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今夜为了什么
  • 暖色靠近
  • 村峻朗
  • 2990字
  • 2022-05-17 12:19:22

突然林燕芳挽起了灰绒线袖边,可能感觉厢内的空气有点热浪袭人,纤柔阜足的手指在扳动上衣绵绒的纽扣,里面的腰腹柔美晖相交应,手臂放在米黄色的已不新的茶桌上,眼睛在看着茶杯上反射过来的红光,或许是红色的灰光在搅动着她,在触动着她的魂觉,最后似乎变成了燃着的火蕊,慢慢把她带进了春色的梦幻相思:黄昏下的海波撒开了白色的碎沫,最后连碎沫渐渐消失怠尽,在横卧于天际下最后的红霞都铺上青灰色时,一上半弦月已镶嵌于东北边,零撒的星光也开始可以一瞬一瞬,在岸边的沙阜堆上有个弹着琴弦的威武俊朗的男子,那声音似激情的海浪拍打壁削,又似优柔的竹林下浸着的兰芽,在松溪里飘着,有对眉颦柳眼貌美女子的阵阵疯撅殷情。

海风静了,晃然间变的特别悠然的静,但在海际远来的月光,又似乎似有笼罩过来的闷抑,沙灰朦朦直板的露着,脚印被抹平了,别语在海波的碎沫里,岸栏低沉已如残垣,与海的渊薮相伴,远处的一秃山被光晕洗白,像虬螭横嵌在青色的空中。

行人也都散了,听过李白礼的悲音心犹涤荡,在入睡前可犹回味,或许想着这音的苍茫,滴透着如轻盈雨丝般的泪,又或是倾洒般的狂泪。

李白礼今夜为了什么?他的琴音似把心挂起与夜空相连,星星好像撒落了一半,那不休止萤光可以静默了,靠近岸旁的山阜,林木萋萋刺鸟皆啼,当李名礼的手如崩山似的扣着,这意味着最后的奋扎,或者最后的呐喊,其情融与弦中,心中箭箭搭心,有痛亦有快,其痕迹只能通过琴音痛快淋漓地揭示和释放出来。

与林燕芳在茶室里分别后,不过偶然听陈姐说‘燕芬家里还有一个漂亮迷人的休闲庄园’,这促使李白礼对其更有几番想往,或许那里柳条拂髯,杨園之中桐树猗丽,悠然抬头看看这青青高岡,一畦一畦的园外畂丘碧绿尽染,燕鸟至戾与白云蓝天相映。

“有时间何不去走走看看,读阅一下林燕芳的另番特别”,李白礼从那心里而来的畅想虽然经诞,但比起怅惘的酸楚要凛然痛快,也觉林燕芳的柳眼清澈含情,有时含情比无情来的难以挈取,有多少含情尽成空陬,李白礼一边想着,但凡还是去准备自己的这份漾起的漩涡。

终于可以有一份心上的记挂了,可后来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中给李白礼带来了创伤,隔了几天,冬天里的天气似有初乍而来春风的馔味,阳光清盈温暖,灰鸟喈喈相鸣,看来今天是个非常好的天气,李白礼心情舒畅乐绥,本想去东城的一家影城约林燕芳去看电影,但看由于午饭跟一个朋友吃迟了,时间上已经来不及,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但目光里似乎缺了以前的窗明几净,神情里如有缠绕着的藤葡萄,一时无法挣脱,但却想摸去这萦绕的看似所谓的福履,可是也做不到,既然林燕芳象珀玉之光射着了李白礼。

想不到从李白礼心底而来的情真意切,会穿梭时间,会翻越东城园林街隅的阻碍,迎来了她如瑕玉般清灵温柔的声音,这似乎也在林燕芳的心阙里有一阵留下的微波,“白礼,你下午在干嘛?”,李白礼的心在凛然荡漾,眼前似现着如云的花海,舒闻着沁脾的花香,恍然间飘散着自己已燃起的恋意,“我下午也正想找你,你怎么这么巧也来信息。”

微泛激动的语气瞬间给了林燕芳,“我现在刚好还在表弟家拿点虾包,一时忙搞的午饭也来不及吃,你饭吃了吗?”

“我也没吃,那一起去吃点!”,其实李白礼是已经吃了午饭的,只是心里体现着一切都随林燕芳,觉的她是云蒸霞蔚,山笏绕峰,恍惚令自己入境于仙的醉痴中。

“那我大约过十分钟到,我来接你,你在铭兴花园门口等我!”,让李白礼真的感觉到了林燕芳的端庄大方。

“去李记排档,那里的菜还是蛮不错的,就在昀华大厦对面,前段时间我也偶尔去”,李白礼记的上次和同事刚好在办完事,而李记排档正好在昀华大厦的对面,所以如果去了昀华大厦都会在那里去吃。

“哦,那就去那吧!”,林燕芳在车镜玻璃前略微轻眨了一下墨般的眼睛,而从车镜的另一方向,李白礼发现好像她的脸部有一点点过敏,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

“昨晚很晚睡,没休息好,脸色不大好看”,林燕芳娇谦中带点沉郁的语气,而似乎又有自我揶揄的那种感觉。

“你平时就不多注意休息吗?”

李白礼发现林燕芳这次没往脸上化过妆,但还是无法遮掩她的嫩白的皮肤,只是一点点的过敏染上了薄薄的红蕴。

“自家山庄里事情多,近来有东城政府来观光旅游,一直在忙迎接招待的事。”

李白礼记得陈姐说的燕芬家庄园-抱馨庄园,在东城郊外的林家湾,在东城也是市民皆闻,也是东城政府在促进旅游经济这块一个标范。

“难道林燕芳是市经济旅游开发局林忠局长的女儿,可能也不是?听林忠还有个哥哥叫林琪宇,是儒文商贾,难道是林琪宇的女儿?”,李白礼心里这样嘀咕着。

“你现在住什么地方?是不是也住那里。”

李白礼说着,视线也在车里前面模糊的晃动,也感觉不到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他的眼瞳,林燕芳的车台上没有什么装饰,比如绒缎海绵小动物、带有新意的木质卡片等小饰品,一切似乎只剩下没有纷扰的干净。

“不是的,我现在住另外一个地方。”,林燕芳的表情好像平淡。

“大概在什么位置?不是林家湾在郊外也不离市区挺近的。”,李白礼观察着她的神情的细微转变。

“那山庄虽然是比较幽静舒适,但我还是不习惯,因为我有一个哥哥。。”

“好了,应该到了,就是这里对吧?”,刚好已快接近李记排档的店门路口,林燕芳也正好停止了刚才未完的话语。

“是的!就是这家,时间快都一点了,我先下去叫老板点菜。”,说完李白礼走下来迈上一与路隔着很低的台阶,上面平整宽阔,都是用人造褐花纹大理石铺着,约十来尺宽,长一直延伸到前面二十来丈开外的十字路口。

“等等我,稍慢点!”

林燕芳也从后面紧跟了上来,那灰色细线绒齐大腿根部的衣服也飘了开来,鞋她喜欢穿休闲的平板鞋,不过有小跑起来还是与她的身材均匀搭配,特别是她的腿虽不算颀长,但也很好看,比例也完美无缺,黑紧裤把从里面而来的弹性给膨胀了,不过臀腰部还飘着蓝黑贵雅的连裤裙。

最后他们在楼下朝北的一用移门隔着的小厢内坐了下来,朝西的是明静的窗户,人造米黄色澳宝石方桌与窗户的底框边刚好靠齐,桌上面还有一层铺好的干净的白纸布,李白礼坐外面,林燕芳坐里面,只是与桌面隔着。

林燕芳看了看窗外,转移着李白礼静默清晰的眼光,她可能还不习惯迎接带有情质的目光,手指在茶杯的环节上摆动,转过脸细腻地用唇馔了一下。

“正好你也没吃饭,不然我一个人也没了食欲。”,说着嘴角泛起了她那羞怯的纹波。

“你怎么不注意休息,也看你脸色都困倦未散,山庄里不能叫吩咐别人去做吗?”,李白礼看着林燕芳似乎凋滞的脸颊,心里真想有如园丁对鲜花的灌溉,洮洗浸入她芬芳的疵点。

“没事的,做个护理就是了,我家里有专业的料理师,一个星期一般做一次。”,语气中透露出那香永不谢的美华气质。

“林忠大概是你亲戚吧?林家湾的那山庄去年我去釆编《旅游文化》栏目时我见过林局长,不知你认识不?”,李白礼想起去年与林忠的一次邂逅,顺势把这情况想传递给林燕芳。

菜也慢慢上齐了,有玲珑水煮白皮虾、鱼头豆腐汤、香葱炮羊肉、糖醋鲈鱼,还有一杯果汁,林燕芳在心里复原了她的想象:感觉就此能和李白礼面对面去了解一下思想,并能在《旅游文化》杂志上能有过对山庄的一次撰笔描写,也想不到真的会是他,难道也是真的机遇巧合,并且有过林忠叔叔的敬赞其文笔,而爸做为董事长也对其谈吐礼仪、人品涵养有过誉同。

“真想不到就你是去年撰写山庄旅游这版的作者,后来满城皆知,特别你那圆润生情的笔意无不令人执怀不忘。”,林燕芳眼神飞起了一种恋光的韵味,又羞遮的看了看李白礼那挺硕的鼻梁,觉的似乎用熟悉在拉近着自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