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我就先说两句,第一,就是我外号的问题。”

“从今起,谁都不能叫我外号,谁若是叫,我就和谁急。”

“我的性格,大家都了解。”

“不信的,可以试试。”

“往后,大家叫我柱子,傻柱都成。”

“就是不能叫傻柱。”

“第二,许大茂和楼小娥两口子,你们说,我偷了你们家的鸡。”

“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你们家的鸡,是我偷的?”

“你们家的鸡,是什么品种,公鸡还是母鸡?”

“说个清楚,别没查清,就先污蔑我。”

傻柱的气势不小,望着四合院里的乡亲们。

没有人敢和傻柱对视的。

谁都知道,傻柱犯浑起来,没有人能招架住。

就算三位大爷,心里面都犯难。

算是默认了,往后绝口不说外号的问题。

只是....傻柱到底有没有偷鸡,大院里面的人,并且有急着下定论。

他们不信许大茂的片面之词。

就更不能信傻柱的片面之词。

“柱子,我们家的那只鸡,可是老母鸡。”

“是乡下人送的好几年的老母鸡。”

“我就等着我媳妇怀孕,给我媳妇炖汤喝的。”

“你这家伙,就给我偷走了。”

许大茂这时站出来,说道。

“嘿,我说许大茂,你家媳妇,这都多少年了,没动静....”

“哈哈,你不会就是那个不会下蛋的老公**。”

刘光天笑着说道。

楼小娥自从嫁入这个大院很多年了。

只是多年以来,楼小娥的肚子都是没动静的。

私下里没少有人说,许大茂就是不会下蛋的老公鸡。

这么一说,大院里的人,都哄然大笑。

“闭嘴,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你才是不会下蛋的攻击。”

许大茂恼火了。

“行了行了,我就现在讨论得是鸡得问题。”

“不要扯远了。”

壹大爷易中海开了口,“柱子,你说说,你们家的鸡...是什么品种。”

“是不是老母鸡。”

此时四合院里的视线,全然落到了傻柱的身上。

“呵呵。你们睁大眼睛,好好瞧瞧,我说爷们,你们家的老母鸡,脑袋上长鸡冠子?”

“你们家老母鸡,是大公鸡的形象?”

“我这只鸡,原本是给咱院里的老祖宗,聋老太太做的。”

“早上上班的时候,壹大妈和我说,有段日子,没去看聋老太太了,说老太太怪想我的。”

“我晚上下班,就琢磨着,得,去市场买只鸡,做好了,给老太太端去。”

“谁承想,鸡还没做好,许大茂两口子就进来了。”

“非说...我偷了他们家鸡。”

“爷们们刚才听到了,许大茂说他家丢的是老母鸡。”

“我就问问,我家这只鸡,是什么?。”

“我说,许大茂,你这是诚心和我过不去是不?”

“你要是诚心想和我过不去,吱一声。”

“我好天天他妈的,上你们家,找我老婆去。”

傻柱生气了。

今谁都别想善了。

人就是这样,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欺。

今他就要给许大茂和楼小娥,好好上一课。

“我说,壹大爷,贰大爷,叁大爷,你们怎么说?。”

“我这只鸡,是老母鸡?”

傻柱将锅子给端上来了,上面的鸡冠子,很显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