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前往通州

秦淮如听后,自己从心里面还以为是何雨柱还在耍小脾气。

毕竟主要是因为再加上何雨柱自己徒弟在这里,所以有时候男人在外人面前总要点面子。

于是自己就让小当背着她前往何雨柱的屋子。

“何雨柱,你给我说说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你今天房间里这么丰盛。”

“今天你屋里的东西可是不少。”

秦淮如见何雨柱并不搭理自己,所以自己也只好率先找了个话题。

不久之后,自己脸上露出自认为相当好看的笑容。

“师傅,要不我自己先回去。”

马华见这里的气氛有些尴尬,自己在旁边也是不由得露出为难之色。

所以到最后的时候,马华转身就想走。

“不用,我今天你要是走了,到最后孤男寡女的算怎么回事。”

何雨柱放下筷子,自己可是叫住了马华。

何雨柱确实很怕秦淮如耍什么幺蛾子,如果现在要是有马华在,那么今天他也说的清。

但是如果他要是不在的话,那么恐怕今天这件事情就不太好说了。

“傻叔,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可我妈已经答应了明天就和你领证。”

“所以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小当儿其实和她妈想的一样,自己心里面还单纯的以为何雨柱在和她妈闹脾气。

所以到最后也是有些开心的将这一好消息公布了出来。

听到她说的话之后,何雨柱不由的轻蔑的笑了一下。

毕竟这个年头,那可真是龙生龙,凤生凤,有时候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秦淮如的这一家子的脸皮真的不是一般的厚,有时候恐怕连城墙都能够打得破。

“行了,我还以为是过来还钱的,你现在可竟扯这些没用的。”

何雨柱还真怕她们是过来还钱的,不过自己想想都觉得好笑。

秦淮如要是能主动还钱,恐怕到最后明天全天下的狗都不吃屎了。

“何雨柱,我都不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想和我结婚?”

听到刚才所说的话以后,秦淮如脸色一变。

随后自己的神情相当的难堪,秦淮如她自认为自己放下身段,那时候的何雨柱应该是立马站起开心的手舞足蹈才对。

“当然不想了?”

“这些手段无非就是你和你婆婆想出来的,先用结婚证拖住我五六年,然后好给你们家继续当牛做马。”

何雨柱的话一说出口,谁知道秦淮如立马脸色大变。

自己的内心有一种偷情被人抓住的错觉。

可是秦淮如又无言反驳,一时间也是语塞了起来。

因为何雨柱说的确实是事情,原本还想趁着高兴让何雨柱把自行车给棒梗儿骑,谁知道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

秦淮如她想过何雨柱会说很多种赌气的话,自己却独独没想到何雨柱会拒绝,而且人家还是拒绝的这么彻底。

秦淮如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茬了。

最后自己无奈只能施展哭遁,自己随后的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傻叔,你工程怎么能这么想我妈我一个小孩子都感觉你做太过分了。”

“妈,既然人家不同意的话,那么我们走,傻叔这样的人,我们还就不高攀了。”

小当一听何雨柱刚才所说的话之后,自己立马就不乐意了。

自己转头就要背着秦淮如离开。

她甚至天真的还以为何雨柱会叫住她们,可直到她们出门何雨柱都是一句话没说。

回到家的贾张氏看到秦淮如哭着脸,自己的心中立马就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谁知道这个时候的小当还在那加油添醋,当着家人们的面儿说着何雨柱的不是和他哥哥的坏话。

可俩位顶级拉扯大师仅仅只是对望了一眼,心中就一阵叹息,不由得担心起来。

何雨柱也是相当的生气,盘子里的饺子顿时就不香了,简单吞了俩个就让马华打包带回去了。

自己明天去通州,他宁可给马华也不想留给这帮禽兽。

在马华的一阵感谢中,何雨柱把自行车搬进了屋里。

第二天壹大早,乘坐公交车前往了火车站。

由于没有手表,闹钟,何雨柱只能起了一个大早,生怕错过了时间。

等到了火车站,一问才得知火车居然还有一个小时才到呢。

无奈只能在北风呼呼的月台上,等了起来。

渐渐的人群开始多了起来,很多人都是大包小包的背着,身上还有亲人说着悄悄话。

只有何雨柱孤零零的像条狗一样在孤零零的打着转。

何雨柱发誓自己将来一定要找一个年轻漂亮的,生一窝孩子。

过了一个小时,火车才“况且,况且”的到了。

下车的人和上车的人挤成一团,何雨柱也是头一次坐火车啊。

他也不知道这火车什么揍性啊,跟着人群就这么挤呗,反正自己身上的钱和东西都塞进了空间中了。

好不容易找到座位坐下,时不时的还有人从窗户口爬了上来,又只能站起身在给别人让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