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如果自己要是再来几趟,恐怕到时候何雨柱万元户的小目标,很快就能达成了,毕竟这个年代挣钱是非常重要的。

晚上小当和槐花,搬出了何雨水的屋子。

以前一口一个傻爸,傻叔的叫,可一翻脸立马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

何雨柱也不在乎,当即遍骑车去买了一把锁。

晚上何雨柱买了点肉,请叁大爷喝了一顿酒。

叁大爷仗义直言,他可不能学那秦淮如忘恩负义,这情得还,要让自己和那禽兽又和不同。

叁大爷倒是对何雨柱能请自己吃饭,格外的意外,不过秉着有不占王八蛋的原则,还是痛快的过来了。

第二天……

何雨柱又去了一趟德胜门,将手里的烟全部清空了。

随后又连忙去了一趟街道办,谎称自己的老爹和寡妇去了泉州,让徐治功又开了一张证明,去泉州。

这次徐治功没有为难何雨柱,何雨柱自然也不会犯浑,阎王好惹小鬼难缠。

自己呢有递上了几包烟,当好处费。

接下来的几个月,何雨柱倒腾了好几次,赚了差不多5000块。

可惜后面赚的越来越少了,因为鸽子市已经有人看穿了他的套路,不仅价格卖的比他还低,品种还全。

何雨柱就知道这个生意不能做了,太危险了。

将手里最后一点烟倒腾光后,何雨柱就不再去了。

而且他身为食堂的工人,隔三差五的请假也太不像话了。

时间一长,厂子里都有些闲言碎语了。

不过何雨柱孝顺的名字倒是传遍了整个街道,不惜花费巨资去踏遍好几个城市去自己的亲爹。

让不少人称赞,其中自然不乏壹大爷他们。

闲下来的何雨柱也钟越民决定去买一块手表,不知道时间的日子,太难过了。

不过去之前,何雨柱准备换一身心头,他身上的大棉袄太掉价了。

哪怕真的是四十岁,也不能让别人看出是四十岁不是。

何雨柱到鸽子市高价买了一身高级布票。

所谓的高级布票其实就是一些尼龙布,或者的确良。

买了这些票后,何雨柱直接来了一个里里外外的大变样。

呢子大衣,里面也是不老棉袄,一件羊毛衫,外加一件的确良衬衫,搭配一双龙,绒子裤,崭新的黑色皮鞋。

光是这双皮鞋就花了何雨柱一百块,也让何雨柱彻底见识到了倒爷的暴利。

何雨柱基本上确定下一阶段去哪倒了,羊城。

天下倒爷千千万,羊城占了壹大半。时隔三个月,何雨柱再一次来到了百货商场,除了人变了一茬,东西确是一点没变。

原先卖什么的,还是卖什么,连个窝都没有挪一下。

何雨柱总算是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二楼,只是让何雨柱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原先在一楼大厅的唐艳玲居然跑到了二楼卖起了手表。

“小同志,你怎么跑二楼来卖起了手表来了”

“额,是你,你是上次买自行车的那位”

唐艳玲愣了半天才想起这位衣着光鲜的人是谁。

要不是那天买自行车,财大气粗的样子,唐艳玲还在真就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