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秦淮如的算计

说完狠话之后,贾老太婆大口大口的吃着窝窝头。

这个老太婆可是越气越能吃,自己一连串的在家里面一口气吃了6个窝窝头。

老太婆以前有些腻歪的窝窝头,谁知道现在感觉这东西无比美味。

“妈,那个我想跟你说个事儿。”

“你看我这个年纪也不小了。”

“我和想何雨柱结个婚。”

晚饭过后,秦淮如趁着小当儿和槐花儿出去洗碗收拾桌碗的功夫。

秦淮如走到贾老太婆的身边来开始商量起自己和傻柱的婚姻。

“秦淮如,只要我还活着,你想都别想嫁给傻柱。”

“我劝你死了这条心。”

“你这辈子都只能是东旭的。”

“以后就安安心心的在家守活寡,可不要胡思乱想那些野男人。”

贾老太婆一听秦淮如这么说以后,自己心里的火焰立马就燃烧了起来。

刚刚还行将入木的她,可以说是一下子就因为这个事情给蹦跶了起来。

恐怕就连死人的回光返照都没贾老太婆来的迅猛。

“妈,其实我刚才说的事情误会了。”

“我感觉你对我误会真的是太大了。”

“难道我和傻柱结婚真的是为了我自己吗?”

“其实我之所以这么做,那也是我为了我的宝贝儿子棒梗儿。”

“毕竟只有何雨柱可以给棒梗儿一个很好的未来,如果棒梗儿要是依靠着咱们两个人帮衬的话,那到头来可是找不到什么很好的工作的。”

“据外面的小道消息,听说何雨柱接下来可要晋升食堂主任了,到时候何雨柱可是大权在握了。”

“如果咱要是不攀上这个高枝的话,那么目前就咱家这点工资可真的不够咱们几个人吃的。”

“就算是将来棒梗儿结婚了,咱们也拿不出婚房来给孩子。”

“到时候你说让棒梗儿住哪?”

“咱们这点本事拿什么给棒梗儿娶媳妇。”

秦淮如看着这几天何雨柱又是买车,又是在自家屋里大鱼大肉。

不知道为什么,她自己的心中那叫一个焦急。

因为对于他来说,何雨柱对自己的消费感觉都是在花儿她的钱一样,甚至就连原本属于马桦的位置应该是由她坐的。

“这.....”

听到这句话之后,老太婆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因为事情一旦涉及到棒梗儿,以及关系到贾家传宗接代的时候,老太婆的心思就会有所松动。

刚才还一脸生气的贾老太婆,现在自己可不由得陷入为难之中。

“妈,我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

“你看着何雨柱最近有多潇洒,这些天人家又是买车,又是在屋子里面大鱼大肉。”

“如果要是等一阵子咱们家和何雨柱完好如初了,那么到时候他自己的存款都快要花光了。”

“不管怎么说,可都是棒梗儿以后结婚的钱,所以我现在必须阻止他花那笔钱。”

“您把自行车扎成那样,以后让棒梗儿怎么骑那辆自行车。”

虽然何雨柱这边没开口,但是秦淮如现在就已经打起了何雨柱自行车的主意。

贾老太婆一听以后,自己也不由得心疼了起来,自己的眼神中都是心疼。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觉得这件事情可以办。”

“不管怎么说,傻柱的那自行车必须给我们家棒梗儿。”

“对了,还有傻柱的房子也必须归咱们。”

“到时候你嫁过去的时候,我们家还要再给300块,关于何雨柱的存折需要你替他保管起来。”

贾老太婆一边用手指头盘算着何雨柱的家产,自己开始想着办法把他的资产全部划到棒梗儿的名下。

进行了一番算计之后,老太婆发现何雨柱的家产居然比全院的任何人都要好。

因为何雨柱光是在整个大三套房子就击败了无数的人。

“妈,但是棒梗儿那我应该怎么和孩子解释?”

“我就是害怕孩子不同意,所以我们两个的婚结不成。”

“这件事情恐怕还得麻烦……”

秦淮如支支吾吾的有些头疼,现在自己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棒梗儿的难题。

“淮如,你放开手脚干你的事就成了。”

“你现在甭管棒梗儿,有时间你先和何雨柱把结婚证扯了,一旦把结婚证给领了,到时候还怕他何雨柱跑了不成,到时候这小子就是案板上的肉随意让咱们切。”

秦淮如一听,自己眼前立马一亮,自己也是非常认同老太婆的观点。

如果自己要是马上和何雨柱把结婚证一领,那么到时候何雨柱就是想找别人女人结婚也不行,到时候家里的钱和房子可都要和自己对半分了。

不管怎么说,何雨柱再出去找其他的女人也不太靠谱。

因为这年头十分重视男女之间问题,对于乱搞男女关系可是很严重的一个事情。

一想到这里的时候,秦淮如不由得看了贾老太婆一眼。

看来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么多年的饺子,可是没有白吃。

随即,秦淮如就喊来了槐花儿,主要是想让女儿喊一下何雨柱。

告诉女儿就说有事情找何雨柱商量。

槐花儿虽说有些不太乐意去找何雨柱,但是看着妈妈急切的样子,自己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何雨柱的屋子。

何雨柱家里面的门没关,小槐花一把推开厚厚的帘子。

紧随而来,自己就闻到一股子香味就扑面而来。

现在何雨柱正在屋子里面喝的正美。

谁知道屋外的一股凉风就进来了,可是让何雨柱颇为不爽。

何雨柱看清楚是槐花儿后,自己也就没好意思直接骂人家。

看见眼前的何雨柱槐花儿咽了一口口水说道:“傻叔,我妈想请你过去一趟说点事儿,她脚有些不太方便,所以不能过来家和你亲自谈。”

“我没空去找秦淮如,今天要么自己过来,要么直接说事,没必要给我玩这些弯弯绕。”

何雨柱冷着脸,一提到秦淮如这几个字,顿时就感觉饺子里被人塞了苍蝇一样恶心。

“行吧。”

小槐花儿有些无奈的,所以到最后自己只能俩头受气。

最后也不得不又跑回了自家屋子。

心想要是妈和傻叔再好上,自己一定要傻叔在做一顿好吃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