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降灾厄
  • 我的神诡时光机
  • 疯苹果
  • 3578字
  • 2022-05-17 16:11:42

2032年,三月十日,晚。

曲海大学,刚开学二十一天,突然天降陨石雨,是真的陨石如雨点般降落,瞬间便将整个曲海市这个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给吞没了。

齐奠作为曲海大学这所龙国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中的一员,就这样眼睁睁看着整个大学所有建筑物顷刻间在这陨石雨中化着了一片废墟。

齐奠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突如其来接受这样一场恐怖洗礼,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几乎要认为自己是身处梦境,直到知觉恢复之后,身上遭受的飞溅碎石打出的血淋淋伤口带来的痛感将他整个人拉回了现实。

他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刚才是多么的幸运,竟然能够在这样密集的陨石雨中存活下来。

刚才惊天动地的地震把他也震翻在地,甚至身体不受控制地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但凡有一点点意外的话,此时他也已经成为了地上哀嚎中的一员,亦或是成为了地上的一滩烂肉。

此时齐奠晃晃悠悠站起身来,望着周围凄惨的宛如末日的景象,他整个人如同筛糠一般地颤抖着,那是劫后余生情绪恢复,心中涌现的无穷后怕带来的身体本能反应。

轰隆隆的陨石撞击声和建筑物坍塌声慢慢消弭,大地上溅起的恐怖烟尘随着重力影响而慢慢回落,齐奠等看清楚周围的情况之后,一时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应对。

毕竟他生平学习的任何灾难防范意识都没有教授过,他应该如何应对末日一般的灾劫,这场陨石雨几乎将他目力所及的一切都摧毁得干干净净,让他连找个掩体藏身都做不到,唯有那些幸存者的哀嚎声让他身体本能地做出想要救人的动作来。

齐奠并不是唯一的幸存者,只是他是所有人中最幸运的一个,身上只是遭受到了轻伤,可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几乎人人身上都遭受到了重创,不是肠穿肚烂就是缺胳膊断腿,身体的疼痛刺激得他们苏醒过来之后都承受不住身上的伤痛,纷纷惨叫连连抱着自己的残躯一时间根本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失声痛哭。

毕竟大家一个个都是天之骄子,现在突然惨遭厄运缺胳膊少腿,接下来最好的结果也是落个终身残废,有些恐怕要全身瘫痪,剩余的岁月估计就只有终生与轮椅为伴,这样的结果换着是齐奠自己估计也无法接受得了。

齐奠看到他们悲惨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感同身受,迈步就想要过去为他们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不过还不等齐奠走伤者身边,大量的黑雾突然从地面的坑洞中弥散开来,看这些黑雾冒出的地方,齐奠隐约记得都是陨石坠落砸出来的大型陷坑。

齐奠虽然看到了黑雾的突兀出现,但是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依然向着就近的一名伤者快步冲去,只是就在齐奠快要抵达之时,弥散过来的黑雾却先一步浸染上了伤者,而就在这时突然斜刺里一道黑影闪现,黑影闪到齐奠身边直接抓住齐奠的胳膊一拽,硬生生将齐奠给拽得偏离了原定轨迹,与伤者擦身而过。

齐奠本来对将自己拽开之人心生不满,毕竟在这种时候救人才是重中之重,但在他转头之际眼角余光看到令人惊怖的一幕。

这一幕让齐奠整个人都呆住了。

那些弥散开来的黑雾速度快得惊人,而自己刚刚想要救助的伤者在被黑雾浸染上的时候,对方的身体就在黑雾浸润之下如同沙砾一样被侵蚀瓦解,转眼半边身子就化着了飞灰。

这样的场景就发生自己眼前,而且自己刚才就和黑雾近在咫尺,齐奠整个人直接都被吓傻了,嘴巴张得老大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名伤者发出痛苦的哀嚎,在黑雾中身体一寸寸被瓦解沙化。

眼看着黑雾就要朝着自己弥散过来,齐奠此时却如坠冰窟,整个人僵在了原地一动也动不了,幸亏刚刚冲出的黑影显然还是一个十分冷静之人,见到齐奠的状况不对,继续扯着他快速奔跑了起来。

对方显然对整个学校的情况十分熟悉,而且早就已经有了目标,所以拉着齐奠奔跑起来几乎是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就向着西北角的某个地方冲了过去。

齐奠在奔跑中也渐渐回过神来,对于自己这边奔行的方向隐隐有所揣测,因为他记得这个方向坐落的是学校的生物实验大楼。

虽然这个时候整栋实验大楼早就已经垮塌,但是从废墟中依然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破碎的大型实验仪器残骸,而对方拉着自己直扑向的正是这生物实验大楼。

虽然有黑雾弥散,但是对方显然是早就已经计算好了路线,所以齐奠两人冲进实验楼废墟的过程还算是有惊无险。

进入实验楼废墟之后,对方直接就放开了齐奠,纵身跃入废墟之中开始快速搜寻起来,显然是在寻找着什么重要的东西,神情十分认真和专注,下手也充满了某种紧迫感,顺手抽出废墟中各种能用的工具在废墟中快速扒拉,一边还对齐奠做出吩咐道:“赶紧跟我一起找,我们需要实验防护服和放毒面具等可以防护微尘烟雾之物。”

齐奠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救了自己一命的人是个四十多岁高高瘦瘦的中年,对方衣着朴素头发乱糟糟的,跑了这么长时间的路浑身更是大汗淋漓,看来也不是一个身强体壮之辈,没想到对方刚才竟然能爆发出来那么大的力量身手更是矫健异常。

此时对方虽然气喘吁吁,但是手中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显然这是一个懂得轻重缓急,更是有着超强自制力的人,看起来像是学校的老师,只是齐奠并不认识对方。

听到对方的吩咐,看对方的行事条理分明,齐奠不知觉地就连连点头应承,赶紧跟随对方的脚步进了废墟帮忙寻找起来。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九点的时间,刚刚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整个学校早就已经断电,如果不是有几处爆炸引发的火灾,以及天空中悬挂着的皎洁明月照明的话,根本就不可能看清得了周围的情况,可是即便有火光和明月,此时想要在废墟中找到有用之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齐奠对实验楼并不熟悉,寻找了好一会依然是一无所获,眼看着周围的黑雾已经隐隐有向着这边合围的趋势,心跳都忍不住开始急促了起来,见识过黑雾的可怕换着任何人都必然会对其生出畏惧之心来,这其实是很正常的。

幸亏实验楼中并没有陨石坠落,所以黑雾都是从周围诞生弥漫过来,所以他们还有些许时间继续搜寻,看来这一切都是身边同伴早就算计好了的。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也不免开始紧张起来,从对方嘀嘀咕咕的语气中就可以听出来,只听他喃喃自语着:“不应该啊,不应该啊,怎么可能没有呢?”

显然对方应该是对实验楼十分熟悉的,知道什么地方放置着防护服等物,只是现在整个实验楼已经坍塌成废墟,想要精准锁定这些物品的位置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防护服已经事关生死,对方又怎么可能不紧张呢!对方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保持着足够清醒的头脑,就已经算得上是非常之人了。

齐奠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没得选择,所以他也只能继续低头闷声搜寻起来,甚至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打亮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希望能够借助亮光将废墟中的物品看得更清晰些。

借助手机亮光齐奠搜寻的速度确实快了不少,很快从废墟中挑出来一卷亮晶晶的东西,让齐奠忍不住惊咦出声,因为他挑出来的东西竟然是一卷保鲜膜。

听到齐奠的惊咦声,旁边的老师也忍不住往他这里瞟了一眼,看到那卷保鲜膜,对方忍不住眼前一亮,反而是齐奠这个发现者在看清楚东西之后微微摇头,显然没有将它放在心上,直接踏步向前想要继续搜寻下去。

那老师见状立即叫道:“再找找,还有没有多余的,这玩意同样对我们有大用。”

这话倒是让齐奠微微一愣,显然他还没有觉悟到自己找到了好东西,不过得了对方提醒,齐奠赶紧回道:“有,有,这里有一小堆呢!”刚才就是看到自己挑动的地方全是保鲜膜,所以齐奠才想要换地方继续搜寻的。

听到齐奠的回答,对方顿时喜道:“好好好,你还真是一个福星啊!”显然齐奠的回答给了他很大的惊喜。

对方不等齐奠动手,自己抢先一步冲了过来,快速将废墟中掩埋的那些保鲜膜挖了出来,然后招呼着齐奠各自拿了一卷保鲜膜就往自己身上缠起来。

这个时候齐奠才明白过来,感情这保鲜膜还能这样用,看来这保鲜膜有的时候还能当成防护服使用了。

两人缠完保鲜膜之后,分别相互检查了一番,确认没有任何缝隙,只给鼻孔和嘴巴留下两个小孔呼吸,然后对方才招呼着齐奠继续在废墟中搜寻起来,接下来最关键的就是寻找到防毒面具了。

只是经过这么一耽搁,那些黑雾已经弥散进入了实验楼,眼看着就要合围,齐奠两人真可谓是命悬一线了。

还好这个时候那位老师终于有所发现,只见对方直接从裤兜里掏出一截纸巾往自己鼻孔上狠狠一插,然后就憋着气往左前方十步左右的地方跑了过去,然后蹲下身子哼哧哼哧就在那个地方刨了起来,眼看着黑雾漫到了他身边之时,终于从废墟中刨出来了一个黑乎乎的猪鼻面具,不是那防毒面具又是什么。

对方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就抢先一步将面具带上,刚好这个时候黑雾将他整个人也笼罩了起来。

黑雾笼罩,但是对方身上却没有出现任何变故,显然他成功了,通过保鲜膜和防毒面具,直接将黑雾隔绝了开来,所以这位老师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被黑雾吞噬。

齐奠忍不住为这位老师暗暗叫了声好,能够在这种危急万分的时候还能够保持住这份理智,抢先一步完成自己的目的死中求生,这样的人如何能不叫人钦佩。

老师却在这个时候再次蹲下身子三两下又从废墟扒拉出来一个面具对着齐奠就直接扔了过去,齐奠合身将面具接在怀中,同样手忙脚乱地带了起来,也刚好赶在黑雾弥漫到他身边前带好了面具,只是这个时候他整个人又忍不住开始筛糠般地发抖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