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二人的猜想

接下来的时间里,叁大爷笑呵呵的道:“其实你说的事情那个我也知道,秦淮如好像为这个还挺苦恼的。”

“这小子最近可是一连好多次都没搭理秦淮如,就连接济都不接济秦淮如他们家了。”

“而且我也是据说是厂子里许大茂说秦淮如和何雨柱的风言风语,所以到最后何雨柱不想再和秦淮如走得太近了。”

“如果要真是那么想一想的话,我觉得这个道理其实还是非常真实的。”

“我想何雨柱是真生气,所以到最后他才不想搭理秦淮如的。”

叁大妈想了想说道:“你说的也是,要说何雨柱一个月三十七块五的工资也不算少了。”

“他这工资满打满算可是比你的还要多不少,这个工资他一个人活着可以说是过的日子美滋滋的。”

“最主要的是这小子现在还是厂子里面的厨子,这年月最饿不到的就是厨子。”

“谁承想这么一个大厨子到目前为止现在还找不到对象,毕竟这小子现在可都三十多了。”

“这要是放在咱们农村,这恐怕早就是属于那种老光棍级别的了。”

“不过索性现在还算是在咱们京城里,这个岁数说个媳妇儿还不算是很难的。”

“如果这个岁数要是放在乡下的话,那恐怕是要很难很难的了。”

“如果这小子娶不到媳妇儿说和秦淮如没关系谁信,我想绝对是这些风言风语导致何雨柱每次相亲都不成功的。”

“毕竟秦淮如也是想从里面谋求的好处,如果要是没有好处的话,那么她凭什么没事就给何雨柱缝衣洗袜子。”

“不过这应该是何雨柱远离秦淮如的关键。”

“可能心里面也是想早点成个家,所以自己才和他割断了之前的联系。”

叁大妈好似想到了什么,自己也是开口继续说道。

“我感觉你说的在理,就算是说到最后也是这么个理儿。”

叁大爷点了点头,笑着道:“你不知道今天何雨柱又提了一级,其实这个小子现在的工资现在是四十七块半。”

“恐怕以后可能会成为食堂方面的负责人,到时候你在吃穿方面那可是根本不用愁的。”

“我也是给这小子好好的算了一下,差不多到手一年五百多块。”

“我今天看见何雨柱又是买新自行车,这小子在外面又是买全钢手表的。”

“搞的我这个眼红,真的恨不得把那东西立马抢过来放在我的身上。”

其实要是说不眼红是假的,毕竟心里面他也想给自己买一块比较时尚潮流的好手表。

只是自己不舍得用自己几个月的积蓄买一块看着高档的手表,因为那玩意儿不挡穿不挡喝的。

这年头还是把肚子填饱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切,你如果要是想买,那你也买去。”

“你只要把钱挣够,你想买什么我可不管。”叁大妈嘲讽道。

“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么我赶明儿就买去一块手表回来。”

三大爷说完这话,其实自己心里面肉痛。

他想着只是说说过过嘴瘾罢了,并不是去真的买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不说这个手表的事情了,现在咱们说何雨柱。”

“我猜测何雨柱远离秦淮如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叁大爷说道。

“那你现在是想和我说说是什么另外一层?”叁大妈疑惑说道。

“你想这些年何雨柱没少接济秦淮如他们家,你就说贾老太婆什么时候给何雨柱好脸色过?”

“那个贾老太婆就是一个混不吝,谁要是对他们家好,那么到最后人家就想着谁惦记他儿媳妇。”

“你说说这老太太也是一个人精,要不是他在其中捣乱的话,说不定秦淮如和傻柱早就成了。”

“不过活该何雨柱不搭理他们家,这也都是他们家就由自取得来的。”叁大爷冷声道。

以前的时候每到过年过节,叁大爷作为院子里的文化人都是要给每家每户写春联的。

不过这种事情当然不是免费的。

虽然给别人洗窗帘不要钱,但是最后还是需要花生瓜子来充当自己的润笔费。

主要是因为给点花生瓜子,就当作是在过年讨一个吉祥,到最后也总不能让人家白忙活一场给你写东西。

对于这些事情,叁大爷确实是能算计。

只是叁大爷心还觉得秦淮如家不容易。

所以那个时候自己也曾经免费给人家写。

谁承想那个贾老太婆不仅不领情,反而觉得叁大爷惦记自己家里面的媳妇儿秦淮如。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这把叁大爷气的。

他这个知识分子怎么可能有那么龌龊?

最后自己也算是被这个事给气得不轻,所以叁大爷这些年可是很瞧不上贾老太婆。

“对,那个贾老太婆就是混不吝。”

“他们家没人接济都是有道理的。”

“你不说别的,今儿早上贾老太婆去和许大茂讲道理,可是人家许大茂根本不搭理。”

“就是说不给十五块钱没完,到时候咱们就警察局见。”

“人家许大茂还说专门让警察去学校将棒梗儿带走。”

“你说说这些话多损,这要是孩子从学校带走还怎么做人?”

“这下贾老太婆被吓得不轻。”

“但是到最后又哭又闹的,但就是不给钱。”

“许大茂不吃这套,自己说着就赶人,到最后非要去报警。”

“在咱们这个院子里面,那可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贾老太婆就得让许大茂这样的坏人对付。”

“如果要是没有这样的人的话,恐怕像老太婆那样的人会肆无忌惮的嚣张起来的。”

“可是到最后你猜怎么着,许大茂说你没钱就去借钱,但是这个钱那可是不给不行的。”

“当时壹大爷易中海在,注意到最后也就给拿了十块钱。”

“谁知道贾老太婆不仅不领情,反而是对着壹大爷冷哼了一声。”

“甚至还给人家摆脸色。”

“你就说谁欠秦淮如他们家的?人家如果要是帮了你,这个时候你该不给好脸色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