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你说这傻柱的脑子是怎么开窍的,以前的傻柱可不是这样,就好像是二百五似的,一点就着。”

“现在这脑子里,都是弯弯绕,我都玩不过他。”

“再说,往常的时候,傻柱和秦淮如不清不楚的,两家子好的和一家似的。”

“我就纳闷了,这个傻柱,今天怎么没给秦淮如好脸色。”

“莫非他们..发生了什么?”

许大茂越说越生气。

心里面憋闷得要死。

“不就是一只鸡,你至于这么生气的?大方点,就想着鸡被穷人吃了。”

“我们接济穷人了。”

“得了,别一天天哭丧着脸。”

“而且傻柱不是说了,让咱们去报警。”

“我想警察来了,肯定能弄清楚。”

楼小娥宽慰的道。

“我不只是要弄清楚,我还要将精神损失给弄回来。”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许大茂凶狠的道。

他们谈话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

砰砰砰。

很快就有敲门声传来。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人。

是壹大爷易中海。

“壹大爷....您这是...我们家的稀客...小娥,快给壹大爷倒氺。”

许大茂笑着脸迎上去,说道。

许大茂是场面人。

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场面上,还是做得很到位的。

无论你是谁,先给你几分笑脸。

别的再谈。

“不用了,我来这里,是想和你说说,秦淮如.....和傻柱的问题。”

壹大爷笑着摆了摆手,开门见山,将此行的目的说了出来。

当然,只是说了秦淮如和傻柱的风言风语问题。

说是许大茂传播出去的。

秦淮如想要一个说法。

暂时....棒梗偷鸡没说。很快又将傻柱对秦淮如的态度说了一次。

表示傻柱对秦淮如的态度,与许大茂在厂子里散播风言风语,有直接关系。

认为许大茂,就是在算计傻柱。

“我想,咱们都是一个院子住的,壹大爷....您应该清楚,傻柱与秦淮如平时是怎么相处的。”

“风言风语...就是实际状况。”

“平时傻柱没少接济秦淮如吧。”

“再说,风言风语并不是我传出来的,是食堂的人传出来的。”

“我最多只能说是讨论了。”

“厂里的情况,你也清楚,车间里的工人,没别的干,就喜欢讨论这个,讨论那个的。”

“要说有责任,我想厂子里的工人,都有责任,不只是我一个人有责任吧。”

“还有就是...傻柱对秦淮如什么样?”

“老太太对傻柱好吧,但食堂的剩饭剩菜,没到老太太那边,全都到秦淮如家了。”

“呵呵,怪不得别人说傻柱,你说,傻柱傻不傻。”

“如今傻柱和秦淮如切断关系,我感觉,对傻柱来说,这样更好。”

“傻柱三十多岁,到现在都没有老婆。”

“你就说,和秦淮如有关系没?”

“他们走的不近,会相亲一次,黄一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