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小微
  • 星际知微指南
  • 巫灵子
  • 2131字
  • 2022-05-18 15:51:53

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刚。

这是一位成年长者对家族小辈的临终寄语。

宇宙历2012年,宇宙飓风横扫各大星域,电磁风暴引发了数不清的灾难。

山崩海啸,洪水滔天,火山喷发……甚至有边境星域的星球解体。

面对这样的灭世灾难,自人类进入宇宙星历的2000年后,帝国和星星联盟第一次放下成见携手展开救援。

“亮了,亮了!”

星星联盟的星域边境某未知小行星上的一个避难所内传来了欢呼声。

狭小的空间里空气浑浊,明灭不定的灯光照耀着前不久从一搜旅游飞船上幸存下来的少数生命。

大概有三十来个生命体征,此时都聚集在大门前,望着一个男人手中的信号器,恐慌绝望的眼中闪过希望的光芒。

手拿信号器的男人约莫三十来岁,逃亡的疲惫也掩盖不了英俊的容颜,此时他正靠着大门,一手拿着信号器,一手搀扶着柔弱美丽的妻子,背上还有一个昏睡过去的孩子。

情况紧急,为了妻子孩子的安危,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在天灾面前,人祸似乎也没那么难以接受。哪怕将来他们夫妻会以死谢罪,也好过现在求救无门。

英俊的男人和柔弱美丽的女人心有灵犀,不需要言语,只需对视一眼就已经明白了对方所想。

如此含情脉脉的氛围却被人无情打断了。

就在他们身旁,同样是一家三口,面容朴实硬朗的男人抱着自己的女儿,心疼看着身边散发出微微绿光的妻子:“江药兄弟,救援真的能来吗?我家这口子虽然是植物星人,但再这样频繁制造氧气身体会崩溃的……”

他们的女儿闻言就哭了起来:“我不要妈妈头上长草,呜呜……”

哭声一起,江药背上的昏睡的孩子被吵醒了,也跟着哭了起来,吵着要水喝。

“爸爸妈妈,我不想变成小鱼干……”

这孩子声音低沉缓慢,带着轻微的沙哑,似乎身体不太舒服,与之相比,另一边的小女孩哭声清亮娇嫩,显然健康许多。

过了良久,救援还是没有来,若不是信号器依然有回应,大家几乎都要绝望了。

“救援飞船遇到了风暴偏离了航道,落在了星球的另一边,需要我们定位。”

大人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将孩子和病弱者放在一起留守在避难所里,其他人出去看看情况。

遥远的星域,宇宙风暴依然在肆虐,星空绚丽多彩,但幸运的是这片星域似乎得到了幸运之神的眷顾,已经可以穿上防护服外出了。

江药不放心把妻子孩子留在陌生的地方,一家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避难所,朝着信号器指示的方向走去。

越早得到救援越好,哪怕只是晚一秒都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

其他人害怕失散,也跟在他们后面,一步一步艰难行走着,荒芜星球上除了沙石什么也没有,一路上只留下沉重的脚印。

避难所内。

身上散发出微微绿光的温婉妇人抱着自己的女儿闭目养神,其他老弱病残者则是带着好奇和感激的目光看着她。

竟然是宇宙中少见的植物星人,一个柔弱和强大并存的神秘非人类种族。赞美星星,正是联盟一贯的包容和强大让所有生活在国内的种族都自由平等,团结友爱,才能吸引植物星人的无私奉献。

“妈妈,江叔叔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那我以前天天欺负小微,他会不会报复我呀?”小女孩扬起脸皱了皱鼻子,似乎很是苦恼。

温婉妇人睁开眼睛,点了点她的鼻子:“当然不会,你江叔叔是好人。只是欺负别的小孩可不是好孩子哦,不过……”

妇人说着顿了顿,摸了摸女儿哪怕历经逃难也依然柔顺飘逸的头发,看着她比自己和丈夫都要精致可爱许多的五官,轻笑一声,接着说道:“不过以后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你可一定要收敛着坏脾气。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咱们能屈能伸,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哼,怎么可能!”小女孩握紧拳头,“看见柔弱弱弱哭哭啼啼的人就来气,我就是最强的!”

“砰砰砰”

急切的敲击声响起,避难所外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进来,救援不可能这么快,是谁?

避难所里的人见状都躲在了一旁,他们都是普通人,不敢上前查看。

敲击声越来越大,隐约还能看见由于剧烈的能量波动激起的蓝色光弧。温婉妇人见过一些市面,心里暗道不好,连忙让大家进入救生舱,她抓起一把激光枪朝门口走去。

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了,刹那电闪雷鸣,一个椭圆形光罩伴随着身后雨点般的火弹进入了视野。

站在最前面的妇人只来得及看清椭圆形光罩的人影,想都没想立刻伸手发出一道绿光将其甩到身后救生舱的方向,紧接着自己瞬间就被强烈的蓝光笼罩,整个人化作了一道青烟消散。

“妈妈!”

救生舱的小女孩儿眼睁睁看着母亲消失在眼前,挣扎着打开救生舱,正坐起来就被一个椭圆形的光罩撞了个正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女孩儿意识回笼,只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无法动弹,只能听见耳边嘈杂的声音。

“这里还有一个活人,天哪,这是我们姜家特有的聚能环符文屏障!”

“据说姜爻来到这里后和一个女人生下了孩子,应该就是她了,好像叫江知微。”有人指着一张被烧了大半的班级合照里第一排正中央笑得甜美可爱的小姑娘作对照,小姑娘身旁正是江药夫妻。

“江知微,姜知微,知微,这不是太爷爷临终前给我们的家训之一吗?”

小女孩儿闻言动了动眼皮,熟悉的名字让她回忆起了什么,努力想睁开眼睛。

“小微,小微……你能听见我们说话吗?”

“是,我是……”

小女孩嗓音沙哑,眼角泪水犹如小溪潺潺止不住的流淌……

“你是小薇,我也是小微,虽然同音却不同义,我的名字比你的更有寓意。”瘦弱的孩子倔强抬起头,郑重道,“知微、知彰、知柔、知刚,我会比你更强!”

“呵呵!说什么大话呢,从小就只会跟在我身后哭鼻子受我保护的人是谁啊?你的糖归我了,哈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