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去一大爷家里面吃饭

如果要是有人能够远处往前一瞅,眼前的何雨柱那就是成功人士。

一块金刚级别的钢表,外加一身靓丽豪华的衣服,开始给人的感觉绝对是一等一的富人级别。

现如今何雨柱的手上还拿着猪肉和鸡蛋,还有家家户户几乎没有的白条鸡。

现如今何雨柱的这生活水平完全是吊打一条街。

只要是大院里的人瞧见了这种生活条件以后,那就是从头到尾的无比羡慕嫉妒恨。

而且从头到尾就是眼馋人家手里的东西。

现在秦淮如的心情不怎么高,可是当自己在看到何雨柱身上穿着十几块钱的衣服,外加十几块钱的鞋子的时候,自己的心开始滴答滴答的流了起血来。

以及看到何雨柱的身上现在还戴着全钢手表,以及买了新自行车的时候。

秦淮如呆住在原地,甚至就连自己的眼睛都直了。

自己看着何雨柱手上拎着的肉和白条鸡,他都搞不明白手里的东西到底究竟得多少钱。

如果要是这么造下去的话,那么何雨柱到底是有多败家?

这么进行挥霍下去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将家底都给掏空了?

如果真这么霍霍金钱财物的话那么何雨柱将来还怎么找媳妇?

看到眼前的何雨柱,秦淮如的脸直接就耷拉下去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的心情更加的糟糕。

因为自己没计算错误的话,恐怕就何雨柱手里拿着的所有的东西最少得几百块钱。

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恐怕到最后一年的工资没了。

秦淮如你是真没有想到何雨柱太舍得给自己花钱了。

此时何雨柱买东西就好似花秦淮如自己的钱似的。

毕竟自己是从心里面不舍得这些钱从他的手里花出去的,这个时候自己甚至还想要去说何雨柱要把钱留起来给自己。

然而想到何雨柱根本不搭理自己,到最后自己就算是凑上去也是自找苦吃。

想了好久之后,秦淮如的心中又是一阵低落。

其实秦淮如早就将何雨柱的钱当作是自己的钱了。

秦淮如将别人家的钱惦记着不说,还当成自己的钱。

何雨柱进了屋瞧瞧,发现家里面的东西都没有人动。

然后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点了点头。

看着家里面的窗户并没有翻动的迹象,看这个样子棒梗儿应该没进来偷东西。

紧接着自己就拿着肉和鸡蛋还有菜,然后就在秦淮如的注视下去了壹大妈的家里。

正好这个时候大院里面的聋老太太在壹大妈家里。

“柱子,你小子来了。”壹大妈起身说道。

“嗯,壹大妈,我今天晚上也不准备做饭了,要不晚上就在你家吃了。”

“我也正好在你们家里面有点事和大爷谈谈,所以我回去也不能好好的和于大爷谈事。”

“我来你们家吃饭也总不能空着手过来,这是我买的肉和菜,到时候你晚上炒炒就行。”

“要是把菜炒好了的话,那么我和壹大爷喝点酒。”

“奶奶,要不今天晚上咱们一块吃好不好?”

“反正今天晚上我带的东西也挺多的,多你一张嘴完全也是没问题的。”

“反正你过来人多点咱们也热闹一些不是。”

接下来的时间里,何雨柱先是将菜和肉之类的交给了壹大妈。

然后自己又冲着聋老太太笑着说笑。

“我大孙子回来了。”

“好好好好,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就一块吃。”

“我大孙子做饭那可是相当棒的,晚上我一定要多吃点。”

“我倒是想要看看我的大孙子的手艺退步了没有?”聋老太太高兴的说道。

整个大院里老太太就认何雨柱,还有娄小娥以及壹大爷这三个人。

其余在四合院的人老太太还真不认他们。

虽然说壹大爷易中海是伪君子,但是人家对老太太还算不错。

一大爷易中海逢年过节就给老太太在家里面送粮食去。

“行,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晚上好好整点菜,到时候你们爷俩多喝点。”

“对了,到时候将雨水也叫来,咱们一家人也好好的喝一场。”

“主要也是因为今天晚上难得热闹。”壹大妈笑着说道。

对于何雨柱,壹大妈是打心眼里喜欢的,甚至早就想好了,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儿子来对待。

前院叁大爷家里。

今天叁大爷一家都很高兴,因为叁大爷可是给整个家里面拎回来一网兜鸡蛋。

这一兜鸡蛋足足有五六斤,最起码也够整个家里面的人吃一阵子得了。

如果家里的油水足了,那么人生活的也十分的有满足感。

按照他们家往常的生活风格,这一网兜鸡蛋已经足够算计一阵子的。

“没事的话,你用这鸡蛋和大葱炒炒,这样炒出来的鸡蛋分量足点。”

“现如今咱们家里面的鸡蛋多,完全是吃得起。”

叁大爷寻思用大葱炒鸡蛋,然后家里面晚上下酒。

如果真要是这样吃起来,那么肯定香的不行不行的。

主要也是因为家里面的人难得一次能吃上这好东西。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今天晚上就给你做大葱炒鸡蛋。”

“你说何雨柱是抽了什么风,我也搞不明白这小子为什么舍得给咱们家鸡蛋。”

“何雨柱一下子就把五六斤鸡蛋送给咱们家了,如果要是卖出去的话,恐怕得好几块钱...”

“这几块钱还不知道,在市场上多买些其他的食品回来够咱们几个人吃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叁大妈又开始算计了。

若是能从何雨柱手里面再多得到一些鸡蛋,那么到最后他们家还真能从市场上换点粮票回来。

如果要是能够换一些东西回来,那岂不是对他们家更好。

“往后咱不能管何雨柱叫傻柱了,从今往后你们得叫柱子。”

“不然何雨柱回过头来可真和咱们急眼。”

“这鸡蛋就是上次我帮何雨柱在大院里说话,所以他感谢就给我一些鸡蛋。”

“谁承想这小子居然送了我这么多,而且送给我的鸡蛋还真是足份。”

“你近几天发现何雨柱好像是故意躲着秦淮如似的,就算走碰面他都不和秦淮如说话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