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浙商

耳边哭泣声,叮嘱声,过道咒骂声,想成一片,吵得何雨柱脑仁疼。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豆腐乳撒了,一股子腐乳味在车间里飘出。

现在这里也是夹杂着不知名的大葱,脚臭,让何雨柱早上刚吃的豆浆油条差点没吐出来。

何雨柱心中只能一边祈祷快点出发。

不得一边心中默念: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好在火车过了不到一半个小时,谁在这个时候就哐哧哐哧的开始动了。

火车窗户小缝时不时传来的冷风,这突如其来的冷风已经让何雨柱翻江倒海的味蕾要好上不少。

现在差不多已经到了通州在京城的南边。

可是自从一出京城,这里顿时就荒凉了起来。

虽然路上有不少茅草屋,但是更多的还是各种未经开发的山川河流。

这种场面一时间看的何雨柱都有些痴呆了。

到了饭点以后,何雨柱假装从背包里拿点东西。

其实你拿出来的东西是从空间中掏出俩张香喷喷的葱油饼。

然后何雨柱又掏出系统奖励的保温杯,自己一口葱油饼,一口热腾腾的热茶喝的。

他那大吃大喝的模样可馋哭了周围的几个人。

主要也是因为火车上的大家带的干粮各不相同。

每家每户的人的手里有大饼,有窝窝头,不过条件好最多也就是馒头,更多的孩子吃的窝头。

现在被何雨柱的香味一勾,顿时大家手里的干粮就跟馊了一样难吃。

“同志,我感觉你这不锈钢杯子还真漂亮。”

“不知道你这漂亮杯子是从哪里买过来的?”

对面一个胖子看到何雨柱将保温杯拿出来的第一时间,自己可是眼前顿时就一亮。

主要也是因为现在的钢材可都是用来搞建设的。

毕竟像何雨柱这样的保温杯肯定是友谊商店,或者国外发达地区流进来的,普通地方根本买不着这种珍贵的材料。

“我这个也是朋友送的。”

何雨柱一听,自己就做饭这个胖子的口音是南边的浙商。

前世自己的老板就是一个浙商,所以这导致何雨柱他对浙商都没什么好感。

对面的胖子很显然没有想到何雨柱会这么讨厌他。

相反一听到这保温杯是别人送的,所以自己的眼神立马就亮了起来。

毕竟在这个年头能让别人送保温杯这样贵重的东西,恐怕至少在单位里面也是部级干部。

要是没有一点能量,恐怕还真办不到这件事。

随即,自己就掏出一盒牡丹。

他撒了一根给何雨柱,可惜何雨柱没接,自己谎称在火车上不抽烟。

主要也是因为大家都说浙商出了名的扣,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种。

主要是吃人嘴短,何雨柱这是出来倒买倒卖来了。

其实自己的心底还是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警惕性这么强,看样子你应该是一个领导级别的人物。”

“不装了,我摊牌了,其实我是京城百货商店的经理,这次是去羊城采购一批电视机的。”

“这是我的名片。”

“那找你能买最新款的彩电吗?”

“听说羊城家家都能有自行车是不是?”

胖子的话刚说完,谁知道车厢里不少人一听此人居然是羊城的经理不由得面露喜色。

特别是彩色电视机可谓是暴利之极的东西,因为在70年间我国第一台彩色电视机就被生产了出来。

可惜产量有限一点也不能普及,随着技术进步产量逐渐提高,这种东西可远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这种彩色电视机往往还没出厂就被内部预定了,也就是这几年才开始逐步在市场上出现。

京城有钱人还是不少的,但是想买一台彩色电视机有钱也不行,到最后你还是得有关系才行。

在羊城卖800的彩色电视机,转手拿到京城卖个一千六。

而且到时候甚至还会有大把的人捧着钞票抢着往你的口袋里送。

期间可以说是有一台赚个四五百的差价,要是拉个一车回来那还不发了。

可惜这也就是想想罢了,四九城的那些关系户都弄不到的彩色电视机。

何雨柱不会真以为仅凭火车上的萍水相逢,然后人家就能帮你搞上一车很翘的东西。

胖子被其他人不停的恭维着,可惜他的目光一直在何雨柱的身上。

见对方丝毫不敢兴趣,自己更加笃定何雨柱是了不起的人物了。

可惜车上人多耳杂的他也不好意思,其实大家对于自己过多的套近乎。

等到了通州地界,何雨柱早早就下车了。

“同志,那个给我来包牡丹,也可以再来一包云溪。”

下了车站以后,何雨柱找了一家供销社简单的就买了俩包烟。

一包牡丹一块三,一包云溪三毛。

刚下火车香烟的价格就直接降了四毛了,要是到了其他的地界,恐怕价格还不得再往下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