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滚开

不过何雨柱理都没理他,自己也只是抱着自行车就直奔中院走去。

不管怎么说,反正他话都带到了。

到时候他们家人去不去,那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何雨柱,你现在怎么这样啊。”

“你这个人现在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恐怕街里面的狗都没有你翻脸翻得快。”

“最起码我们家淮如跟了你这么多年,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你们摸着良心好好的想一想,你现在应不应该去医院把人接回来。”

“滚。”

“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老子看见你就来气。”

何雨柱一甩自行车,自己可是直接把这老东西给甩到了一旁。

曾经的一代伟人曾经教导我们,对待自己同志要像春天一样温暖。

对待国家的敌人,一定要像冬天一样寒冷。

不管怎么说,何雨柱才不会和那些懦弱男一样被秦淮如给当成吸血的饭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哎呀,打人啦。”

“还有没有王法了?”

“何雨柱。”

“啊啊啊啊啊。”

“现在居然在院子里面打人啦。”

贾老太婆一看这样以后,自己可是立马就开始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

对于这种把戏,自己可是玩了好多些年了。

不过到最后还是没有人出来看热闹,院子里面可惜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她。

其实也是因为刚刚大家都看见了,完全就是她自己上前扒拉人家何雨柱的车子。

那个时候的何雨柱,其实刚巧抬自行车而已,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其实四合院里面的街坊邻居们也不想管她们家的破事,主要也是因为白眼狼谁敢帮。

你要是前脚帮了她,那么后脚他就会把你咬死。

贾老太婆在这地上哭闹了一会,瞅了两眼还是见没人帮她主持公道。

到最后自己也只能悻悻的从地上爬起来。

对于她来说,目前也只能回家找棒梗儿。

到时候让自己的孙子去接秦淮如回家了。

毕竟现在医院一天的住院费可得好几毛,自己家里可是没有那个闲钱来供养她。

“呦,师傅。”

“您的这辆车可不便宜呀。”

“您老人家今天这是鸟枪换炮买车了?”

“不错不错。”

“这车可是相当的得劲儿。”

到了下班时间以后,马桦拎着壹大块的猪肉,还有几个刚做出来的配菜就过来了。

从前院路过的时候,叁大爷眼睛都直了。

其实他的心里差不多就和被猫抓了似的。

“何雨柱,现在你这买车也不请大家伙吃个饭。”

“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好好的庆祝庆祝热闹一番吗?”

“我感觉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

“你这有了钱也是一个人自己乱造?”

“还不如拿点钱出来与民同乐一番?”

何雨柱正教着马桦一些切肉的技巧呢,谁知道叁大爷闻着味就过来了。

“叁大爷,你老人家说话可有点良心。”

“我记得这可不是咱们院的第一辆啊。”

“您今天是不是找错人了。”

“如果要是想让我请客吃饭的话,那您是不是把您那一顿先请了啊?”

“你这个第一在这里排着,也轮不上我这个第二在后面杵着。”

叁大爷那点小心思,何雨柱怎么能不了解。

老小子现在无非不就想蹭一顿肉么。

可你蹭归蹭,但是你不能空着手。

哪怕你带点花儿生米,这个也是一点诚意。

“我那车能和你的比吗?”

“这两个车放在一起完全没有可比性。”

“你的车都能买我的俩了好不好。”

“你这可是顶配机的自行车……”

叁大爷对于何雨柱今天的表现大为吃惊。

不过还是抵不过猪肉的诱惑,所以自己也只能厚着脸皮想留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