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寒冬腊月,雪花飘荡。

走在大街上,年味..实足。

像这样的年代,年味还是有的。

回头,将鸡炖了,入味,再弄两瓶白酒。

用温水煮着。

外面下着雪,屋子里吃鸡肉,喝温酒。

别是一番滋味。

像这样的年代,能吃上一炖鸡肉,都是奢侈的。

今晚上,傻柱打算炖两只鸡。

给聋老太太送一只去。

聋老太太是大院里最聪明的人。

没有之一。

心地最善良。

以前的时候,傻柱与何雨水相依为命,聋老太太没少帮助他们。

更是没少给傻柱做饭吃。

这些恩情,傻柱是记载心里的。

长大以后,他就没少给聋老太太去做饭。

隔三差五就去一次。

除了聋老太太,大院里的壹大爷,也还算不错。

对傻柱很照顾。

贰大爷和叁大爷。

是一个官迷,一个财迷。

贰大爷刘海中,整天就想着当官。

对子女的教育,就是棍棒出孝子。

导致刘海中晚年的时候,女根本不回家看望老人。

就算进了医院,都没人前往陪护。

落得个冷冷清清的下场。

他只是小学文化,却整天想着当官。

临了,还差点让许大茂送进监狱。

叁大爷阎埠贵...就是个老算盘。

眼睛里只有算计,只有钱。

导致女和父亲互相算计。

父母不慈,女不孝。

秦淮如...不用说,一家子白眼狼。

若不是聋老太太好心,撮合傻柱和楼小娥睡了几晚上。

或许,傻柱就真的绝户了。

所以聋老太太绝对是整个四合院里,最聪明的人。

拎着大公鸡,和配料,以及一些食材。

傻柱慢悠悠的回到了四合院的门前。

还没等进入四合院,就远远地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站在四合院的门前,像是...等待着什么。

秦淮如。

得,不用说,肯定是等自己的。

往常的时候,秦淮如就是这样。

等傻柱的网兜饭盒。

里面的菜,基本傻柱就没怎么吃过。

都送入了秦淮如家里。

贾张氏那个老女人,更是不感激。

每次都想着,秦淮如是不是和傻柱‘搞破鞋’。

绝对是百分百的白眼狼。

不知感恩,每天都在算计人。

“嘿,傻柱,今天你出奇了,怎么拎回来这么大一只公鸡。”

秦淮如望着傻柱,脸上堆着笑容,走上前去。

仔细的瞧了瞧,发现傻柱今天并没有拿网兜饭盒。

没带剩菜回来?

今天去傻柱家的时候,发现他家门锁上了。

好似...故意上锁的。

就是不让自己去。

往常的时候,傻柱家的门,是不会上锁的。

虽然前几次,在傻柱这里没借到粮食,但....想着往后还能有剩菜之类的。

傻柱还能帮衬自己家。

就...没给傻柱摆脸色。

“秦姐,我都说了,往后叫我柱子就成,叫傻柱,我不应。”

傻柱冷着脸,没多说什么。

继续往院子里走。

“柱子,你...你这是怎么了?”

“你家这只大公鸡...你一个人吃不完吧。”

秦淮如将目光落在了大公鸡上。

心思不言而喻。

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