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柱子,我们这都道歉了,你想怎样....”

许大茂有些心虚。

确实像傻柱说的那样,他们是强闯进去的。

进去就是对傻柱一通数落。

谁承想,鸡不是傻柱偷的。

他们现在理亏....

先前娄小娥可是没少骂傻柱。

“呵呵,你问我想怎样...你们私闯我家,还想问我怎么办...”

“我想报警,若不是你们俩,我这锅鸡,早就熟了。”

“我这时候,早就吃上饭,并且将鸡送老太太那去了。”

“你们倒好,将我的计划,全部打乱。”

傻柱冷着脸道。

“行了,柱子,人家...赔礼道歉了,你别得理不饶人,差不多行了。”

二大爷刘海中说道。

没有继续称呼傻柱。

他知道,傻柱犯浑起来,是不管不顾的。

他是压不住的。

索性不叫傻柱,还是叫柱子比较好。

“我得理不饶人?先前这两口子,冲我们家的时候,你咋不说得理不饶人。”

何雨住冷声道。

二大爷哑口无言。

说不出话来了。

没办法,很显然傻柱的犯浑劲,又上来了。

“柱子,差不多就行了。”

一壹爷叹道。

他不想闹的太难看,都是一个大院的。

闹得太凶不好。

做好能和善解决。

傻柱的语气放缓了几分,但并没有松口,“一壹爷,我尊敬你,但并非是我胡搅蛮缠,为什么许大茂敢进我家来找我理论,我就不能找许大茂理论理论?就因为许大茂说的是真理?。”

“不见得吧。你们不知道法律吗?私闯民宅,是重罪。”

“我不想和许大茂理论什么,我只想走法律程序,让警察去收拾许大茂。”

“至于怎么说,就看法律怎么判。”

这一下,一壹爷的嘴巴,也闭上了。

傻柱这是怎么了?

张口闭口的就是法律,就是警察的。

和先前的傻柱,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不像是一个人。

以前的傻柱,就是一个莽夫,不知道什么法律的。

说实在的,就算是一壹爷都不懂法律。

这年头,能懂法律的没几个。

就算打官司的都少之又少。

法律还不是很完善的年代。

说这个....真是将大院里的人,全部唬住了。

然而,这时候秦淮如却是站了出来。

好似想和稀泥,装好人似的。

其实这就是秦淮如的另外一个原则,尽量不得罪大院里的人。

装好人。

博得大院里的人好感。

这样到了秦淮如家难过的时候,自然就有人帮助她们家。

能算计的,她都是算计到到的。

再说,秦淮如心中还有一个猜测。

不想闹的太大,就在大院里私下解决就好。

别弄到警署去。

那就不好解决了。

“柱子,你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给我一个面子。”

秦淮如笑着道。

只是...傻柱看到秦淮如的时候,心中更恼火。

大院里的其他人不知道是什么状况,但傻柱知道。

许大茂家的鸡,就是秦淮如的儿子,棒梗儿偷吃的。

棒梗儿做了不敢承认就算了。

他的家人,还帮助着他打掩护。

就是这么教育孩子的?

然后还想让傻柱给做替罪羊。

痴心妄想...

“呵呵,秦姐,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好好管教管教你家孩子吧。”

“你没资格在我面前求情。”

“我不想和你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