又将目光看向言瑜三人:“这是跟我们一块儿来的朋友,言瑜,于怀于阳。”

顺荷脸上露出笑容来,轻轻的拍了拍女儿,把人推开,笑着看向聂风一行人,和蔼可亲的说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一路上也辛苦了,还没吃晚饭呢吧,我现在就让人去安排一下,你们都喜吃些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