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来自许大茂的敲诈

其实这东西就算贵点,那么市场价可以说是也没有超过三块钱的。

满打满算差不多用不了三元钱,这个价位绝对能拿下的。

如果要是给自己要十五块钱的话,那完全这就是讹诈人的行为。

但是回过头来,他们根本不承认这种行为是在讹诈。

听到刚才的话之后,贾张氏的心里面早窝着一团火,自己现在非常想要找个人发泄发泄心中的怒火。

这个时候的她恨不得找许大茂去理论,她倒是想要听一下许大茂这个混蛋究竟是怎么说的。

因为贾老太婆在这些年里,整个大院里面也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主要也是因为自己的儿媳妇儿秦淮如的工资本来就不高,如果要是能够拿自己儿子的工资份额的话,那家里面多多少少也算是能养活得起。

但是自己的儿媳妇儿算是一个顶替工,在场子里面没有职称和其他的奖金,到头来也只有一些基本工资罢了。

儿媳妇一个月发的那点钱,也只能勉勉强强的养活家里面的五口人,根本不可能拿出多余的钱来赔偿别人的。

若是把家里面的钱要是全部赔偿给许大茂十五块钱,那么回过头来他们一家子恐怕都得饿肚子。

要是搞不好的话,那么全家人恐怕都得去街上拄着拐棍要饭吃。

要是真沦为那个田地的话,那这个都是那个天杀的许大茂太过于不讲人情了。

“妈,你现在也不要着急,那个我们明天再找许大茂说说,我倒是想听听那时候他究竟要怎么说。”

秦淮如的心里面也是有小心思的,她也是把自己的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

对于贾婆婆的厉害,秦淮如从心里面可是知道的。

如果要是让她表演起来的话,那直接就给你演一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有时候搞得你真的是下不来台。

就算是大院里面的三位大爷碰到婆婆撒泼,到最后都是没办法的。

若是明天婆婆能和许大茂闹闹,说不定到最后还真的能将钱控制在三块钱左右。

如果要是这么办下去的话,其实这件事情也不是不可以的。

“不成,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的。”

“不管怎么说,那个我明天就带着两块钱去找许大茂。”

“我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子究竟要把咱们家的孩子怎么办?”

“若是不答应,那大不了最后就报警。”

“我就不信许大茂还真能将咱们家棒梗怎么样。”

“毕竟咱们家的孩子棒梗只是小孩子,我要是闹到报警那个地步了,其实到最多就是批评教育罢了。”

“更何况咱们又不是没说不赔钱,就是这小子的药价也实在是太高了,如果要是进行对我们讹诈,那到最后谁也是肯定不愿意的。”

“市场上的老母鸡多少钱,那么我们就赔偿许大茂多少钱,这个多多少少也算是可以的。”

“我们这么把东西给他赔过去,他可算是占了大便宜了。”贾张氏在心里面可是十分窝火说道。

“嗯,妈,既然这样的话,那明天你去处理吧,我就不相信那个许大茂还能对你怎么样。”

“这小子在整个院子里除了怕三位大爷之外,恐怕唯一怕的也就是你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秦淮如低着头睡了。

毕竟主要是因为自己的明天还要上班,所以不得不躺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一番。

若是自己家里面的婆婆处理不了自己儿子的事情,那么到最后就只能等着下班回来处理,反正自己在时间上也能赶得上。

秦淮如是真真的没有想到,最近家里面的事情可是麻烦不断。

不管怎么说,回头得好好说说自己的儿子棒梗,从今以后可千万不能偷东西了,偷东西可不是一个好的行为。

如果要是再这么下去,他们贾家到最后可没办法在大院里立足了。

……

……

第2天……

傻柱可是起了一个大早,起来了就马上的洗了洗洗脸。

主要因为是因为昨晚的自己睡得很香甜,在梦里面睡得十分的舒服。

他之所以能够睡那么香,或许可能是与氺塘的氺有关。

何雨柱在家里面洗了一次澡,自己就感觉浑身说不出来的舒爽。

反正这感觉给人确实很痛快。

这年头每家每户娱乐活动很少。

除了上工干活之外,恐怕剩下的也就是吃饭。

每家每户讨论最多的就是今天吃了些什么,或者是即将的明天吃了些什么。

对于穿戴方面的要求,其实这个年代的人并不会有什么攀比的心理。

只是傻柱如今不打算接济秦淮如一家白眼狼了,所以自己就打算活得好点。

既然自己手里面有钱的话,那买一块钢表揣在自己的手上。

回过头来自己再买几身衣服好好的整一番。

不过这些算下来可是要花个大几百。

这些钱算下来可是小一年的工资。

这年头这么阔绰舍得给自己花钱的人,可是少之又少的存在,毕竟每家每户的工资除了用了之外,大部分也都是给儿女攒着留着以后结婚生子。

拿自己的工资不能便宜白眼狼,所以不如对自己好点。

其实现在的自己真不知道以前的傻柱是怎么想的。

就算是自己一个人过,到最后也还攒不住多少钱。

其实也不用他多想,他手里的钱估摸着大部分都是被秦淮如坑走了。

傻柱作为二十一世纪的灵魂,自己还是比较注意形象的。

他自己在家里面找了块镜子,然后将胡子刮干净。

洗脸,洗头,刷牙。

把自己可是弄的弄的是板板正正的,自己的生活就得这样,必须要有仪式感。

巧合的是秦淮如看到傻柱在氺池这边洗漱,谁知道这个人现在居然朝着自己的方向跑了上来。

秦淮如根本不顾大院里人的视线,跑到傻柱的跟前就是眼泪婆娑的。

她那模样就好似刚哭过一场,给人的感觉确实很难受。

“傻柱,姐知道你肯定是听到了厂子里的一些风言风语。”

“你能不能相信姐,其实那些关于咱们两个人的风言风语就是瞎说的。”

“咱们还和以前一样好不?”

“从今以后你别不搭理姐了好不好。”

“莫非你真是打算往后都不搭理姐了?”

秦淮如知道男人最怕的是女人的眼泪,而且还是漂亮女人的眼泪。

因为人世间的大多数男人最受不住的就是这个。

秦淮如长得很好看,她算是一种微胖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