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其中还免不了添油加醋。

算是直接将高帽子给戴在了傻柱的脑袋上。

没办法,他们家确实是丢鸡,而傻柱的鸡,就在炉子上炖着。

原著中,是有这么一块剧情的。

鸡,是棒梗偷的。

傻柱这只鸡,也是在市场买的。

只是原著中的傻柱,因为要维护秦淮如。

只能认了。

将偷鸡的罪名给戴在脑袋上。

重点是贾张氏居然还不领情。

不掏钱不说,还认为傻柱是做贼心虚。

拼死维护他们家的孩子。

不得不承认,这一家子,就是一家子大混蛋。

“傻柱,你说说,你家鸡的问题,到底是什么状况?”

“这只鸡,是不是许大茂他们家的?”

贰大爷刘海中问道。

偷鸡的问题,可大可小。

大不了赔钱就得了。

用不到闹得这么大。

“贰大爷,我的名字叫傻柱,你可以叫我大名,也可以叫我柱子。”

“你叫我傻柱,我可不答应。”

“而这只鸡,是我买的。”

傻柱冷着脸道。

“你这小子,你还真是.....”

“得得得,我不跟你计较,咱们开全院大会。我治不了你,我看...你偷鸡,易中海还怎么护着你。”

贰大爷被气得不轻。

说不过傻柱,直接转身就走。

开始挨家挨户的去敲门,召开全院大会。

原本刘海中就是想私下里解决掉。

没想到傻柱不领情。

那好,咱就闹大。

看你偷鸡,谁能护着你。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这只鸡,就是傻柱偷的。

这年月,买鸡也不容易。

就算是去市场。

也不见得能买到。

“柱子,你就等着,开全院大会吧。”

许大茂得意洋洋的走了出去。

临走的时候,还想将那锅鸡端走。

只是被傻柱一个眼神秒杀了。

听到动静的秦淮如,赶紧凑了过来。

望着傻柱,小声的问道:“我说柱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和许大茂他们打起来了?”

脸上堆着笑容。

“呵呵。”傻柱只是淡淡的看了眼秦淮如,冷声道:“没什么。不过秦姐,我劝你一句,还是好好教育教育孩子。孩子的教育,是得打小养成的,你们家孩子,不是今天偷这个,就是明天偷那个的,长大了,能有个好?”

“今天我看到...你家孩子在食堂后厨偷酱油,我能权当没瞧见。”

“你最好还是问问你家孩子,今天在外面,到底吃了什么比较好。”

说完,傻柱就将锅端了起来。

这锅里面,可不是一只鸡的鸡肉。

是两只鸡的。

给聋老太太的那份,给做了出来。

端着锅子,来到大院里,找了个地方,就做了下来。

秦淮如...则是愣住了。

傻柱这是怎么了?

吃枪药了?

等一下,棒梗在食堂偷酱油....

许大茂家的鸡丢了?

傻柱的脸是冷着的?

突然,秦淮如好似想到了什么,只是有点不敢太确定。

低着头,没说话,而是默默的走到了人群里。

在大院里生存的根本法则。

就是...不得罪人。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

就选做了错误,绝不承认。

很快,院子里的人就召集的差不多了。

没多久的时间,壹大爷,贰大爷,叁大爷,就搬着凳子,坐在了全院的中心。

贰大爷刘海中先开口的。

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还恶狠狠的批了一顿傻柱不尊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