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 枯木人间
  • 小页川
  • 2033字
  • 2022-07-03 16:46:33

题序:

《惊醒》岁月如初人不在,非花非草非共田。冬眠坐醒凉秋月,旦是楼空照人间。——小页川

《归去》夜车人归路,静音月影重。衣衫秋意闻。莫添心上愁!——小页川

如果一个人不能给自己找到一个借口,那么这个人连活下去的勇气也不会有。

柳青盯着从前的照片,童星辰小时候的照片,还有童泽安的年轻时候的照片。右手夹着一支烟,西服,打着红色领带,胡子刮得干净,笑着,露出整齐的牙齿。旁边站着星辰,那时候只有十岁,上小学三年级;站得笔直,显得精神,双手自然下垂,头略向右边歪着,笑得灿烂,寸头,雪白的皮肤,炯炯有神的眼睛,显得特别可爱。搞不清为什么头要向一侧歪斜,但看起来很自信的样子。或者确切地说看起来更加俏皮可爱。黑色的外套,乳白色的裤子,裤子上有些花纹,带着几个英文字母,一身装扮十分合身,一点儿也没有不相称的地方;红棕色的帆布鞋,鞋邦上沾着些许泥渍,一看就知道拍这张照片的时候,一定是下雨了。背景是室内的布景画,画上一只大象,旁边是一棵迎客松。天知道大象旁边怎么可能会有迎客松。这一点显得不大协调,但有了这父子俩的关系,看起来背景一点儿也不重要。

这般可爱的星辰为何长大变化如此巨大,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与其说女大十八变,不如说男大也十八变,并非相貌变得难以跟小时候辨识,相貌上没有多少变化,而是性格上跟小时候完全相反。孩子大了叛逆,这很正常,任谁都知道青年人都有一个叛逆期,但像他这般持续地叛逆就不大常见了。他不走寻常路,但凡一眼就看到结果的事情,都不屑一顾。柳青忘记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才有的这种变化,这个问题似乎也不重要了,只要他自身觉得幸福就顺其自然吧!或许也只能如此。

梅雨季,本来并不热的天气,被厚厚的云彩压得闷热。小村庄里,稀稀落落地几户人家被树木环绕。闷热的空气中,深吸一口气便能闻见浓浓的土壤气息。村边的小河里几条小鱼偶尔会跳出水面观望一下河岸两边绿油油的庄稼。已经到了秋天,但天气并不算凉爽,哥哥童星辰搬个椅子坐在门口朝着院子里的一棵桃树发呆,手里夹着一支烟,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弟弟童星星帮着妈妈打下手正在做晚饭。

“哥,过来吃饭吧。坐在那里做什么?”

“讨厌的天气。”

“嗯,别说这个了,日子还不是一样过。”

“你跟她分了?”

童星星半响没有吱声,眼睛憋得通红。

“走,好弟弟,吃饭。”

饭桌上四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吃饭的声音,沉闷的和外面的天气一样。父亲童泽安这几年身体不好,家里的农活包括家务基本都是母亲柳青负责。柳青看了看两兄弟,皱着眉头,这一皱,脸上的皱纹又显眼了许多,“星辰,星星,你两有什么打算?”

童星星看了看童星辰,见星辰没有吱声,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当没听见。

刚吃完饭,没过多久,雨就下起来了。这雨扑到地面卷起层层迷雾,一阵瘴气消散在空气中,不一会,门口地面上的水,都流淌到事先挖好的小渠里,顺着水渠流往村头的小河。

晚上,童星辰把弟弟叫到里屋:“弟啊,明天跟我一起去上海闯闯吧!”

“我不去。”

“你真不打算跟我走?”

“不去了,你一个人去吧。而且我觉得家里也挺好。”

童星辰是心里酸痛不已,弟弟不仅懂事,而且为人善良老实。童

微笑了一下,“弟,你留下,我放心。”

踩在泥泞的路上走到了车站,柳青叮嘱着童星辰在外要多注意安全,混不下去就回家来,经常跟家里通个电话。童星辰就只丢下了一句话给童星星:“照顾好爸妈,过年的时候我们再见。”兄弟两一笑,童星辰带上行李箱坐上了大巴,不一会消失不见了。柳青看了看童星星:“也许,你跟你哥去比较好。”

“妈。回去吧!”

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今天晚上的上海,可能由于下雨的原因,异常清冷,尽管街上也不乏几对情侣在窃窃私语。沿着街道走了一会,看见一个醉汉在酒店门口呕吐,另一个朋友在照看,童星辰也不想去理睬。现在有两个问题摆在面前,一个是吃饭,再一个是今晚去哪?此时,童星辰只觉得今晚一定很难熬吧!童星辰走进一家餐馆,拖着行李,坐在桌子旁边。这时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满面笑容:“帅哥,吃点什么?“声音清脆明亮。

“你还真会说话。随便吧。”

女服务员皱了皱眉头:“这个……额……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啊,还是你自己看吧,这是菜单!“

童星辰接过菜单随便点了两样。

吃完,“结账,顺便问一下,这附近有没有网吧?“

“出门左转,路对面就有一家。“

“谢了。“

去网吧有三件事,一是晚上有个去处,二是找找这附近有没有合适的房子出租,三是找下工作。看了几处房屋出租尤其是合租的一些信息:电话号码和名字。

第二天.童星辰办了一张手机卡,跟家里人报了平安,然后又打了几通电话。当天傍晚看了好几处,终于找到了较为合适的住处。刚进新屋子,看见的是个女孩,长相很普通,戴个眼镜,但是身材是极好的。其实女人相貌也无需多么漂亮,长得不让人反感,化点妆一样是个美女,以为合租的是这个女生。童星辰打心里高兴,就算不是男女关系,看着也养眼。那女孩站起身来,走到童星辰面前,非常礼貌:“你是童星辰?”

“是“

“我叫董青,青草的青,房东今天有事不在就让我在这等你,顺便看看要不要签租房合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